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皮糙肉厚能有多疼?
    雷天佑也不退让,“你胡说,王爷一向光明磊落,绝不会做出背叛王妃的事儿,那娘们说她是被王爷给上了,就是王爷上了?也不看看她是什么出身,那种地方出来的能有什么好女人?谁知道是用的哪根烂黄瓜,倒想要赖到王爷的头上,难怪王爷会担心,你就是让那娘们给迷昏了头。”

    “我不许你污蔑她,依云最是冰清玉洁,出淤泥而不染,绝不是你说的那样。”

    “好良言难劝该死鬼,你就作吧,哪天把自己的小命作没了,那种夜夜换新郎的女人你也敢要?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都玩烂了,你也不怕得病……”

    依云眼里闪过愤恨,虽说她确实不是完璧之身了,可也没像雷天佑说的那么烂啊,由始至终她也只有过一个男人,怎么就能得病?

    不过想想那个男人可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依云又觉得有些怕,竟觉得身下开始痒了起来,那种难言之隐真是无法述说。

    但眼前,她也不能由着雷天佑胡说八道,万一把百里杨说动了,真抛弃了她,或是去找云珞问,她的计划岂不是要失败了?

    依云见两个男人在雪地上滚来滚去,心一横去旁边将垫花盆的一块砖起了出来,跑到百里杨和雷天佑身边,举着砖就砸,速度快得旁边的丫鬟都没来得及阻止,只能捂着眼不敢看。

    一砖下去,血就出来了,滚来滚去被雷天佑压在下面的百里杨似乎被突来的状况吓着了,看着扔了砖就呜呜哭的依云,半天才想起把被砸晕的雷天佑推开,探了探鼻息,“没气儿了……”

    依云仿佛被吓傻了,也伸出手在雷天佑的鼻子前摸了摸,“真……真没气儿了?”

    百里杨恶狠狠地看向一旁的丫鬟,此时院子里除了百里杨和依云就只剩下带依云过来的丫鬟,府里太大了,下人也太少,各人都有各人要忙的事情,知道百里杨和雷天佑打起来的人不多。

    百里杨一步步朝着丫鬟走去,丫鬟吓得连连倒退,退着退着就退到了墙根,丫鬟的脸已经吓得惨白,“少……少爷,别……别杀我!”

    百里杨背对着依云,依云看不到百里杨此时的神色,却可以想像他此时的面目该有多么狰狞,这个男人为了她已经疯了,只要再杀了看到她亲手砸死雷天佑的丫鬟,百里杨就和她绑在了一起,将来还不是一切都要听她的?

    依云眼睛闪着亮光,只等着百里杨把丫鬟弄死,她就可以让百里杨对外宣布,雷天佑对丫鬟欲行不轨,被丫鬟失手打死,百里杨为了给雷天佑报仇杀了凶手。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上了她的船的百里杨也别想再有下船的机会了。

    百里杨给面前瑟瑟发抖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大叫一声,推了百里杨一把,人便朝着旁边的门跑去,百里杨随后追赶,依云见情形有变,也跟着追上,跑着跑着就跑到厨房附近,一路上看到的人都愣愣地看着,百里杨大喊:“这丫头把雷将军砸死了,快给我拿下。”

    很多人一拥而上,却不想丫鬟身手利落,躲开众人的围追堵截,直接就冲进了厨房,一阵惨叫后,丫鬟再从厨房里出来,胸前插了一把颤微微的尖刀,血已经染红了半边身子。

    依云一见露出一丝冷笑,百里杨停下来,看着丫鬟直挺挺地向后倒在地上,过来伸手捂住了依云的眼睛,“别看,会做噩梦。”

    依云想说她不怕血,甚至她亲手杀过很多人,可想到如今她的形象是冰清玉洁的一朵花,便任由百里杨捂住了眼,听百里杨在耳边吩咐众人将丫鬟的尸体抬下去,又处理着雷天佑的身后事,一切都做得有条不紊。

    直到一切结束,百里杨才拥着依云回到她住的院子,因之前闹出的纷争,地上还放着破碎的衣服,依云靠在百里杨的怀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在发抖,百里杨安慰道:“别怕,一切有我,雷天佑就是丫鬟杀的。”

    依云用力点头,“我记住了,可涧龙关的守将死在你的府上,别人会不会……”

    “不会!我当初也为云珞的封地做了不少事情,他们还不会怀疑我。何况雷天佑那人原本就喜欢美人,这件事谁也不会怀疑到我的身上。”

    依云仿如松了口气,倚在百里杨的怀里呜呜地哭着,“我杀人了怎么办?”

    百里杨‘嘘’了一声,“这话往后就烂在肚子里,和谁也不能说。”

    依云低垂着眉目,点头后又摇头,“可是雷天佑死了,定北王不会派新守将来吗?万一新守将来了,再查雷天佑的死因,难保不会起疑。”

    见依云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百里杨咬着牙冷笑,“那就不让他知道雷天佑的死讯,没有新的守将还怕什么起疑?”

    依云眼神闪了闪,“这事儿瞒得了多久?早晚还不是要知道?”

    百里杨拍了拍依云,“只要瞒到我们离开涧龙关就好。”

    “离开涧龙关?”依云仰望着百里杨,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还真是好掌握啊,一切都能随着她的心意,想来也是她的魅力足够,把他迷的已经失了分寸。

    “对!等我安顿好了就带你离开涧龙关。”

    见百里杨态度坚决,依云心里美滋滋的,到底是什么都没有再说。百里杨哄着她到床上躺着,直到依云睡下,百里杨才出了门。

    随着百里杨出门,依云睁开眼,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到了外面问了下人,知道百里杨出了府,她才随后也从府里出来,奔着之前那座小巷赶去,路上见了人也没心情再散发魅力了。

    而此时,百里杨正和已经‘死’掉的雷天佑坐在火锅楼上,一边吃着又香又辣的火锅,一边朝楼下张望,刚好看到依云拐进小巷,想也知道是去了王家。

    雷天佑捂着被白布包着的额头呲牙,“那娘们下手真狠,这准头说她没杀过人我都不信。”

    百里杨道:“吃你的火锅吧,不就是挨了一砖头?你皮糙肉厚的能多疼?刚给你用的可是我师父亲手配的伤药,用不了两天就能结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