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像个说客
    雷天佑道:“这苦肉计用的,当时若不是我机灵闪了一下,那砖头就得拍我后脑勺上,不死也得给拍傻了。对了,我媳妇呢?我可听说了,最后杀人的罪名落她身上了,还听说是因为我对她意图不轨,她才拿砖头把我拍了?”

    “没事儿,早就送回府了,也是她机灵,跑到厨房弄了碗鸡血,拿了个馒头插了把刀,就把依云给糊弄过去了。”

    雷天佑放心了,他还真怕他媳妇也和他一样要受点伤、见点儿血,那他得多心疼啊?

    本来好好的将军夫人送到依云身边当丫鬟他就够不乐意的了,再让她受伤,他可不会放过百里杨。

    百里杨夹了一块羊肉放进嘴里,越嚼越香,“等这回调防回去,我请你去王府吃饭,王妃做的火锅才叫好吃,这压根就比不上。”

    雷天佑口水就哗哗地往下流,嘴上却不让份,“我去王府吃饭还用你请?真当你是王府的人了?当心王妃怀疑你对王爷有啥想法。”

    百里杨恍惚了那么一会儿,突然问道:“你说王妃一直看我不顺眼,我原本还当是之前得罪过她,可听你这话说了,我就琢磨着,不是她真误会我和云珞有啥不可告人吧?”

    雷天佑夹着一筷牛丸,闻言惊得张大了嘴,“你说王妃一直看你不顺眼?那你还请我去王府?别被赶出来了,我可听人说了,王妃可是女中豪杰。不行不行,往后我可得离你远点,万一让王妃觉得我和你交情好,没准连我一块儿赶。”

    百里杨抿着嘴,看来他被王妃拒之府外的消息已经传到涧龙关了,真是够光彩的了。

    雷天佑见百里杨的神色,立时就确定了想法,果然百里杨在王妃面前没多少脸面啊,想着到了腊月他就能调回华阳城,到时再派别的将领来涧龙关,那时王妃大概也要生了,他可得准备些好礼,头回见王妃不能让王妃觉得他寒酸。

    当然,王妃有钱,也不在乎礼物的贵贱,但一定要送得合王妃的心意才行。

    正说着话,上次那个卖鸡蛋的小女人又上了楼,对雷天佑和百里杨道:“百里少爷,雷将军,她又进了王家,里面传来消息说她和王家的联络人说,让那边准备军队要里应外合攻打涧龙关。”

    “吼吼,这娘们所图不小啊,涧龙关被破,东楚的北大门就相当于被打开了,敌军便可直捣华阳城,合着这是没瞧得起老子。”雷天佑一听不干了,拍着桌子就站起来。

    百里杨懒懒地看了他一眼,转着手上的酒杯,鄙夷道:“这不是看不看得起你,而是在那些人的眼里,你压根就是个死人了知道不?”

    雷天佑顿时像泄了气儿似的坐下,“我‘死’了,涧龙关无首,等他们准备好了,估计王爷都派新守将过来了,真当涧龙关少了我就玩儿不转了?就是我手底下那些将领也不是让人一打就散的怂货啊。”

    百里杨‘嗤’的一笑,“可万一我让人压着你的死讯不发呢?云珞不知你已经‘死’了,自然不会派新守将过来,而你那些手下想必也会唯我之命是从,到时我一个指挥失误,或是派人悄悄将城门打开,敌军入城难吗?”

    雷天佑‘哦’了声,虽然还因要装死有那么点不甘,可若是能引蛇出洞,到底也是功劳一件,最多就是把明面上的事儿放到暗地里来做。

    夜晚的风吹在脸上像刀子割过,百里杨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了。依云已经做好一桌子菜,可看到醉得说话舌头都大了的百里杨,也不好再劝他多喝,扶着他坐到床边洗了脚,再让百里杨靠坐在床上,依云靠在百里杨的怀里轻声道:“一天都没在府里了,你是去想办法了吗?”

    百里杨靠在床上,手搭在眼前,闷闷地嗯了声,依云便道:“我想了一整日,如今雷天佑死了,这件事怕是也瞒不了多久,哪怕你不让人去送信,可城里都是定北王的人,雷天佑又是死在你的府里,没准已经有人去报信儿了,等人来查说不得就要查出之前你与雷天佑动手这件事。”

    百里杨将搭在眼前的手放下,还带着醉意地看着依云,“那你说要如何?难道我们现在就走?估计没等走出城就要被人拦下来,没准就让人当是畏罪潜逃了。”

    依云想了想,最后还是坚定地道:“我听人说过,城外有一支是属于前太子的军队,若是能联络上他们,或许能得一线生机。若是能辅佐前太子夺回皇位,我们也是有功之臣。”

    百里杨的脸色寒了下来,“你是说废太子?我和他有仇,这件事儿你想都别想。”

    依云却固执地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战时多少被招降的敌将不都相安无事?你若是助前太子夺回皇位也算有功,前太子一定会对从前既往不咎。”

    百里杨苦笑,“若是我和你说,当初在京城时我曾把他扒得只剩下一件底裤送去游街,你觉得这个仇他会既往不咎吗?”

    依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仇,一时也不知怎么说,以废太子比针鼻还小的心眼,想也知道等他得了势,第一个收拾的就是百里杨,可这话说了就要前功尽弃,依云还是笑道:“比起皇位,这点羞辱算什么?只要你往后不提,说不定前太子就忘记了呢。”

    百里杨醉眼朦胧地盯着依云,“你劝我投靠废太子,难不成你和他有什么联系?”

    依云惊出一身冷汗,只想着劝说百里杨,倒忘了要隐藏情绪了,她这模样不像是要寻求庇护,倒像是个说客了。

    正当依云不知该如何解释时,百里杨却摇了摇头,“你说的倒也不错,杀了雷天佑,定北王的封地是不能待了,看来也只能投靠废太子,这事儿你有门路吗?我们必须要秘密行事,不能被别人知晓。”

    依云见百里杨松了口,也把心放了回去,本来还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底牌说出来,此时却是心一横,“我今日也出去了一趟,刚好与前太子的人搭上了线,他们说,只要我们能把城门悄悄打开放他们入城,这件功劳就记在我们身上,往后夺回皇位,他就封你做王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