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你可还记得我?
    十一月初,华阳城的城门刚开不久,从城外押解进来上百辆囚车,囚车里个个都带着重铐,这年头能带重铐的都是重刑犯,一次押解进来这许多,难道是谋逆罪?这热闹可不常见,能放下手头活计的都追出来看。

    打头一辆就是曾经花满楼最最有名的花魁依云姑娘,一进城认出她的百姓便沸腾了,尤其是看到押解这些囚车的是与她爱恨纠缠,最后还一同私奔了的百里少爷,百姓们恍然,原来百里少爷不是和王爷兄弟阋墙,而是忍辱负重打入敌营啊。

    不用说了,这些重犯能顺利被抓都是百里少爷的功劳了,没看百里少爷走在最头前。

    刘双喜还在温泉山谷里养胎,算着日子应该是十二月初生,但吕百草说怀的双胎有可能会提前,到了十一月中旬就得随时准备了,哪怕是得知百里杨押解重犯回来,刘双喜急得团团转,云珞也不允许她跟着来看热闹。

    自从八月开始,甜高粱都被收获了,纷纷被制成白糖,销往东楚国各地。一两银子一斤的白糖只要一到货就被疯抢一空,供不应求,王爷对此也很无奈,谁让白糖卖得太好了。

    今年种了那么多的甜高粱都不够卖,看来明年还得鼓励百姓多种甜高粱才行,反正高粱籽也能当饭吃,谁还不想多些收入?吃不了的高粱和制糖剩下的废料还能养牛养羊,

    还有新找出来的甜菜,听刘双喜说了,废料可以养猪,到时除了糖赚钱,他们封地上养的牛羊猪也能带来大笔收入。

    算了算手里还剩下大批的糖,赚回来的银子就有几百万两了,除了还人,手里还能剩下二百多万两,再加上酒楼和税收,这一年去掉花出去的,还剩下三百多万两,从前云珞连想都不敢想。

    而之前卖的干制海鲜,进入冬季后也有冻海鲜动往各地,配着王妃出品的酱料,比头两年卖得还好,云珞不得不又让人赶制了几千载重更大的马车。

    有钱好办事,定北王封地上的路已经修好了一半,马车来去也比从前快了许多,这一冬光卖海鲜的银子就够明年再把剩下的路也修上。

    等到了明年收入还会更多,封地上的百姓也能越来越富裕,也能吸引不少别处的百姓过来定居,大片荒地也不怕没人种了,到时农税也会增加,收上来的粮食就可以养活封地上的百姓,更多的人则是继续种甜高粱和甜菜。

    而随着人口的增加,劳动力也增加,再多的活也不怕没人干。不愿种地的还可以学别的,如今这里不缺能干的活,就缺干活的人,云珞只盼着明年人口就能比今年翻一两翻呢。

    云珞想得很美,当听回报百里杨已经押着战俘进城后,云珞慢慢地骑上马,慢慢地出了定北王府,走到了一半的路迎面与百里杨遇上,云珞朝百里杨笑了笑,百里杨也朝云珞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依云被关在囚车里,看到这一幕心里愤恨的要命,她这是被人耍了,不但害自己被俘,更害了主子的人手大部分都折在这里。能押送到华阳城来的,都是主子手下了不起的人物,剩下那些人则是直接被留在边关做苦力,这辈子是别想有自由的日子过了。

    可她却羡慕那些留下来做苦力的,至少不必担心脑袋随时搬家,像他们这些被押解回来的都是重犯,是死是活都凭王爷一句话。

    云珞扬着眉看了依云一眼便与百里杨并骑而去,囚车则跟在后面,等到了前面通往牢房的岔路口就要被送到牢房里看管。

    一路上百里杨喋喋不休地说着他这次剿灭废太子余党的丰功伟绩,“你是没看到,我说要与他们里应外合,废太子竟然就信了,带着人他那一千来人就来打涧龙关,等我把城门一开,那些人就被包了饺子,若不是他留了心眼,带着他的那几个护卫一直没进城来,一个都别想逃了。”

    说到最后遗憾地道:“可惜被废太子逃了,不知他还要掀起多少风浪来。”

    云珞却不以为然地道:“他的人被你们尽数擒拿了,他还能兴起什么风浪?何况你不是亲手射了他一箭?没准那一箭就养不好了。行了,这次是你立的大功,败兴的话就别说了,我让人在王府里摆了酒宴,晚上招待你们,不醉不归。”

    百里杨回头对跟来的将士高声喊道:“王爷说了,晚上摆酒宴为我们庆功,大家不醉不归!”

    将士们欢声呐喊,车上的俘虏则一个个垂头丧气。不是没人劝过废太子小心有计,可废太子脑子一热就不管不顾,如今废太子逃了,他们被抓了,就把一切的错都归在依云身上,若不是她没本事被百里杨利用了,他们就算过得惨一些,好歹也有吃有喝有好日子,哪像现在这样被人关在笼子里,过几日恐怕还要被押送进京呢。

    一个个都瞪着依云,可惜依云的后脑勺没长眼睛,她的目光直直地落在云珞的背上,脸上的表情因扭曲而狰狞。

    眼看岔路口到了,载着囚笼的马车向旁边拐去,依云再也忍不下了,对着云珞喊道:“定北王,你难道真不记得我了吗?”

    云珞回头看了在囚车里泫然欲滴的依云,冷笑:“我该记得你吗?”

    依云紧咬着嘴唇,“当初你落难之时还求过我救你呢,你再想想。”

    云珞眉头向上扬起,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若你说的是在梅西镇上的事儿,我还真记得,不过当初救我的是刘双喜,和你刘一妙有什么关系?”

    被云珞叫出名字,依云整个人都像被寒风冻住,许久才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认出我了对吧?我就知道你对我不是全没感觉,都是刘双喜心眼太小,你才不敢认我对吧?”

    满心期待的刘一妙不免想着,若是当年是她救了云珞,那么如今站在云珞身边的女人或许就会是她,享受着夫君的疼爱,百姓的爱戴,何至于被关在囚车里连命都可能不保了?

    云珞被气笑了,“我和你才见了几面?别说认出你,若不是你这次出现,我怕是都要忘了你是谁了。你也别自作多情了,认出你的王妃和刘四喜,好歹也做了那么多年的姐弟,真以为换张脸就能骗过他们?”

    刘一妙不敢置信地摇着头,“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认出我?我都变得不像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