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大手大脚是病,得治!
    当晚,大家都喝得很尽兴,尤其是菜吃得最合口味,这一年来总听别人去涧龙关时说王妃会多少多少美食,留在华阳城的人多么多么有口福,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王妃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有人喝得高了,说了什么自己都不清楚,但这句话却让很多人都赞同地点头。

    能尝到涧龙关那几间酒楼的美食他们已经惊赞不已,完全不敢想像还有比那更好吃的,偶尔有人来华阳城公干,回去对华阳城的美食大肆吹捧时,总能引起更多人的艳慕,尤其是百里杨到了涧龙关,每吃一回就会提一次刘双喜亲手做的美食,虽然百里杨并没吃过刘双喜亲手做的美食,可别人不知道,听他这么一吹嘘,涧龙关的驻军都对调防期盼了。

    如今终于吃到王府的美味,虽然不是王妃亲手做的,但他们已经明白为何来华阳城的人和百里杨对王妃如此推崇,这菜真是太好吃了。

    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些美食,而是他们好些年了,何时能一两银子不差地拿到军饷?如今王妃来了,他们不但一文不少地拿到军饷,甚至连从前欠着的军饷也都补齐了,一个个都小有富余,哪怕此时就退伍回乡也是个小地主了。

    难得今晚如此尽兴,最后一个个都喝高了,被云珞让人给扛到前面的空屋子里,睡得七倒八歪的。

    云珞也喝了不少,看时辰已经到了半夜,想着在王府里睡一晚,天亮了再回温泉庄子。这几个月他大多时候都在庄子里陪刘双喜,连公务都是在那里处理,竟觉着冬天的华阳城真冷。

    刚回到房中和衣躺下,就听外面有人道:“王爷可歇下了?”

    守门的还是兢兢业业的陈大哥,闻言忙道:“回太妃的话,王爷刚刚喝多了酒,这会儿已经歇下了。”

    章太妃站在门外叹气,养生坊的生意被初夏扰黄了,虽然没人敢上门来向她讨要之前收的那些银子,可她也知道别人心里不定怎么说她敛财,好在后来云珞拿了银子替她把银子补回去了。

    可这事儿也扫了章太妃的面子,让她一直有些气儿不顺,在她看来就是刘双喜给云珞吹了枕头风,不然云珞是她儿子,能做得这么绝?

    至于说刘双喜动了胎气这件事儿章太妃还保持着怀疑的态度,谁让刘双喜一直身子骨就强健,是那么容易动胎气的吗?

    可自从刘双喜被云珞带到温泉庄子不回来,连神医吕百草都时刻留在身边照顾,章太妃就有些担忧了,刘双喜怀的怎么说都是她的孙辈,真有个好歹她也心疼。

    可一直她也见不着云珞的人,想说要去温泉庄子看看刘双喜也不知道路啊,云珞不点头,别人也不敢带她去。

    虽说去给媳妇陪不是有点丢人,但她大手大脚地花用惯了,手里上次得来的银子眼看没剩多少了,儿子媳妇再不原谅她,她就得卖嫁妆了。

    章太妃在门前站了一会儿,最后也没让人去打扰云珞歇息,儿子最近为了生意和废太子一事已经忙的心力交瘁,还要分心王妃和她的肚子,章太妃总还是心疼儿子,想着王妃最多再有一个月就能生了,到时坐了月子还能不回华阳城?

    章太妃叹着气离开,心里却好不凄苦,原本上次在养生坊收了三万多两,章太妃觉着怎么也能花上一年半载,可谁能想到解卉兰那里又出了事儿,好好的把贴身丫鬟语蝶给打死了,语蝶的娘家人不干了,威胁解卉兰若不拿出银子就一状告到衙门。

    原本死个丫鬟不算什么,但不知语蝶的家人从哪里拿到证据,上面一一列举了解卉兰如何苛待丫鬟,又如何与人私通,只要把证据拿出去,解卉兰这个人也就算毁了。

    语蝶家人要一万两银子,当解卉兰求到章太妃面前时,章太妃还是念着这些年的养育之情,最后还是拿了银子给语蝶家人。

    一下子去了一万两,平日章太妃手再松点儿,这回连过年打赏的银子都没了。

    从养生坊一事后,华阳城里的人都知道章太妃手里钱不宽裕,合作生意都不会找她,借钱她又张不开嘴,慢慢的把自己愁的头发都要白了。

    可再愁儿子忙的见不着面,她想管别人借银子都没人敢借,好在王府里一应吃穿都从账上支取,章太妃每月也有一百两的银子,换到一般人头上,一百两已经不少了,但章太妃花得习惯了,一百两银子还不够她平日打赏下人的呢。

    早起,章太妃又想着去找云珞说说,哪怕只给她一千两也成,结果到了书房,被尽职的陈大哥告之,王爷天没亮就走了。

    章太妃心疼儿子忙,却没想到云珞正是因为她找来了,怕她开口提银子伤感情,才会匆匆离开,这个娘啊,在花钱方面真是没救了,除了不给她银子也没别的办法。

    想到上次他让语蝶家人拿给解卉兰的所谓证据,好歹是从章太妃手里弄出一万两,不然这些银子都得被她挥霍在不知什么地方。

    一万两不是小数,当初勇山县招灾,刘双喜拿了三千两银子出来就救了一县的人,这一万两放在哪里都不是小数,若章太妃平日是个慈祥的老太太,银子花了就花了,刘双喜都不在意,他这个亲儿子自然更不会在意。

    可她手里银子一多就想整事儿,又是给他纳妾,又是气得刘双喜动了胎气,云珞越想越觉得憋闷,干脆就不让她手里有银子。每月一百两银子的月钱在华阳城已经是独一份的高了,章太妃到哪里也说不出他们夫妻的不是。

    一路上,云珞忍不住想刘双喜,那个对什么都不太在意的女人,若不是他想着,恐怕都懒得给自己花钱,好像她的脑子里除了他和孩子就剩下赚钱了,在山庄里养胎还想着研究食谱,他若是不看着真不放心。

    云珞赶到通往山谷的水道外面时,看到百里杨正在和守水洞的护卫商量,“你就让我进去吧,难道你还不认得我?我,百里杨,你们王爷的兄弟,里面住的是我嫂子,我还能害她?”

    护卫理都不理百里杨,只目不斜视地盯着岸边的船,百里杨又道:“你看看你这人,怎么就说不通?你这样不让我进去,回头我和你们王爷说说,看他怎么罚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