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王爷,真赏吗?
    云珞道:“他守山洞是职责,不让外人进去就是有功,不但不能罚,必须得赏!”

    见云珞负着手走来,百里杨殷勤地跑过去,谄媚的就差没蹲下来伸出舌头了,云珞瞪了他一眼,朝着小船走去,百里杨颠颠儿地跟在后面,生怕晚了一步让王爷给留在外面,就那护卫的死心眼,不跟着王爷,绝不会让他进水洞。

    被云珞夸了的护卫挺着胸、腆着肚跟在云珞身后,想着王爷说的必须得赏,心里美滋滋的,可等到云珞和百里杨一前一后上了小船,王爷也没有真赏的意思,犹豫半天,护卫弱弱地问:“王爷,真赏吗?”

    云珞一怔,听百里杨闷闷地笑才想起自己刚刚是说了得赏,做人不能食言,尤其是堂堂的王爷毕竟一言九鼎。

    可问题是王爷的财政大权早就被王妃剥夺了,整个华阳城都知道王爷没钱,平常出门也没有需要王爷给钱的地方,王爷身上还真没带什么银子,便看向笑得像偷了鸡似的百里杨。

    见百里杨一脸不懂,云珞朝护卫的方向努了努嘴,百里杨明了,合着王爷要赏得百里少爷出钱是不?可这钱能不出吗?不出云珞就是不把他踹水里也得把他扔岸上,就当花钱买路了。

    百里杨伸手进袖兜里,拿出一小袋银子,刚要打开银袋拿银子给护卫,护卫高声唱道:“谢王爷、谢百里少爷赏!”

    百里杨放在银袋口的手就这么僵住了,看向已经转过头憋着乐的云珞,果然是谁带出的人像谁,能被云珞安排在这里守着水洞口的兵一定是他的心腹,连这能怄死人的本事都如出一辙。

    百里杨随手把银袋扔给护卫,护卫得了银子大步跑开,眼看是朝着护卫们轮流歇息的小屋而去,边跑还边喊:“王爷有赏。”

    百里杨想到刚刚护卫讨赏时他还笑云珞来着,结果呢?银子却是他出的,可护卫记的却是王爷的赏,不甘地指着他的背影,“他这是拿着我的银子记着你的好?”

    云珞‘嗤’的一声冷笑,百里杨知道云珞还记着他不听劝跟着依云就深入虎穴这件事,虽然他是为了早日了结此事,可毕竟是鲁莽了,让很多人都替他担心,云珞气他也应该,一边拿起船桨划着小船,一边偷眼看云珞,见云珞始终不给他正眼,百里杨也怪郁闷。

    有云珞带路,百里杨这次没被阻拦地也跟着进去,船上只有二人,在山洞中行了一段后,云珞终于开口道:“这次你行事太鲁莽,但凡他们长了脑子,你也别想回来了。”

    虽然觉得云珞这话说得好像他没长什么脑子,这次事情成了也是因为对方更没脑子,可知道云珞是在担心他,反驳的话说不出口,只能干巴巴地道:“我怕拖得越久,被他们害的人就越多,前些时候传来消息,韩大人在乡下的家族被屠,整整三百多人,一夜之间连月子里的婴孩都没放过,别人都道是山匪所为,你我难道还不知道内幕吗?韩大人当初可是最支持乐生的。”

    云珞知道百里杨说的没错,当初在京城时,韩大人就与他们走得近,可以说是亦师亦友,早就已是废太子的眼中钉,这次在新皇登基中,韩大人功不可没,也就被废太子记恨上了,可屠村这种事情,还真不是人能做出来的,也难怪百里杨会连自己都不顾了,非要把废太子弄死。

    好在一切顺利地结束了,哪怕废太子在逃,但党羽悉数被俘,他也翻不出什么浪花,被捉只是早晚之事。

    可百里杨这人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他这次给他好脸色,下次他还不定要惹出什么祸,云珞决定打一巴掌也不能给他甜枣,至少让他知道自己的立场,下次做事之前能多想想他家里还有老父盼着儿子平安归来。

    进到山谷内,刘双喜还没起床,身子越重她睡的越不安稳,一觉能睡满一个时辰都是多的,昨夜云珞没回来,她一直担心着,半夜没怎么睡好,天快亮时才睡下。

    云珞没让人去喊刘双喜,他和百里杨也是一夜没睡,刚好先补个眠。

    直到天大亮了,云珞醒来时看到刘双喜靠坐在床边的椅子里看自己,虽然脸上没长多少肉,但她的肚子大的惊人,坐都不能好好地坐,必须要半靠着才行。

    云珞轻轻拍了拍刘双喜的肚子,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用小拳还是小脚回应自己,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满足。

    刚好百里杨也睡醒了,过来找云珞,一进门就看到云珞笑得让人嫉妒,百里杨想他也真该找个好姑娘定下来,红粉知己虽多,却没一个是贴心的,若是家里有这么个体贴的女人,他哪里还会想到外面找乐子?

    刘双喜侧目,看到百里杨站在门前一脸的羡慕嫉妒,想到前几日彩月无意中说了一句:百里少爷为了王爷可真是刀山火海都敢闯,心里突然就有那么点儿不舒服,见了百里杨也没好脸色。

    百里杨却不介意刘双喜冷淡,上前几步,对刘双喜道:“弟妹,几月不见这肚子可见长啊。”

    刘双喜便瞪了百里杨一眼,“往哪儿看呢?本王妃的肚子也是你能看的?再说了,进屋都不知敲门?”

    百里杨被刘双喜怼得莫名其妙,不知怎么又把刘双喜得罪了,难道是因为他不听劝跟着依云走了,刘双喜在担心他?

    这样一想,百里杨觉得刘双喜这人心地真好的没话说,看刘双喜的目光也越来越柔和,看的刘双喜心里发毛,不知百里杨这人是什么毛病,她是在骂他啊,他怎么倒像是在看亲人似的?

    云珞从床上坐起,对百里杨皱着眉,“你刚说谁是你弟妹?”

    百里杨顿时没骨气地对着刘双喜叫了一声:“嫂子。”

    刘双喜‘嗯’了声,道:“听说百里少爷这次立了大功,吕老这几日走路都有风,还说等百里少爷回来要好好‘奖赏’你。”

    刘双喜把‘奖赏’二字咬得极重,百里杨听得小脸就白了,这次他离开之前吕百草就劝过他,可他用了一句‘男子汉有所为有所不为’来打发吕百草,当时吕百草气得吹胡子的样子他一直记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