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心虚还是误会?
    若说百里老爷是个慈父,对百里杨是娇惯的,那吕百草就是个严师,虽然疼爱这个新入门的弟子,但该罚的时候一点不少罚,在百里杨的心里最惹不起的人是云珞,生气了真揍他。但最怕的人却是吕百草,对这个把毕生所学都恨不得教给他的老人,百里杨更多的是崇敬。

    一听刘双喜提到吕百草,百里杨不免心虚,悄声问:“师父他老人家最近可好?”

    刘双喜朝他身后看了一眼,闭嘴不语,百里杨猛地回头,就见吕百草站在身后,眯缝着一双闪着幽光的小眼睛正仰头看着他,“乖徒弟,师父老人家好不好自己不会看,还要问别人吗?”

    百里杨腿一抖差点跪地上,扶着门框才站住,对着吕百草谄媚地道:“师父,您这是还没上山呢?还是从山上下来了?”

    吕百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的意思,刘双喜替他道:“吕老知道今儿你能过来,一早就起来等着了,结果你回来就睡,吕老就等着你醒过来,可你醒了也不先去看看吕老。”

    见刘双喜一脸鄙视,百里杨顿时被吕百草对他的心意感动,“师父,都是徒儿让您老人家担心了,徒儿给你捶捶背。”

    说完,也不等吕百草点头,百里杨已经扶着吕百草的手臂走到一旁搭着的花架下面。

    花架下面有个秋千,原本云珞是搭给刘双喜的,等刘双喜生了之后就坐在秋千上,他在身后慢慢地推,看她在秋千上荡来荡去一准美得像仙子。

    可如今刘双喜没生,吕百草倒是喜欢上这个花架,平时天儿不好,或是不想上山时就在秋千上坐坐,倒也生出些少女情怀来。

    当然,吕百草荡起秋千可没有那种飘飘欲仙的美感。

    扶着吕百草坐到秋千上,百里杨两只手殷勤地在吕百草的肩上敲打着,吕百草不时点下头,嗯嗯地表示徒弟敲得很舒服,一会儿又指着别的地方让百里杨再换了地方敲,直到把吕百草敲得舒服了,百里杨两只手臂已经酸疼酸疼的了。

    吕百草这才满意地道:“看你还算孝顺,这次师父也就不罚你了,既然睡醒了就陪为师上山采药去吧!”

    百里杨‘啊’了声,“师父之前还打算罚我来着?”

    吕百草没好气地道:“为师教你学医,你学的好好的,然后一声不吭就跟个女人走了,你说为师该不该罚你?”

    百里杨垂着头,偷眼看吕百草,吕百草被气得鼻子歪了歪,却笑道:“你看看你,就会博同情,行了,别在为师面前装可怜了,为师还不知道你?”

    百里杨低声对吕百草道:“师父,我这次出门别看是去办事,还真淘弄到不少好东西,我让人都送到师父的家里了,回头师父回去瞧瞧。”

    吕百草朝百里杨瞪眼,“咋送那儿去了?你不知道师父把家都搬这儿来了?还得让师父再麻烦一次吗?”

    百里杨赶忙道:“没事儿没事儿,我回头让人都给师父送过来。”

    吕百草这才满意地眯缝起了眼,“和师父说说都有啥好了。”

    百里杨便一一数着,当听说里面有刚猎到不久的黑熊,吕百草当时原地就蹦了起来,“你这败家子,黑熊就这么冻着了?胆汁呢?熊掌呢?真是心疼死我了。”

    百里杨安抚道:“师父放心,徒儿都按着师父之前教的取出来了,保准一丁点儿都不会浪费。”

    吕百草这才瞪着百里杨不再蹦了,只是百里杨说的那些好东西太多了,除了黑熊之外还有很多比黑熊更有价值的药材,这些都是后来剿了废太子的老剿翻出来的,除了一些充公,有药用价值的都被百里杨留给了吕百草,反正就是充了公最后云珞还是会送给吕百草,他不过是先一步留下来讨好吕百草罢了。

    吕百草被百里杨说的没心思上山,迫不及待地想看百里杨孝敬他的那些好东西,知道百里杨这时候过来肯定是有事儿要和刘双喜说,干脆自己先回城去了。

    看吕百草小跑着跳上船出了山谷,百里杨觉得这老头真是老当益壮,等他到了这个年纪还能这么精神不?

    不过打发走了吕百草,百里杨又回来找刘双喜,见刘双喜半靠在山谷中间的一张躺椅上,云珞在旁给刘双喜削了瓜喂进嘴里,百里杨心里骂着云珞给男人丢脸,其实却说不出的羡慕,若是他也娶了媳妇要生娃了,他也一定这么侍候着。

    此时明明是大冬天,山谷里却温暖如春,阵阵花香袭来,说不出来的舒服,刘双喜吃了一口蜜瓜舒服的吁了口气,结果就看到百里杨又是那副羡慕嫉妒的表情站在那里看他们夫妻,刘双喜伸手戳了戳云珞,戳得云珞肋骨疼,刘双喜道:“你和那个百里杨真没什么吗?为啥他一看咱俩在一块儿就用这表情,好像我抢了他男人似的。”

    云珞沉着脸道:“别胡言乱语,我和他就是兄弟,什么他的男人?我可不喜欢他这种糙汉子。”

    刘双喜仔细地打量百里杨,觉得百里杨长得是没王爷好看,但也是文质彬彬,看起来一点都不糙,王爷这是真看不上百里杨?还是怕她误会?

    别看她嘴上说,心里倒真没怀疑云珞和百里杨有一腿,毕竟夫妻间嘛,总是要多点信任。

    百里杨道:“你们两口子说话就说话,能别带旁人不?带的话能不能小点声?我还在这儿呢。”

    云珞抬了抬眼皮,显然对百里杨擅自跟着刘一妙跑了这件事还耿耿于怀,闻言没好气儿地道:“哦,你还在呢?我当你又跟谁跑了。”

    刘双喜吐了吐舌头,“真酸!”

    百里杨这回可不干了,“云珞,你说话能别阴阳怪气儿地不?我能跟谁跑?跟刘一妙跑那回不也是为了擒拿废太子?”

    云珞‘嗤’地冷笑道:“我就是说你和吕老跑了,提别人了吗?你心虚什么?”

    刘双喜在旁道:“心虚还不是怕你误会?”

    见刘双喜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总拿他和百里杨说笑,云珞瞪了刘双喜一眼,把一块蜜瓜塞地刘双喜的嘴里,显然是想要堵她的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