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这话也得有人信
    生意上的事情,只要刘双喜一句话,云珞二话不说派人去打理,既然刘双喜说让百里杨卖烤羊,云珞就不会说别的,于是,百里杨第一步发展方向便被定了下来。定下来之后刘双喜让彩云去她的屋中翻了一本册子出来,那都是她从前没事儿的时候记的一些配料和配套工具,就怕自己在这里待得久了忘了什么。

    册子上面记的食谱就有好几百种,越是名气大的越先前,云珞瞧着烤全羊在册子前面十多页的位置,觉得刘双喜确实对百里杨不错,拿出的东西都不是敷衍他。

    只是刘双喜的字和画都有些勉强,最后还是云珞听着刘双喜的解释,把上面画的烤炉重新画了一遍,瞧着有模有样,再把规格一标上,任谁都能看得懂了。

    弄完这些,彩月的饭菜也做好了,云珞让人端到刘双喜面前,吃饭的时候云珞才道:“中午的时候城里来人,说刘一妙要见你。”

    刘双喜吃饭的动作顿了下,笑了笑,“有什么好见的?”

    刘双喜就是觉得,她又不是原主刘双喜,虽然有着原主的记忆,但却无法感受到原主的感情,刘一妙甚至是死了的刘大夫人和刘三石于她来说都是陌生人,若不是他们一再逼迫和欺压,刘双喜也不会治他们于死地,刘大财主虽然死得惨了点儿,可又关她何事?

    如今刘一妙成了阶下囚,眼看只有一死,这时候见她,是想看她上演一场胜利者的宣言?

    刘双喜觉得,这事儿还是得让刘四喜去才行。

    可刘双喜的模样看在云珞的眼中却像是强颜欢笑,杀父仇人之女,又做了十多年的姐妹,刘一妙却恨不得刘双喜去死,刘双喜心里应该是难受的。

    可正如刘双喜所说的,有什么好见的?刘一妙是废太子的人,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还想让刘双喜见她一面就心软?刘双喜虽然善良,却不是不分是非,刘一妙这种人就像只苍蝇,不弄死了就往身上粘。

    云珞对不远处立着的侍卫道:“你回城传本王的命令,刘一妙是谋逆重罪,严加看管,至于她说什么记下来就好,不必理睬。”

    侍卫答应一声要走,刘双喜喊道:“且慢!”

    云珞只当刘双喜反悔了,若刘双喜真要见刘一妙,那就派人把刘一妙押送过来给刘双喜见见好了。

    刘双喜却道:“我不想见她,但四喜或许会想见吧?你回去安排四喜少爷见她一面,派人在旁边保护好四喜的安全。”

    侍卫没等云珞命令已经应声离开,王妃的命令就等同于王爷的命令,甚至只要不是关系到朝政,王妃的命令有时比王爷的命令还好使,虽说王爷不是耳根子软的人,但只要平常从不想左右王爷的王妃开口,无论什么事儿王爷都会应允。

    云珞也没在意侍卫把王妃的命令放在他的命令之前,此时他关心的只有刘双喜的心情,就怕刘双喜会因刘一妙难过,可不和刘双喜说刘一妙想见她,又怕刘双喜想见刘一妙。

    如今见刘双喜不见刘一妙松了口气,只要刘双喜不见,谁爱见谁见好了。

    第二天,百里杨过来,拿到云珞亲手画的烤全羊的烤炉和配方后真是爱不释手,当即就捧着走人,边跑边对云珞和刘双喜道:“我回去做给师父吃。”

    刘双喜也回喊:“回去把配方给吕老看看,羊肉吃多了燥,若是吕老肯帮你把方子改改就再好不过。”

    其实配着烤全羊,还有几款除燥去火的凉茶,但吕百草本身就是个吃货,在吃之一道有不少独到的见解,若是不影响口味的同时,能让羊肉不燥不热,自然更好了。

    百里杨头也不回地摆摆手,表示自己听到了,他现在就想赚钱,大把大把地赚钱,至于赚了钱做什么?原本是想左拥右抱,结识更多的红粉之知,可如今却想也赶紧娶个媳妇安定下来,到时他赚钱让媳妇随便地花,可比云珞那个吃软饭的强。

    第三日,博济阁休沐,刘四喜乘着小船进到山谷里,做为王妃的亲弟弟,来山谷自然不会被拦在外面。

    知道云珞回城处理押送刘一妙等人进京的事宜,一进来,刘四喜就对刘双喜喊道:“姐,昨儿我去看了刘一妙,她那张脸怎么整的?都看不出来是她了。”

    刘双喜正扶着腰在竹楼前面散步,听刘四喜说完,刘双喜道:“有一种整容之法,能让人像脱胎换骨一样,说白了就是动刀子,哪儿不满意了割开添添补补再缝上。”

    刘四喜眼前一亮,“真的?那是不是丑的也能变美?”

    刘双喜‘呵’了声,“那你觉得刘一妙变美了吗?”

    想到刘一妙那张脸,说实话,他见过最美时候的依云,可用刘双喜的话来说,都是画出来的,昨日见了那张脸还真没看出来比从前的刘一妙好看。

    可从前的刘一妙好不好看他也不太确定,毕竟刘一妙不把自己画得好看了是不肯出门的,从前也是画的,后来也是画的,他倒不知道刘一妙好看些,还是依云好看一些了。

    不过,若真是能把丑的变美的,为啥刘一妙不按着刘双喜的模样整?当初依云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憨憨的笑容都是学着刘双喜,若是能变成刘双喜的模样,她一准会按着刘双喜的模样整,估计这跟底子有关。

    “还是不整了,万一整丑了咋整。”刘四喜叹了口气,他一直对自己的鼻子不太满意,就喜欢云珞那种挺挺直直的鼻子,而不是像他这样有点圆圆的鼻头,可听刘双喜这么说,他也怕整完了还不如现在呢,何况他也不知道刘一妙是在哪儿整的,想整也找不到地儿。

    刘双喜有些好笑,“昨儿你见了刘一妙都说了啥?”

    刘四喜呆了呆,“也没说啥,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当初在刘府时我和刘一妙也没说过几句话,那时她是嫡出大小姐,哪瞧得起咱们两个庶出又没娘的孩子?不过我问她了,我娘和你娘的死是不是她娘下的手,你猜她咋说的?”

    “不会是说不是吧?这话也得有人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