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我不能给你丢脸啊
    刘四喜点头,“她估摸着也知道我不会信,倒是说了实话,虽说她不知道我娘和你娘是不是被她娘害的,可她说了,咱爹后来那几个小妾可都是她娘下的手,想必咱们的娘死的也冤。”

    刘双喜见刘四喜说起来时倒是平静,大概也是打小没见过亲娘,对亲娘的印象不深,说起来就和说别人一样,虽然还是会难过,倒也不至于悲痛欲绝,毕竟这件事他心里早就有底了。

    刘双喜道:“你饿了没?我让厨房做几个你爱吃的菜。”

    刘四喜怔了怔,愤然道:“刘双喜,我和你说咱们娘的死呢,你就不能表现的有那么点儿伤心?”

    刘双喜道:“我是伤心啊,可再伤心你就不饿了?”

    刘四喜的肚子‘咕’的叫了一声,饶是刘四喜脸皮厚也有些脸红,强辩道:“我昨晚就没吃下饭。”

    刘双喜‘哦’了声,就这小子见了吃的比命都重要,还有吃不下饭的时候?可过了年就是十六岁的少年了,在外面也是炙手可热的佳婿人选,还是给他留了几分面子。

    刘双喜喊人去厨房让做几个刘四喜爱吃的菜,刘四喜却点名道:“我想吃彩月姐做的。”

    刘双喜道:“彩月忙,哪能一天到晚盯着厨房?旁人做的也不好吃,你又不是没吃过。”

    刘四喜道:“旁人做的好吃,可心意不对啊。”

    刘双喜没理他,让人去把饭菜赶紧做出来。庄子里有最新鲜的蔬菜,都是现吃现摘,刘四喜坐不住,拎个篮子就去了田地里。

    虽然每日都会从庄子里运菜去华阳城,可刘四喜就是觉得在雪地里走过一趟的菜就没有在庄子里刚摘下来的好吃。

    摘了一篮子菜,刘四喜又摘了两颗还半白半红的草莓,想要吃,听旁边看地的庄户惊讶地道:“草莓竟然有红的了,昨儿王妃在地边上看了好久都没见着,今冬第一棵草莓就让舅少爷摘着了,舅少爷真有福气。”

    刘四喜眼看要送到嘴边的草莓又放了下来,瞧了又瞧放到篮子里,又在草莓地里转了一大圈,又寻出两颗半红半白的,提着篮子去河边把草莓洗干净,用一棵洗净的生菜叶子包了拿着来找刘双喜,“你看草莓红了,还得我这个做弟弟的眼神好。”

    刘双喜一看到草莓口水就出来了,这几日她每天都去草莓地里看,一颗红的都没看着,就今儿没去,刘四喜就给摘了四颗回来,虽然不是特别红,可刘双喜就是想吃酸溜溜的草莓。

    接过草莓,小口小口地咬,酸酸甜甜的胃口都跟着好了。递了一个给刘四喜,刘四喜却拿起一只梨,“不爱吃那酸的,冬天燥,我吃梨。”

    刘双喜知道他是不舍得吃草莓,若真不爱吃为何还要去草莓地里看?想必是见草莓少了,他不想和自己抢着吃,这个弟弟倒真是长大了。

    刘双喜也不和刘四喜客气,过几日地里的草莓都会长起来,也不差这两个,到时多让人给他送些就好了。

    菜是鲜摘的,肉是新杀的,比博济阁的饭菜不知好多少,刘四喜一口气连着吃了三碗饭,直到刘双喜要抢饭碗了还赶紧扒了几口。

    刘双喜道:“你这么吃可不行啊,虽然长身体的时候,可一下子吃太多胃也受不了。”

    刘四喜擦了擦嘴,“你是没吃过博济阁的饭菜,保准你吃完了就不想再吃,比猪食好点就是了。”

    若是不考虑他在自己面前总是口无遮拦,倒也是个翩翩少年郎,相貌好、气质佳,走在街上回头率也八成以上。

    刘双喜道:“你去博济阁是读书,又不是享受,若是吃得太好,整天总想着吃什么,还有心思读书吗?”

    “早知博济阁是这样的,我当初才不会选那里。”刘四喜撇了撇嘴,不得不承认刘双喜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博济阁一向就是倡导勤学苦修,虽对学生的各方面发展都要兼顾到,但就是于饮食上很是严苛。

    博济阁的山长认为只有吃得住苦,才能坚定心志,贪图享乐最终只能成为纨绔。虽然博济阁里的学生大多都出身富贵,但在这里谁贪图享乐一但被发现,轻则挨罚,重则就要被逐出门。

    可也正因如此,当年老定北王可是对博济阁大加赞扬,显然也是赞同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而正因老定北王的一席话,博济阁也算是声名远播。

    可在刘四喜看来,老定北王真觉得博济阁有那么好?若真觉得有那么好,他当初为何不把他儿子送到博济阁读书?八成是怕那些纨绔子弟把华阳城弄得乌烟瘴气,让人都觉得博济阁好,再把人都送博济阁去。

    “后悔也不晚啊,你若想换,我回头就让你姐夫派人给你换,又不是多大的事儿,反正我也没指望你读书多厉害。”刘双喜是真无所谓,刘四喜成不成器别人还敢当着她的面说?反正有她在,刘四喜也不会被欺负,就做个富贵闲人又怎样?

    刘四喜却赶忙摆手,“别别,好好的若是因为吃不了苦就不在博济阁念书了,以后让你怎么见人?我怎么也不能给你丢脸啊,你就放心吧,虽说状元什么的有点难,我想必也不是那块料,但好歹秀才、举人我得努力努力啊,等将来我中了举人就不考了,到时让人说起,不是咱考不中状元,是咱不稀得考,让你也替我自豪。”

    虽说不在乎刘四喜成不成器,但听了刘四喜的话,刘双喜心里真是欣慰,这个弟弟真是长大了啊,可嘴上还是说:“中了举人就不考了,我有啥可自豪的?你真考个状元回来我才自豪呢。”

    刘四喜也不生气,嘿嘿笑道:“我这不是知道肯定考不上,就不丢那个人了。再说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和我大外甥,等以后就做生意,反正我也没啥大志向,靠我姐耀武扬威的也不丢人。”

    刘双喜笑眯了眼,想到前些时候彩云和她说过,回城办事时遇到城里的几位家中有没定亲的闺女的夫人,都在同她打听刘四喜,想来是想要与刘四喜结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