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你别问了,我害羞!
    彩云从城里回来时已经中午,一见到刘双喜就道:“王妃,废太子的余党都已被押解进京了,您是没看到,出城时百姓从城里一直追到城外,跟出二十多里还往车上臭鸡蛋和雪团,对那些人是真恨啊,被砸的最惨的就是刘一妙。”

    想到刘一妙满身满脸都挂着臭鸡蛋,在寒风中冻成一坨一坨的,刘双喜都替她难受,可谁让她非要跟着废太子了?谋逆反叛这些百姓都管不到,谁当皇帝他们还不是一样过日子?可恨的就是废太子的人到处拐小孩,差点害了多少人骨肉分离?也难怪百姓对那些人恨之入骨。

    废太子这回算是真废了,若之前还有东山再起之时,但做了这些事情后,他的党羽也被剿灭,再想寻求支持,别人都得对他的名声敬而远之,百姓都不会拥护他了,相信皇上一定会大力将他的‘丰功伟绩’宣扬的人尽皆知。

    可刘双喜还真不关心废太子的那些党羽如何,“三娘呢?你去见到三娘没有?”

    彩云闻言顿了下,才道:“见到了,我去时也是在她的房中见着人,三娘靠在床上,一脸憔悴,似病得不轻。”

    原本刘双喜担忧郑三娘出了什么事儿,听彩云说完后反而平静了些,真病了倒还好说,有神医吕百草在,还真没有多少治不好的病,以他们和吕百草的交情,吕百草也不会拒绝去给郑三娘治病。

    而如今吕百草在城里,只要她派人送个信,吕百草想也知道不会拒绝,于是,刘双喜提笔写了封信,让人给吕百草送去,结果吕百草和送信的人一同回来了。

    一进门吕百草就气得直吹胡子,“王妃,你给我评评理,好歹我也是成名多年的神医,可那小娘子连看都不让看就说我是庸医,这口气我老人家咽不下去。”

    刘双喜知道郑三娘泼辣,可她这样连看都不让看,是怕吕百草看出什么?还是说真病得无可救药?

    “吕老,您先别气,三娘大概是讳疾忌医,这事儿还得您上上心,万一她真病的不轻,再耽误久了拖严重了。”

    吕百草连着冷哼几声,“什么病的严重?依我看,她压根就不是病了。”

    “不是病?”刘双喜不信,“昨日彩云才去看过三娘,说她一脸憔悴。”

    吕百草翻着高傲的白眼,“那你是没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不就知道了,不也是一脸憔悴。”

    刘双喜开始没明白吕百草的意思,反应过来后惊讶的微张着小嘴,“吕老的意思是说三娘……有喜了?”

    吕百草‘呵呵’了,“肚子都藏不住了还不是有喜?我老人家又不瞎。”

    刘双喜一时有些回不过味儿,虽然她也想过郑三娘年纪轻轻一个人过可惜了,可怎么也没想过她这么奔放,她都不知道郑三娘和谁看对眼儿了,竟然连孩子都怀上了?难怪郑三娘不肯来看她了,恐怕是肚子大了,她不好意思见刘双喜。

    但不管怎么说,郑三娘怀上都是好事儿,刘双喜可清楚她每次看到乐乐都眼热,再疼爱刘四喜,郑三娘也想要个亲生的孩子,至于孩子的爹是谁,刘双喜虽然关心,倒也不是非知道不可。

    就像当初她也不是只想要孩子不想要孩子的爹?没准郑三娘压根就没想要那个男人。

    知道郑三娘怀了后,刘双喜也不担心了,她不好意思来看自己,自己也不方便去看她,但该表达的心意总是要表达,刘双喜也想让郑三娘知道她真不在意郑三娘是不是‘不守妇道’,男人都死了那么多年,凭啥郑三娘就要一直守寡下去?

    命人准备了许多适合孕妇吃的用的,又亲自再求着吕老走一趟,先表示一下刘双喜已经知道郑三娘怀了身子的意思后,想必郑三娘也就没什么好藏着了,让吕百草给瞧瞧脉相,刘双喜也更能放心。

    她这边要生了,郑三娘那边也怀上了,没准将来还能凑成一对娃娃亲呢。

    刘双喜越想越美,晚上云珞回来时就把此事同云珞说了,反正瞒也瞒不住,云珞也能替她多照应郑三娘一下。

    果然,云珞听后没什么感想答应刘双喜照应郑三娘也不过是派人去照看一下,他还能亲自去?

    郑三娘就是刘双喜的闺中好友,又是刘四喜的干娘,刘双喜让他做的事做就是,郑三娘怀的谁的,怎么怀的都与他无关。

    东西送出去的第二日,郑三娘就亲自过来了,坐着小船进到山谷中,身上还披着一件红狐皮的大氅,山谷里四季如春,一进来郑三娘就热出一头汗,却还坚持着不肯把大氅脱下来。

    刘双喜把身边的人都挥退了,才对郑三娘埋怨道:“你看看你,咱俩是什么关系,在我面前还不好意思?”

    郑三娘此时全无平日的爽利,咬着嘴唇,半晌才把外面的大氅脱下,瞧着里面衣着宽松却还难掩的肚子,刘双喜惊讶,“这少说也得有五个多月了吧?”

    郑三娘轻声道:“六个月了。”

    手抚上肚皮,眼神却是那么的温柔,刘双喜看了就想好好说说她:“你看看你,我们是什么关系?这事儿你竟然还瞒着我。我也不问你孩子的爹是谁,你就安心把孩子生下来,有什么事儿不还有我。”

    郑三娘心下感动,可瞧着刘双喜壮观的肚子,有什么事儿不还有她这话真没敢往心里去,这时候了,她真有什么事儿也不敢劳烦到王妃,再说……“双喜,你就安心养胎吧,我真没什么事儿。”

    刘双喜只当她是客气,还想再说什么,却听郑三娘道:“别说没什么事儿,就是有什么事儿,不还有孩子他爹吗?”

    “孩子的爹是谁?我认得吗?”刘双喜要劝的话吞了回去,看郑三娘说着话一脸羞意,这意思也不像是要隐瞒孩子爹,反而是两情相悦?那之前遮遮掩掩的只是害羞?瞧这误会闹的,弄得都不敢来看她了。

    郑三娘摇头,一脸甜蜜的模样真要闪瞎了人眼,“你先别问了,我害羞,我和他商量了,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就成亲,到时再让你见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