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好般配的一对儿啊
    刘双喜突然就觉得郑三娘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好瞒的?怀着孩子就不想男人在身边名正言顺地陪着?

    可既然郑三娘不想说,刘双喜就让她先继续害羞下去,反正只要郑三娘想嫁,那男人若是敢负郑三娘,刘双喜也不会饶了他。

    话说开了,刘双喜想留郑三娘在山谷里养胎,外面天寒地冻哪有山谷里的气温适宜?她留下来还能陪自己说说话,彩云彩月忙,云珞更忙,珠儿还不被云珞待见,别的丫鬟也没胆子和刘双喜说说笑笑,再温和这也是王妃。就是乐乐也像是知道娘亲辛苦,平常过来都安静的很,刘双喜真的很无聊。

    郑三娘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你说我怀着身子,又住在这里,万一被人传出去不知要传成什么样儿了。”

    刘双喜明白郑三娘的想法,她一个寡妇,本就容易招惹是非,如今又怀了身子,虽然她和云珞一向连话都不多说,可她怀着身子这段时间总来山谷,难免被人说闲话。

    她和云珞年纪差了不少,可也抵不住有些人吃饱了碎嘴,类似的话她曾经就听过,除了更加和云珞保持距离外,也不好和刘双喜明着提。

    吃过了饭,刘双喜派人送郑三娘回城,又给带了不少新鲜的菜,都用筐装好,外面再裹上几层厚厚的棉被,保证绝不能冻着,郑三娘也没拒绝,好意她都领着了。

    送走郑三娘,不久云珞也回来了,同时跟来的还有百里杨和彩月,还有两只浸泡在料水里待烤的羊。

    前日云珞就让人在山谷里砌了烤炉,在家里已经练了几次手的百里杨跃跃欲试地想要给刘双喜露一手。

    刘双喜前世倒是做过烤羊肉,用的是家里的烤箱,烤的也就是羊排,羊腿这类的,烤全羊还真没烤过,当时只是把理论知识记了下来,实践还真没做过。

    反正她现在这情况也不可能让她亲自去实践,只能让百里杨自己慢慢琢磨,有彩月在身边帮忙也能更有把握一些。

    下人在离烤炉不近的地方给刘双喜摆了软榻,旁边还有给云珞坐的椅子,刘双喜靠在榻上瞧百里杨和彩月热火朝天地忙碌着,竟有种很般配的感觉,尤其是彩月脾气急,百里杨手脚笨,被彩月吼了百里杨也不恼,反而笑着讨好彩月,虽然知道百里杨讨好彩月是为了彩月多教他一些,可这感觉真像是一对欢喜冤家。

    百里杨在家里已经烤过几只羊了,只是因为火候问题,不是焦糊了就是有地方没熟,但不焦不糊又熟了的地方味道真是好。

    如今有彩月跟着掌握火候,隔一段时间把羊拿出来刷一层油再接着烤,足足烤了一个半时辰,刘双喜都睡了一觉了才把几只羊烤好了。

    一出炉,就先切了几块最肥嫩的肋骨肉给刘双喜送来,刘双喜尝了尝,味道真不错,但与她前世做的还是有些不同,羊肉里有点淡淡的药香,不但不难吃,反而冲淡了不少羊肉的腻,“吕老给改了配方?”

    百里杨怕刘双喜说改过的不如没改的好吃,担心地看着刘双喜,见她边吃边点头,显然是满意了,百里杨才道:“这就可以开店了是吗?”

    刘双喜笑:“你想的倒是容易,难不成就你和彩月两个人烤吗?怎么也得先教出几个掌厨的吧?”

    “掌厨还不好找?你就等着吧,一个月之内,我就会让烤全羊火起来。”

    人手问题从来都不是百里杨最愁的,像刘双喜给的烤全羊方子在这个时代里是没人用过,但烤羊肉很多人都会,尤其是军中日子好过时也会杀猪宰羊烤羊肉犒劳三军,只是那些烤羊肉没像刘双喜教的这样一遍遍刷油,也没有那么好的料水,不是味道寡淡就是烤得半生不熟或糊巴烂啃的。

    但只要需要人,随时随地百里杨都能从军中找出几百个能用的人来,如今仗不打了,一些老兵都要退伍返乡,还有一些没家没业的随便在哪里都能安顿,真放到自家酒楼去,还能解决人手问题。

    但最重要的则是这些退下来的老兵,哪个不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很多人虽然保住了命却落得一身疾病和伤残,有些伤得太重的愿意住到定北王封地建的战养局,可大多数的老兵都不愿让自己看起来没有用处,能给他们找些事情做当然最好不过。

    烤全羊好吃,刘双喜不免就吃得多了些,云珞扶着她转了好些圈才消了食,刘双喜指着还在炉前练习烤全羊的百里杨和彩月,道:“你看他们俩何时感情这么好了?”

    云珞摇头,“你就安心养胎吧,别管别人的事儿了。”

    刘双喜不依道:“彩月是你义妹,怎么就是别人的事儿了?看她也不小了,再不考虑一下人生大事可就要成老姑娘了。虽说我知道她还惦记着那人,可谁年轻时不遇到几个渣?过去就忘了呗,难不成还要记一辈子?”

    云珞不高兴了,“说的像你以前也遇过渣似的。”

    刘双喜有些心虚了,她倒是没遇到,可原主当年追着那位杨成玉杨少爷跑了两年,整个梅西镇的人都知道,万一传到王爷耳朵里,王爷那小心眼,不得把自己气着?

    见刘双喜说着说着就不说了,云珞心中警铃大作,仔细一想,刘双喜还真遇到过渣,比杜乐生还要渣的渣,当初他还到过双喜甜食找过刘双喜的麻烦,可惜被他比了下去,最后走的多不甘?

    刘双喜不提那个渣,云珞都忘了这么个人了,如今想想,上次陪刘双喜回梅西镇时怎么就忘了这个人了?竟没让当地的官员好好替他‘照顾’一二,怪只能怪王爷心怀宽广,都忘了这么个人。

    刘双喜见云珞目视前方,一脸下定什么主意的模样,心里默默替那位杨少爷点了根蜡烛,这事儿真不怪她,这也没提他,可谁让王爷就想到了?怪只能怪当初那位杨少爷好死不死非要到双喜甜食去捣乱,被当渣了也怪不得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