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谁都不想见谁
    就是她当初孩子小时也没喂过饭啊,这些都让主子做了,还要下人做什么?刚要发作,一想如今她的处境,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云珞见章太妃进来,放下碗带着乐乐给章太妃请了安,等章太妃坐下后又把乐乐抱在怀里继续喂饭,虽说乐乐自己已经能自己吃饭了,但今日刚给他添了两个弟弟,云珞怕乐乐觉得他不受宠了,还是决定好好地哄一哄。

    章太妃这时忍不住了,“珞儿,喂孩子这种事交给下人就好。”

    一句话说的乐乐看向章太妃的眼神都带了敌意,祖母一直和自己不亲,可她竟然不让爹爹喂自己吃饭?

    云珞拍了拍乐乐的后背,安抚一下孩子,抬头对章太妃道:“娘说的有道理,儿子只是想乐乐刚生下来的时候没在我身边,和双喜吃了不少苦,难道就娇惯一些,等再过两年孩子大了,怕是我想喂他也不肯让喂了。”

    章太妃就想到刘双喜当初为何会带着乐乐离开临县,吃的那些苦和她也脱不开干系,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转头看到刘双喜正睡着,章太妃到底也没再说什么,走到放婴儿的床边看了看两个孩子,问云珞:“洗三在哪儿?”

    云珞又喂了乐乐吃了口饭,道:“如今天儿冷,孩子刚生下来和双喜都禁不得折腾,我想洗三就在这里办吧,也不用请什么人,就自家人。”

    章太妃便有些不愿意了,不过云珞说的也在理,看来只能等到满月时再大办了,“洗三就这样吧,但满月可是要大办,当初明泽满月时就没办过,这次俩孩子得好好热闹热闹。”

    云珞点了点头,他的儿子出生该办自然是要办的,至于章太妃想要借着这次请满月酒敛财的希望怕是要落空了,因为他这次打算得好了,收的那些礼都要折成银子,用来安置退下来又无家可归的老兵。

    章太妃见云珞点头,满心欢喜地想着要怎么把这次满月宴大办一场,只要办得正式了,来的人谁好意思不多带贺礼?

    匆匆看了两眼孩子,把带来的银锁挂在孩子的脖子上,看那么大个银锁垂在胸前,虽然礼是轻了些,倒也算精致好看,下面坠着的铃铛一动还哗哗地响。

    章太妃满意了,就借口累了让人给她安排住处,她还是第一次来温泉庄子,在外面时真没看出来,竟然还有这处世外桃源一样的山谷。

    章太妃出门后,奶娘过来看孩子,一见小小的孩子脖子上挂着那么一大块银锁,还压在胸口上当时就吓坏了,若不是她们过来的及时,别把孩子给压坏了。

    之前她们一直在屋子里,眼珠儿都不敢错一下地盯着孩子,就刚刚章太妃来了才出去一会儿,显然这两枚硕大的银锁是章太妃给的。

    这事儿不敢瞒着,当即把银锁从孩子身上拿下来,轻轻叫了声王爷,云珞见她们手里拿着银锁,知道是从孩子身上拿下来的,云珞脸色也有点不好看。

    不说这银锁看着是大,可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以章太妃的身份别说是银锁,就是打副同样大小的金锁,这贺礼都太轻了。

    只说章太妃把银锁放在孩子身上,若不是被奶娘发现,这俩孩子都得压坏了,这心得有多大?

    云珞再气也不能发作出来,只是对两个奶娘吩咐道:“往后无论是谁,即使是太妃来看孩子,你们都盯紧了。”

    两个奶娘连声应是,也是后怕,暗自琢磨往后别人就算了,章太妃要比旁的人更防备才行。

    刘双喜醒来时,云珞告诉她章太妃来了,刘双喜也不觉得意外,章太妃是孩子的祖母,孩子落生她是该来,让云珞吩咐人给章太妃做些好吃的,不能慢待了。

    云珞只淡淡地应了,刘双喜难得敏锐地察觉到云珞不大乐意提章太妃。

    乐乐在旁道:“祖母不让爹爹喂乐乐。”

    刘双喜一愣,笑道:“乐乐大了,该自己吃饭了。”乐乐一扭头给了刘双喜一个后脑勺。

    趁云珞出门这会儿,奶娘悄悄和刘双喜回禀,“王妃,太妃送了两位小公子一人一副银锁,瞧着有二两银子重了。”

    刘双喜知道章太妃大概是没什么银子了,送银锁就送银锁,她并不在意章太妃送的礼轻还是重,只要她不惹事就好。

    见刘双喜神色淡淡的,另一个奶娘比划了一下,“这么大个银锁,就挂在公子的脖子上,奴婢瞧着可吓坏了。”

    刘双喜也是一惊,按奶娘说的那么大个儿,挂在孩子的脖子上,若是发现的晚了,没准就能要了孩子的命,别说奶娘吓坏了,她听着都冒了一身冷汗。

    “你们往后要记着,无论何时,小公子身边都不能少了人知道吗?”

    “奴婢遵命!”两个奶娘领命后道:“王爷已经吩咐了,当时把王爷也吓到了,那么大块银锁呢。”

    刘双喜‘嗯’了声,“这话往后就不要提了,你们警醒着些就是。”

    奶娘也明白章太妃把银锁放孩子身上不是有意的,提一提只是让刘双喜当些心,若是一直提难免就有挑唆婆娘关系之嫌了。

    云珞回来时手上端着给刘双喜煮的小米粥,粥里还放了两个剥了皮的煮蛋,旁边还有几个月子里可以吃的菜,刘双喜也是饿得狠了,几口就把小米粥给吃了,里面鸡蛋都觉得香。

    吃完后又喝了一碗补汤,刘双喜这才觉得胃里舒服了。

    孩子刚好也饿了,刘双喜喂孩子喝了几口奶,就让奶娘抱到里间接着喂。乐乐眼巴巴地看着弟弟吃奶,小嘴一张一合的,显然也是馋了。

    可自从刘双喜发现又怀了之后就给乐乐忌了奶,哪能再养成他喝奶的习惯?不过每天牛奶可是变着花样给他做。

    章太妃在山谷里住了两天,就来刘双喜这边看过两回孩子,都是趁刘双喜睡着时过来的,显然是先让人打听过,知道刘双喜睡了才过来。

    既然她想要避开自己,刘双喜自然也不想和她碰面,有时知道章太妃来了,就是睡醒了也会继续装睡,反正章太妃看孩子也不会看很久,她忍忍章太妃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