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王爷可不是敛财的人
    现在要考虑的就是除了东楚国人的银子,他是不是也该把生意做到国外去?再从他国赚来大把大把的银子。

    之前因常年战乱,国与国之前很少贸易通商,但如今战乱平定,近两年来华阳城里常有一些他国的商人前来,尤其是这一年来,无论是洁白如雪的糖还是各种口味的酱料、海鲜、腌菜,甚至是腐乳、臭豆腐、松花蛋这些新鲜的食物都成了他国商人最喜欢购进的货物,哪怕卖给他国的价要比本国百姓高很多,他们还是来者不拒,似乎只要是定北王府的铺子里出产的,无论是什么,无论什么价,只要有得卖,他们什么都要。

    但毕竟打了那么多年的仗,敢来东楚做生意的商人还是少,除了怕来了就回不去,更多的则是沿途的盗匪,若想要打通商路,就必须要保证这些商人的安全。

    而与定北王封地接壤的国家就有三个,云珞明白,东楚国地界商人们的安全他可以保证,但过了东楚国呢?那些都是邻国的地界,就是眼看着对面强盗杀人抢货,他们也不能越境救人,这样就需要那些国家也派出军队保护商人们的安全。

    但他是定北王,不是东楚国皇帝,这件事由不得他与邻国商谈,除非是那三国递了国书给皇上,皇上又下了旨让他配合,否则做得太多定会被皇上猜疑。再好的兄弟,一旦涉及到江山与权柄都要小心应对,宁可不赚那个银子,也不能被猜忌。

    而首先要定下的就是水渠怎么修,从哪里修,还有就是修水渠还是干脆修条河。对此云珞有一些想法,封地里有几处府县常年受水患滋扰,若是能兴修河道把那几处易遭受水患的府县的水引走,或许就会减轻水患的隐忧。

    可修河也不是小事,不是你说怎么挖就怎么挖,挖之前还要勘探,勘探后还得造图纸,万一没修好没准还要造成更大的水患,这些可就不是云珞懂的了,需要专业的人才,而这样的人才还得去找皇上借,他记得工部有一对父子,往上数几辈子都是修河的工匠,若是能把他们请来,兴修水利完全不是问题。

    但人是工部的,云珞想要请来就得请旨,一丁点错都不能出才行。

    而现在他要关心的就是高高、兴兴的满月宴。

    高高兴兴的满月宴定在腊月二十,一大早定北王府门前就热闹起来,接了请帖的来,没接到请帖的也来,可到了定北王府才知道,两位小公子的满月宴压根就不在王府举办,而是在定北王府名下的酒楼里和火锅楼里举行,而且只接待拿了请帖的宾客,没有请帖的恕定北王府招待不周了。

    什么?你说你是带着贺礼来的?呵呵,对不住了,定北王可是有原则滴银,借机敛财这种事情做不出来。

    啥?您放下礼物就走啊?行啊,请在入门左转账房签下大名,小的替定北王封地的百姓谢您深明大义,将来修引水渠时一定在渠头石碑上记下您的大名,捐得多的王爷说了,前十给封官,虽然是个闲职,可提起来有面子啊。这次银子没带够也没关系,您可以回去取了银子再往上加,只要是您捐的,都记在您名下。

    修啥水渠?您还没听说呢?为了解决华阳城及周边几县饮水及灌溉的缺口,王爷决定明年开春就大修水利,从别处引水,这可是个大工程,要用的银子多了去,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实不相瞒,这次为小公子办的满月宴,收到的贺礼也都将变卖为银两投入到兴修水利上去。

    修引水渠要多少银子?这还真不少,听说没?前几年先皇命人修了一条大运河,足足用了白银五千万两,咱们的引水渠再小也是大工程,一千万两能打得住不?

    嘿嘿,这得亏着咱们有个好王妃,貌美心善会赚钱……

    一次满月宴,定北王府请客花了两千两,收礼折成银两五万七千两,章太妃还没见着影,转个圈就被云珞送进了库房里,还有人陆续往这边送银子过来。

    章太妃气得在房里生闷气,她还打算着和她交好的那些夫人们会把贺礼直接送到她的手上,结果呢?一个前十封官的由头就让她们把银子都双手奉给了云珞,哪怕财力不够,但好歹也能在兴修水利的石碑上留个名,这可是后世提起来都沾光的好事儿。

    章太妃数着仅剩的五两八钱银子,定北王府每月初一发月钱,眼看还有十天,五两多银子怎么过呢?找云珞要?怕被云珞问她银子花哪儿去了,可管刘双喜要又张不开那个嘴,思来想去还是得管刘双喜要,媳妇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她也未必好把这事儿告诉云珞,反正王妃有银子,当初嫁进来时她想着要让云珞高兴,可是把王府的家底都给了刘双喜,这时候管她要点儿银子怎么了?

    章太妃打定主意后,趁云珞还在忙着满月宴和为别人解答兴修水利的好处,章太妃直接奔着倚香园过来。

    结果一进院就见到刘双喜这边好不热闹,很多夫人都挤在刘双喜的屋中看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孩子,看完了可着劲儿地夸,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章太妃来了,夫人们给章太妃请了安,章太妃也与人寒暄了几句,看着刘双喜眼泪珠儿就掉了下来,刘双喜不知她又闹得哪出儿,怎么说哭就哭,不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吧?

    结果章太妃拈了拈眼泪,对刘双喜笑道:“王妃可是带着我的乖孙儿们回来了,这几个月王妃不在府中,养生坊也开不下去了,王爷也不常回府,留我一个孤老婆子在府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章太妃说得可怜,可能进到这屋中的哪个不是人精?早就打听明白章太妃和王妃婆媳间的恩恩怨怨,这时候凭良心只能说一句都是自己作的。

    但这话谁也不会说出口,再待下去都觉得尴尬,纷纷提出告辞,刘双喜也不便挽留,命人将夫人们送出来。

    等屋中没人了,刘双喜才转过身看着章太妃,似笑非笑地道:“太妃,您刚说的那些话可是真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