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乐生不好了
    章太妃见刘双喜了这副神情,不知她怎么想的,心里就有些忐忑,可话说出口也不好就收回,硬着头皮点头,“可不是,王妃这次回来在府里要多住些日子了吧?”

    刘双喜道:“可不是嘛,眼看要过年了,要忙的事儿也多,不过有些事儿还是要仰仗太妃了,像往年的年礼怎么送,还得请太妃赐教。”

    章太妃刚想开口教刘双喜送年礼要注意的事项,又听刘双喜道:“不过收的年礼倒省心了,我刚与夫人们都说好了,往后送来定北王府的年礼只管送银子来就好,到时都给记在修水渠的石碑上。谁让如今要兴修水利,要使银子的地方太多,这几年做生意的银子都凑不够,只能尽可能地从别处多弄些银子了,想必大家都能理解。”

    章太妃惊讶地张了张嘴,可想到刚刚的满月宴,知道刘双喜不只是说说,八成是真说好了。想到自己拮据的手头,身边也没有旁人,章太妃咬咬牙,“王妃,之前养生坊不开了,我在王府里整日无所事事,不如王妃再劝劝珞儿,让他弄些什么事情来给我做。”

    刘双喜为难地道:“那些事情我都不管的,太妃若是想找事做,直接去和王爷说好了,我一向都不管事,说了也未必有用。”

    章太妃叹:“上次出了那样的事儿,珞儿见着我都躲着,好像我能坑他似的,哪还会给我事做?所以这事儿还得王妃出出力。”

    刘双喜为难地道:“我也想帮着太妃说说了,可……王爷不许我管。”

    章太妃想再劝劝刘双喜,外面彩云道:“皇上派了名吴公公来道贺,请太妃王妃前去接旨。”

    刘双喜赶紧对章太妃道:“太妃,皇上下旨了,我们还是先去接旨吧!”

    章太妃只能点头,好在今日都穿得正式,衣服不用换了,等她们到了前厅,香案已经摆好,等人都在香案前跪好,宣旨的吴公公展开圣旨宣读。

    无非就是恭贺定北王喜得麟儿,又赏赐多少多少,又带来真贵人章念真的礼物。云珞领了旨,亲自带着吴公公到旁边的小厅招待,吴公公笑道:“皇上近日时常提起与王爷儿时在京中的趣事,还道来年开春望王爷能去京中看看呢。”

    云珞笑:“如今大家都忙,想去京中一趟实非易事。”

    吴公公欲言又止,最后化为一声长叹,又与云珞说了些旁的,才随云珞吩咐的人下去歇着了。

    目送吴公公下去,云珞站了半晌,走出小厅直奔书房,关起门连写了两封信后才轻声道:“来人!”

    影一瞬间出现在云珞的身边,云珞将两封信交给影一,“你连夜赶去京城,一封信直接送进宫交给皇上,一封信交给工部的郑浩大郑大人。切记,此行保密,不得走漏半点风声。”

    影一拿了信立即动身,云珞又提笔写了份折子,准备吴公公回去时一并带回。

    做好这些,云珞却还是难掩担忧,可既然皇上希望他来年开春去京中看看,大概到来年开春也还来得及。

    满月宴之后就是年关,定北王府就没断了人,沾亲带故的都借着送年礼的由头登门,刘双喜接待完一拨又来一拨,常常一来就好几个。

    好在回年礼这种事都有府里专人来做,一切都按着往年的规矩,倒不用刘双喜太操心。

    比起这些更让她操心的则是章太妃,满月宴后云珞就忙成了陀螺,章太妃找不到云珞的人影,每天让人把刘双喜叫过去训话,话里话外无非就是想让刘双喜给她找些事情做。

    可刘双喜觉着,上次给她一个养生坊,那么赚钱的生意都能让她给玩儿的黄铺了,最后他们还赔了几万两,还敢给她生意做吗?

    可不给她事做,她就要每天喊自己过来训话,然后还要招待来客,刘双喜心累,最后干脆往床上一躺,啥事儿也不管了,对外就说王妃刚生完孩子身子虚,受了劳累就病倒了。

    这样一来章太妃有心再喊刘双喜过来都张不开那个嘴,想到这几日刘双喜过来是过来,可不是装糊涂就是装聋作哑,她也没什么办法。

    就这样,跌跌撞撞地就到了大年三十,一早云珞带着刘双喜去了军营,刘双喜早就想到军营里走一圈,却因种种原因一直拖到现在。

    知道王妃今儿要来,军营里的将士们比迎接王爷还热情,早几天就开始准备,到了这一天都穿上最干净最整洁的军衣,早早地列队等候。

    刘双喜和云珞过来时,离着很远就看到军营外一直延伸到军营里面的队伍,几十万的大军可不是小数,一想到这么多的士兵都是为了迎接自己,刘双喜心里美滋滋的,看云珞的目光都闪着崇拜的小星星。

    没见到这些军队时,刘双喜已经能感受到自家男人的强大,当见到这些军队,刘双喜才突然发现,她对自家男人的强大还是低估了,有着这么一只军队,云珞若想要造反,估计都没人能阻止吧?

    云珞带着刘双喜在军营里走了一圈,所过之处呼声震天,刘双喜被震的脑瓜仁都疼,心灵却是震撼的。

    在军营里与将士们一同吃了顿饭,大锅煮出来的羊肉管够吃,虽然味道不那么精致,却别有一番粗犷的美味感,刘双喜也吃了不少。

    下午赶回华阳城的定北王府吃年夜饭,难得一家人坐在一起,这顿饭吃得倒也和美。自刘双喜‘病’了之后,章太妃便没敢再让她到跟前来,生怕再传到云珞耳中,又当她虐待了刘双喜,明明长得看起来怪健康的,怎么动不动就病?真是让人操心。

    吃过饭,云珞带着刘双喜到外面看烟花,乐乐遗憾两个弟弟不能陪他一起,可看着五彩的烟花升空,乐乐拍着小手乐得大笑不止。

    影一带着一身疲惫从城外赶回,用令牌叫开了城门,直奔定北王府,云珞看到影一的一间心便沉了下去。

    二人在书房里密谈了许久,再出来时云珞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依然带着妻儿看烟花,但在烟花炸响时,轻轻说了句什么。当进烟花正盛,礼炮声响彻天际,刘双喜只当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他说:“双喜,乐生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