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尽力而为
    再看云珞的侧脸,虽然脸上带着一抹和煦的笑,但相处得久了,刘双喜从他的笑容中看出淡淡的悲伤。

    云珞说:“御医说他活不过半年。”

    刘双喜惊诧莫名地看着云珞的侧脸,嘴里喃喃的,“怎么会?”

    云珞没有再说的意思,刘双喜便也没有再问,可仰着看烟花的双眼中却渐渐湿润、模糊了,或许当初他没有执意带走彩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过了年,初八早朝时皇上拿着定北王云珞让吴公公带回的奏折,笑着对工部尚书道:“柳爱卿,定北王上了折子,他想要修一条河,改善封地上饮水及灌溉的缺憾,想要请工部郑浩大及其子走一趟,帮着测量规划,不知柳爱卿意下如何?”

    柳尚书闻言上前:“启奏皇上,郑大人年前便染病卧床,过了年也一直未见转好,此事恐怕要让定北王失望了。”

    皇上微微蹙了蹙眉,“这倒是难办了,可既然郑大人生病,定北王想必也能理解。但于水利一事,除郑大人怕是也无更可靠之人,只能让定北王再等等了。”

    工部尚书连连称是,又议了一阵朝事,皇上退朝,众臣退下。

    杜乐生回到御书房,将今日的奏折都批阅后,揉着因疲惫而胀疼的太阳穴,看了眼外面西斜的日头,微微有些怔神,身边的太监道:“皇上,今日真贵人早起吃了一碗莲子羹和两个豆卷子,中午胃口不好,只吃了一碗饭,下午吃了半碟酸梅糕,晚膳不知皇上是否要与真贵人同吃?”

    杜乐生良久未语,最后叹了声,“去谨淑宫。”

    吴启答应着命人备了车辇,扶杜乐生坐好,不多时便来到谨淑宫。

    章念真得知皇上来了,带着人迎了出来,杜乐生从车辇上下来,虚虚地扶了扶,“真贵人身子重了,不必多礼。”

    章念真还是拜完了才起身,对杜乐生笑道:“皇上今日怎么有时间来谨淑宫了?”

    此时章念真已经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子,穿着宽松的宫服也能看到已经显怀的肚子,脸上脂粉未施,看起来却有些天真稚气,气色说不上好,却有些讨喜。

    杜乐生笑道:“你这是怪朕许久不来看你?”

    章念真闻言惶恐了下,可见杜乐生的心情似乎不错,便又松了口气。原本她以为杜乐生带她回宫,多半就是因为她是定北王的表妹,心里多少觉得对不住云珞和刘双喜,生怕杜乐生哪一天想要利用她对付云珞,她不知该如何选择。

    可进到宫里才发现,大概真是她多想了,杜乐生应该是喜欢她的,不然宫里的妃子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个皇后一个贵妃和两个正妃,而她这个贵人却是杜乐生所有女人中品阶最低的那个。

    可同样,就是她这个品阶最低的女人怀了皇上的骨肉,其余女人进宫近一年了,据说连皇上的边都没沾上。

    杜乐生挽着章念真的手进了谨淑宫,将人安置在榻上才将目光落在她的隆起的小腹上,“只要你诞下皇儿,朕就封你为妃。”

    章念真心中先是一喜,又有些担忧,她想不明白皇上为何对她肚子里这个孩子如此关心?甚至这种关心已经超过了父亲对儿子的关心。

    何况以她的身份,真生下儿子,也未必会成为太子,皇上关心她的肚子,难道真的只是因为这是第一个孩子?

    可章念真的压力也很大,杜乐生一心想要她肚子里这个是皇子,可万一是公主呢?

    章念真怯生生地问:“皇上,若是公主,皇上就不喜欢了吗?”

    杜乐生脸上一僵,瞬间笼罩上一层寒意,却坚定地道:“一定是皇儿,一定是!”

    杜乐生一向是不甚与人亲近,哪怕是整个皇宫传闻中最被宠信的真贵人也从没感受过皇上的体贴,章念真是怕杜乐生的,见杜乐生寒了脸,哪敢再说若是公主的话,她甚至担心,万一真生个公主,皇上会不会掐死她。

    杜乐生从谨淑宫出来时,月正当空,半个月亮在天空中散发着柔和的光,杜乐生从车辇里伸出头仰望着夜空,不知自己从什么时候染上了爱看月亮的毛病,看着看着心底更添惆怅。

    他多想自己的儿子是从她的肚子里生出来,可终究不忍她孤苦大半生啊。

    回到寝宫,忍了一路却再也忍不住,杜乐生用帕子捂着嘴闷闷地咳,咳到最后胸口里像要炸开似的疼,帕子拿下来,上面一团刺目的暗色的血块。

    杜乐生将染血的帕子扔进旁边的火盆里,帕子很快被火引燃,空气中都是烧糊的味道。杜乐生默默地躺在床上,数着自己还能剩下的日子,脑子转得飞快,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可惜时间不够了。

    好在云珞明白了他的用意,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能赶来了吧?有他在,他去也能去得安心了。

    好想再见见她啊,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云珞接到工部郑浩大郑大人卧病的消息后便心急如焚,隔日便将封地上一应事务交给百里杨后带着吕百草进京,日夜兼程,用了九天赶到京城。

    白天吕百草去了郑府,给郑浩大看了病又开了药,夜里便被云珞悄悄带进了皇宫,吕百草想要抱怨一下他好歹也是个神医,怎么就扮成云珞的随从了?

    可瞧着云珞一脸沉色,吕百草便把话都咽了回去,若不是宫里有人病了,云珞也不会带他进宫,而那郑浩大明显没什么病却要装病,那么显然他真正要看的病人在宫里,做得隐隐藏藏的,没准病的就是皇上。

    果然,云珞和吕百草进宫后见到皇上时,虽然皇上神色瞧着甚是精神,吕百草还是一眼就看出他内里已经都亏了,他是神医,可他不是神仙啊。

    给皇上诊了脉后,吕百草几次欲言又止,见云珞没问到底是什么病,想必他心里也是清楚,云珞道:“尽力而为。”

    吕百草点头,杜乐生却笑道:“早就听闻吕神医大名,想不到今生有幸能得神医医治。”

    吕百草苦笑,“草民倒是宁愿皇上没有这个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