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红颜薄命
    刘双喜皱眉,“这样下去可不行,谁知这些人里有多少是奸细。”

    彩云也叹气,之前可没想过恢复通商能造成这样的结果,华阳城之前瞧着挺大啊,怎么这些人一来就显得挤了呢?

    刘双喜回到定北王府就把初夏找来,初夏此时挺着个大肚子,眼看就要生了,景礼跟在身后,生怕初夏出个意外啥的。

    刘双喜让初夏坐好,比起她当初要生时的肚子,初夏的肚子可以说很小了,还没有刘双喜当时的一半儿大,看起来倒不太吓人。

    刘双喜先把她的担忧和初夏说了,“你说那些别国商人大量涌入华阳城,谁知里面有多少奸细,若是在城里制造些混乱,遭殃的可就是百姓了。”

    初夏想了想道:“之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担忧,如今王爷不在城中,我又精力不济,确实存在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不知依王妃之见如何?”

    刘双喜想了想道:“依着我看,我想在城外再修个外城,贸易通商都在外城进行,到时将加派的人手都调派过去,一般商人没有特令不允许进到内城,还有涧龙关那边的交易也不要让人进到内城来,而且,交易只在白天定个时段进行,到了夜晚非本城人不得随意驻留城内。虽说这样只能治标不治本,但以目前情形来看,也只能先这样了。”

    初夏听了点头,“另外还要多加些人手在城内巡逻,以免被别国奸细混了进来。”

    刘双喜点头,见天色不早,吩咐下去留初夏和景礼夫妻俩在王府用饭,顺便再商谈一下具体事宜。至于剩下的事情还得交给百里杨来办,王爷不在华阳城,封地上的大小事宜都由百里杨处理,看不出来他办起事来还挺有模有样的。就是忙起来顾不上生意,他的那些店铺如今都交到彩月的手里,瞧着两个眉来眼去的都有那个意思,刘双喜就不免想起那个很不好的杜乐生了。

    初见时那样风华绝代的一个人,刘双喜想来想去也只想到‘红颜薄命’,可杜乐生是男人,更是一国之君,这四个字又很不适合他,但人若就这么没了,也是让人不免感伤。

    之前御医说他活不过半年,但吕百草进京后杜乐生的状况倒是有所缓解,但就是以吕百草的本事也只是给杜乐生续命,他已经油尽灯枯的身子也就是熬一天是一天了。

    在城外划分出一块平地,很快上面搭起了连绵一片的棚子,相应的一排排的客舍和食铺也拔地而起。到了初秋时节,城外便建起了一座以贸易为主的小镇,名为:新镇!

    很多人都盯上了新镇,每天来定北王府想要在新镇上占几个铺位的人络绎不绝,百里杨忙得无暇他顾,刘双喜便将这件事接了下来,有彩云从旁辅助,倒也能应付得来。

    虽然云珞手下还有不少能力不错的,可这一年来所有人都忙得像陀螺,刘双喜只能尽自己所能多做一些。

    新镇上的铺面也分大小,大的能开一间商行,小的就只有一个摊位大小,而那些小的摊位还占了大多数,这也是给华阳城里一些普通百姓准备的,若之前的美食街云珞为了照顾他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新镇则是为了平衡贫富差距了。

    甚至为了照顾一些有想法又能力的穷人,新镇上的摊位可以先租用,后付租金,只要你肯干,赚了钱再给租金也成。

    为了不让这些摊位成为一些人敛财的手段,刘双喜亲自负担起摊位租用的事宜,当然,这里面也有她的私心,像那些她怎么也看不上眼儿的人,想要租摊位那么就等着吧,至于等到什么时候王妃都不确定,谁让王妃就是看你不爽呢?

    忙了三天,当看到一身疲惫瘦得都要皮包骨头的徐夫人时,刘双喜和彩云都是差点没认出来。

    记忆中徐夫人是个有些丰腴的妇人,虽然一直过得很压抑,但她的为人还算乐观,刘双喜对她也说不上是喜还是不喜,除了怒其不争之外,也不会过多地关注。

    可面前站着的徐夫人,除了瘦之外,精神也略有疲惫,但一双眼眸却亮得很,比起从前一直都很隐忍的她,刘双喜觉得她喜欢这样的徐夫人。

    刘双喜笑道:“徐夫人是要租商行还是租摊子?”

    在做生意上,徐夫人一直是个好手,凭她一个人做生意的入账就替徐参将养了一群小妾,提起她来真是让女人不耻,让男人羡慕。而她的赚钱能力,让刘双喜半点都不怀疑她有能力租下一个商行。

    可徐夫人却摇了摇头,讪讪地道:“王妃,我与徐参将已和离了,往后不好再叫徐夫人了,我娘家姓张,闺名若兰。”

    刘双喜半点都不讶异,“和离了?嗯,很好!”

    刘双喜就差没说早就该和离,但话里的意思张若兰却听出来了,想到这些年别人对她的看法,张若兰苦涩地笑笑,倒也没有报怨什么,只是对刘双喜为难地道:“民妇离开徐家时只带了几身衣服,商行断是没能力租的,就是摊子也想求着王妃能不能宽些日子,待赚了钱再交租子?”

    刘双喜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张若兰,就在张若兰以为刘双喜不信她是净身出户时,刘双喜却很怒其不争地道:“张姐姐,你为徐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离开时就带几件衣服?若换了是我,好歹也要拿走一半的财产。”

    张若兰没想到刘双喜不但没有鄙视她与徐参将和离,反而因她没有从徐家拿走财产而替她不平,张若兰怔了片刻突然就笑了,朝刘双喜眨了眨眼,“虽说这些年我替徐家赚了不少,可徐参将那人一向花钱没节制,又有那么多的姨夫人要养,也没剩下多少家底,毕竟夫妻一场,他不念着旧情,我也不想做得太绝了。”

    想到徐参将那些数量可观又有些作的姨夫人,刘双喜觉得张若兰说的未尝不是真话,只是想到张若兰在徐家那么多年做牛做马,最后却不落一个好,难免替她不平,可既然她自己都不在意,别人说太多也没用,好在她总算是看清了徐参将的为人,和离之后只要自己肯帮她一把,日子想必过得不会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