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你很闲吗?
    刘双喜曾经就想过,张若兰在生意上是把好手,这在华阳城都是有目共睹的,而她的为人也相当不错,若是能把她拉拢在自己身边,对自己也是个助力。

    如今要做的就是帮她一把,张若兰是那种受人滴水恩,定会涌泉相报的人,而一个小小的摊子又如何能体现她的价值?

    刘双喜沉吟片刻道:“张姐姐,不如这样吧,我借你一千两银子,再赊个商行给你,等你赚了银子再还我如何?”

    张若兰没想到刘双喜一开口就是借她银子,而自她和徐参将和离这些日子,提出要帮助她的人不在少数,张若兰从前做为徐夫人没少受到别人的白眼,那些夫人们与她说话都阴阳怪气的,她只当那些夫人都是瞧不起她的。

    可自和离以来,从前见了她就白眼示之的夫人们则一反常态,见了她不但不提徐参将半个字,反而让她有难处就提出来,只要能帮都会帮她一把。

    张若兰感动的同时也明白她从前有多傻,一心一意帮着徐参将养那些小妾,结果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傻的。

    张若兰没有拒绝刘双喜的好意,也是她不甘心将她的能力放在一个小小的摊位上,新镇不小,可机遇就那么多,错过了这次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再有商行可租。

    张若兰道:“谢过王妃的好意,那我就租一间商行,待赚了银子会尽快还给王妃。”

    刘双喜笑了笑,让彩云去将几将商行的契书拿来,“银子不急着还,但我相信张姐姐的能力,这里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张姐姐可以考虑下。”

    “王妃请说。”

    见张若兰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刘双喜指着几张契书道:“这几个铺面本来我是打算留下来自家用的,位置自然是最好的,若是张姐姐有意,可从中挑选一间来经营,但我有两个想法想与张姐姐说。其一,张姐姐与旁人一样,每月交租金和赋税,虽说这几间铺子位置都是最好的,不过张姐姐很对我的脾性,就按着别家一样的租金交就好。”

    张若兰点头,示意刘双喜接着说,刘双喜又道:“其二呢,就是我这些铺子至今也没找到合适的人去打理,彩云和几个合用的人都要帮着我打理城里城外的生意,这样就一直没决定下来这些铺子要交给谁,我就想着,张姐姐若是从中选一个铺子,我也不收张姐姐的租金,但张姐姐若是得闲,帮我也照应一下其余几间铺子的生意。这几间铺子都是挨着的,照应起来也不太难,不知张姐姐意下如何?”

    张若兰沉吟片刻,“租金还是该交的,王妃肯让我先将租金赊着,我已很感激了。至于其余几间铺子,看顾一二也不是难事,若王妃信得过我,我便帮王妃看着,但这租金却该怎么算就怎么算。”

    刘双喜想着,打理几间铺子,看似麻烦,但账上有账房,事务上有掌柜,让张若兰帮忙也就是帮着看顾一下,遇事也能帮着拿个主意,她愿意帮忙刘双喜就记她的好,至于说租金,她硬要给刘双喜也不会不收,大不了往后再有好事多想着她一些就是了,而且,拿货的时候也可以予她一些方便。

    张若兰与刘双喜最后达成协议,张若兰帮着刘双喜照应定北王府在新镇上的几间商行铺子,而她的那间铺子租金就按别的商行同样的租金就好,刘双喜不多收她。

    张若兰这次没说什么,谢过刘双喜后,拿着刘双喜借给她的一千两银子和契书准备去置办货物,刘双喜更是当着她的面前吩咐彩云道:“你吩咐下去,无论是何货物,只要是张姐姐要置办的,都先紧着张姐姐。”

    彩云出去传话,张若兰更是大喜过望,定北王府出的那些货物多好卖她比谁都清楚,尤其是白糖和红糖,没有门路想要拿货都不容易,既然刘双喜当着她的面把话说到了,那就表明,往后无论是什么货,只要她想要就要紧着她先来,这就相当于送银子给她。

    送走张若兰,又招待了一些想要租摊位和商行的人,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刘双喜伸了个懒腰,外面还排着很多人,但一天也接待不完,刘双喜刚要让人出去传话,让那些人明天再来,有小厮跑进来禀报:“王妃,百里少爷在外面求见。”

    刘双喜问:“他不忙了吗?”

    小厮知道百里杨曾经得罪过王妃,可这么久过去了,看着也像是和好了,难道都是他误会?王妃还记恨着百里杨?

    见小厮一脸尴尬地站在那里,知道她说的话听起来似乎有点火药味儿,可她真的只是单纯问百里杨不忙了吗。

    让人把百里杨请进来,云珞不在府里,府里除了女眷就是孩子,为了避嫌,若没有紧要的事儿,百里杨也不会登门来见刘双喜。

    百里杨进门后,先是叫了声弟妹,之后规规矩矩地坐在一旁,等丫鬟送上茶水,百里杨慢慢地品了一气还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刘双喜道:“你真是闲的没事儿做了,跑我这儿喝茶来了?难不成还等着晚上要留饭?”

    百里杨脸有些红,“我哪儿没事儿做?这不是有事儿来和你商量,不过要留饭的话我也不会拒绝。”

    刘双喜不接话,百里杨尴尬地摸摸鼻子,果然留饭什么的就不要想了,刘双喜摆明了不待见他。

    百里杨斟酌怎么开口,可想来想去还是不知怎么说好,刘双喜已经站起身,“百里少爷无事就请回吧,我可忙的很。”

    见刘双喜说完就要往外走,百里杨急道:“别,我真有事儿。”

    刘双喜挑着眉,“说!”

    百里杨偷偷看刘双喜的神色,见她不像生气,可提起来的那口气却不敢松,声音低得不能再低,“最近我一直替你男人忙,家里的事儿都顾不上,生意上更是彩月一直在帮衬着。经过这些日子相处,我就觉得彩月真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你看上彩月了?”

    只当刘双喜话里的严肃是因为看重彩月,百里杨痛快地‘嗯’了下,保证道:“我一定会对她好,不纳妾,不会让她受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