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惊喜还是惊吓
    刘双喜摆了摆手,“这些话你跟我说不着。”

    “那你的意思……不愿意?”百里杨的心就提到嗓子眼,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看刘双喜的样子也不像是赞同他和彩月在一起,难道是因为他从前太花心了?可那时候他没遇到一个值得他去呵护的女人,如今年纪大了,他对感情也不会再像从前一般随便了。

    刘双喜道:“这事儿你来找我,是和彩月商量过了吗?”

    百里杨突然就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刘双喜‘呵呵’道:“我劝你还是先和她商量一下,别把惊喜变成惊吓了。”

    百里杨这些日子和彩月相处下来,觉得彩月对他也不是没有感情,两人在一起时做事也合拍,他喜欢彩月的娇憨可人,彩月也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每次和彩月在一起,百里杨就觉得自己的形象异常高大。

    若说彩月心里没他,他是说什么都不会信的。可刘双喜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觉得彩月不会喜欢上他?

    “弟妹,我觉得吧,彩月毕竟是姑娘家,脸皮儿薄,这事儿还得娘家人给做主。”

    刘双喜道:“行啊,我给做主也成,但怎么也得彩月先点头才行,不然我也不能硬把她嫁给你是不?”

    百里杨点头,“这你放心,我是那强求的人吗?”

    刘双喜垂着眼,“既然话说到这份儿上,彩月回来我替你问问,若她愿意你们的事儿我就替你们做主,若她不愿意,你也不许怪她。”

    百里杨不信彩月对他无情,得了刘双喜的话乐颠颠地离开,顺路还绕到厨房去拿了几坛酱料,打算回家煮火锅吃。

    彩月带着一身疲惫,踩着星光回来,本想洗洗就睡,结果被安排来服侍她的丫鬟稟道:“小姐,王妃让您回来过去一趟,说是有话要问您。”

    彩月洗了把脸,“王妃有说是什么事儿吗?”

    丫鬟想了想道:“今儿百里少爷来了。”

    彩月露出一丝愁容,但很快便遮掩下去,将擦脸的巾子搭在架上,出了门朝刘双喜住的倚香院走去。

    刘双喜已经打算歇着了,正在哄孩子睡觉。自打云珞离开后,三个孩子就都在刘双喜的屋中睡,乐乐同刘双喜一个床,高高兴兴则是睡在他们的小床上。夜里孩子们喝奶起夜刘双喜忙得过来就不喊人进来。

    这边刚哄得孩子们要睡了,彩月在屋外轻声道:“大嫂睡了吗?”

    刘双喜示意彩云接着哄,自己则出了门,见彩月一脸疲惫,忍不住心疼道:“若是太累就歇一歇,别把自己累坏了。”

    “不累,我还年轻嘛,多做些事儿等老了就能好好享福了。”彩月呵呵地笑着。

    虽然这次新镇上她没租商行或铺子,但在城里也有几处她的产业,再帮忙打理百里杨的那些铺子,彩月身上的担子不轻,但也不至于忙不过来。

    而且,她认为只有忙起来才不会胡思乱想,最近只要一闲下来,她就会想一些有的没的,想着想着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

    刘双喜见彩月虽然在笑,可笑容有些勉强,却说不好她是累的,还是单纯心情不佳。想到百里杨来的目的,还是问道:“今儿百里杨来王府了,你知道他为何而来吗?”

    彩月茫然地道:“我也正想着大嫂叫我过来是不是和他有关,他有啥事不能直接和我说?非要来劳烦大嫂?”

    “你猜!”刘双喜见彩月说话时神色如常,半点不羞涩,心里默默地同情了百里杨一下下,人家彩月对他压根就没别的意思,他这是剃头担子一头热了。

    彩月气呼呼地道:“莫不是他不满意我帮他打理生意,想要把生意拿回去自己打理?这事儿还用来找大嫂?当谁愿意给他做白工呢?”

    刘双喜摇了摇头,“你看你,一说倒把自个儿气着了,我说他是为了要把生意拿回去吗?有你帮他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他这人还不至于生在福中不知福。”

    彩月见误会了百里杨有些不好意思,“那他来是做啥?和我有关吗?”

    刘双喜道:“他吧,就是觉着自己年纪大了,该娶媳妇了。”

    彩月大笑,“莫不是他相中王府里哪位姐姐妹妹,想求大嫂给他做这个媒?”

    刘双喜哭笑不得,她话都说到这份儿了,彩月还没猜出百里杨是看上她,这心得有多大?再同情了一回百里杨。

    彩月继续道:“让我猜猜他相中谁了,难道是珠儿?那丫头虽然性子不够沉稳,但人却是可爱的,就是年纪小了些,配他有点老牛吃嫩草似的。”

    刘双喜摇头,“不是珠儿。”

    彩月又道:“不会是彩云吧?那可不成,彩云在大嫂身边能帮多大忙?哪能便宜了他?”

    刘双喜又替百里杨叹了口气,刚想对彩月说百里杨看中的是她,彩月却打了个哈欠,“大嫂,我真累了,他只要不是看上我怎么都好,实在不成就把人喊来问问,人家若是愿意大嫂就给做这个主吧。”

    刘双喜微张着嘴,见彩月虽然看似无心地说着,眼神却有些闪躲,刘双喜哪里还会不明白她的心思,看来这回还真是百里杨自作多情了。

    摆了摆手,“好了,你回去歇着吧,我再找别人来问问就是。”

    彩月对刘双喜嘻嘻一笑,拎着裙摆出了门,看着彩月的背影,刘双喜连着叹了好几口气,她倒是觉得百里杨这人还不错,年少时是坏了点,可如今想要定下来,以他的为人对彩月不会差了,可谁让彩月心里还装着别人呢?

    彩云从里屋出来,皱着个眉,“王妃,彩月心里还惦记着皇上啊。”

    刘双喜道:“或许之前放下了,可王爷进京这么久还不回来,想也知道是皇上出了事儿,她只是单纯又不是傻,皇上对她的心意,她想想大概就想明白了。”

    彩云有些心疼彩月,当初杜乐生离开临县时让彩月等他,彩云就有些替彩月担心,结果后来知道杜乐生是皇上,彩云就更替彩月担心。

    直到彩云拒绝了杜乐生,彩云又替彩月高兴的,可若是因此让彩月的后半生都活在悔恨中,彩云又免不了想,或许跟他回去两人还能有段美好的日子回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