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男人的背影
    第二天,刘双喜派人给百里杨送了一坛腌梅子,百里杨接到腌梅子心就凉了半截,梅同没,这不是在告诉他彩月没答应?对于这么体贴地顾着他的面子的刘双喜,百里杨却一点都不想说谢。

    今年螃蟹最肥美的时候,刘双喜可是解了馋了,香辣的、清蒸的、蒜香的……刘双喜吃了个遍,但那东西寒凉,刘双喜也没敢多吃,但今年的螃蟹卖得真好,慕名而来吃螃蟹的人比往年还要多,整个华阳城,无论是城里还是城外都是各个海鲜摊子,刘双喜每每看到这么多的吃货蜂拥而至,都遗憾这时代的人保守,不然夏日里开个海滨浴场,一边嬉水一边吃海鲜,绝对是架着刀子等人伸头进来挨宰。

    当然,宰客是不对滴,但该赚的钱还是要赚的。

    开始时,听说华阳城不让进了,外国来人只能在城外的新镇采购货物,有些商人为此还很不满,可这边还在抗议,新镇那边刚运来的新鲜货物已经被人买空,哪里还顾得上抗议?

    还想抗议也成,那你们随意,刘双喜只是派了一些记性好的还有画画好的,将这些人的相貌和身份记下,并附上一张美美的画像,就贴在新镇的镇口,画像上的人来买货也不是不卖,但价钱就得往上提提。

    当然,也是保证这些人拿了货回去还能赚到钱,可比别人高两成的货价让这些人立时就老实了。

    他们是来做生意的,虽然听说华阳城恢弘繁华,但和赚钱比起来见识华阳城的繁华就不那么重要了。

    至于说往后是否一直限制外国人进城,刘双喜觉得王爷回来或许能有更好的办法,如今外面并不太平,她能做的就是尽量将危险减到最低。

    第一场雪飘下的时候,每年向别处运送冻鱼冻海鲜的生意也开始进行了,之前的咸鱼海鲜干受欢迎,但新鲜的冻鱼更受欢迎,在减少咸鱼海鲜干销量的同时,增加了不少冻海鲜,但除了派出去的士兵,更多的商人从东楚国内涌向华阳城,大概是看到华阳城的商机,这些人抢起货来绝不手软。

    虽说别处也有海鲜可以倒卖,但那里没有配海鲜的酱料,吃起来味道就要差上很多,甚至有一些商人来了不为买海鲜,只为了买与海鲜相配的酱料。

    如今这些生意都已经走上正轨,华阳城里分工合作又相互配合,可真忙起来还是会断货,彩月几乎隔两日就跑来和刘双喜抱怨一次。

    “大嫂,你让那些人把酱料先紧着自家人的生意成不?我好歹也是你义妹,管的铺子里却因酱料断货不得不歇业,说出去丢人不?”

    正在盘这个月的账的刘双喜放下手上的笔,“断货你就当歇着了,整天这么忙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再说你就没发现,歇上一两天再开业,生意比从前都好吗?”

    彩月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可她真不想歇啊,歇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她只能让自己忙到闲下来就恨不得扎进被窝里睡觉,何况她手里管着百里杨的铺子,在感情她不能给百里杨回应,就想在别的地方弥补他一些。

    刘双喜道:“刚好你管的那几间这几日没事儿,你帮我些忙好不?我这里又写了几个菜,你待会儿去炒一下试试,做好了等我账拢上就去看三娘。”

    彩月拿过菜谱看了又看,本来她是不认字的,可这几年跟着刘双喜没事儿也学认认字,虽然写得不好看,认却不难。

    拿着菜谱就出了门,刘双喜望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丫头看似憨厚,却也是个爱钻牛角尖的性子,这是钻进去出不来了。她这性子若是得知杜乐生没了,还不定要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儿呢。

    好些日子没接到京中来信,刘双喜甚是挂念云珞,也希望吕百草的医术神奇,能把杜乐生救回来,哪怕救不了命,续几年命也好啊。

    彩月把新做好的菜用食盒装着端上来,刘双喜打开看着真不错,彩月在做菜上的天赋比自己还高,只是推陈出新上就差了些,会做的都是她教的,自己琢磨了一些,也不是太出彩,好在这里真正的美食太少了,她平常琢磨一些出来教彩月就足够了。

    刘双喜的账也拢好了,带上彩月和非缠着要去三娘家看妹妹的乐乐,带着人就出了定北王府,好些日子没见过郑三娘,刘双喜还是挺惦记的,尤其是她如今女儿都几个月大了,那个据说会娶她的男人却没出现,刘双喜觉得郑三娘没准是被男人骗财骗色了,她也该多关心一些。

    来到郑三娘家,门上的婆子见刘双喜来了便跑回去给郑三娘报信,从前来郑三娘家刘双喜都是直来直往,就像郑三娘到定北王府也是一样,刘双喜也没在外面等着,让护卫就在门外守着,带着几个丫鬟和彩月就进了门,直奔郑三娘住的后院而去。

    结果刚到后院就看到一道人影在门前闪过,很快就跑到了后院,而郑三娘也随后出来,神色有些慌张地道:“你怎么来了?之前也没说一声。”

    刘双喜瞧那人的身影怎么看都是男人,又是从郑三娘的屋中出来,郑三娘又如此紧张,便觉得那男人多半是郑三娘养的面首。

    刘双喜对女人养面首这种事并不深恶痛绝,郑三娘没男人,这个年纪的女人有些需要也正常,只要这回擦亮眼睛,不要像上次那样被骗财骗色就好。

    刘双喜对彩月笑道:“看吧看吧,三娘这是怪我们坏了她的好事儿。”

    郑三娘脸‘刷’的下就白了,“没的事儿,双喜你胡说什么呢?”

    刘双喜朝郑三娘挤了挤眼,彩月道:“我和大嫂就是好些日子没见着三娘了,刚好大嫂又琢磨出几道菜,我试着做出来了,带过来和三娘一起尝尝鲜。”

    郑三娘将二人让进屋子里,乐乐已经急不可耐地去看妹妹,郑三娘的女儿已经六个月了,靠坐在床上朝乐乐笑。

    乐乐高兴地对刘双喜说:“娘,妹妹笑了。”

    刘双喜道:“嗯,你陪妹妹好好玩儿,不许欺负妹妹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