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妹子,长点儿心吧!
    乐乐不高兴地转过身,他就想要个妹妹,可娘却生了两个弟弟,他疼妹妹都来不及,哪能欺负呢?

    见郑三娘坐是坐着了,可吃着菜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刘双喜只当郑三娘是害羞,毕竟她和个男人在屋子里,却被她和彩月堵着,没准是怕她们笑话她,可刘双喜交的是郑三娘这个人,她的作风问题可不归她管。

    刘双喜笑着想要转移话题,“三娘这回可是亏了,前些时候建好新镇时我还给你留了间商行,你却非说不想受累,如今那间铺子被张姐姐经营得有声有色,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从我这里借的一千两还上了,租子也一文不少地都补上了,这几个月赚的更多呢。”

    郑三娘讪讪地道:“家里就我和凤珠儿母女俩,赚那么多银子也无用,还是怎么轻松怎么过吧。”

    刘双喜认识的郑三娘,不但说话做事爽利,为人也很要强,当初在梅西镇上开米铺,把米铺经营得很好,后来又跟着她开粥铺,什么时候喊过累?

    可如今生了女儿却像换了个人,竟然放着银子都不想赚,虽说多个生意会累一些,可有定北王府做靠山,手底下的人还敢糊弄她吗?真就相当于坐在家里数银子。

    刘双喜都觉得郑三娘不像是郑三娘了,难道真是被那个男人伤透了心?刘双喜刚想要劝郑三娘两句,郑三娘道:“双喜,我正好有件事儿想要和你说说,你来了也好,我就这么说吧。”

    刘双喜道:“三娘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我们又不是外人。”郑三娘是刘四喜的干娘,这层意义上来说,刘双喜是该认郑三娘做长辈的,可她们又是一直以姐妹相交,关系自然是非比寻常。

    郑三娘道:“我自生了凤珠儿后,感觉身子就大不如前了,生意上的事情时常关照不到,就想着把手里的几间铺子兑出去,到时在城外买上几顷地,再把银子存到银庄里吃息也够我们母女俩生活了,只是把铺子给谁都觉得舍不得,要不双喜你接手如何?”

    刘双喜吃惊地看着郑三娘,见她不像在说笑,面色凝重道:“你那几间铺子开的时候我都是给找的最好赚的生意来做,你放在手里,就是雇人来经营也好,何必就要兑出去?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

    想到刚刚她打趣郑三娘时,郑三娘若是不好意思应该脸红,可她当时脸却白了,怎么看都不像害羞,反倒是吓着了。

    她不过就看了那男人一个背影就把郑三娘吓成这模样,难道那男人不是她养的面首?而是别的什么人?

    刘双喜脸上不显,心里已经敲起了鼓,她非常不想怀疑郑三娘,这个在她和刘四喜困难时帮过她们,性子又很得刘双喜喜欢的女人,若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郑三娘摇头,“没遇到什么麻烦,真是累了,再说有你在,凤珠儿长大了也不难嫁个好人家,该给她的嫁妆我会给她留出来,何必让自己过得那么累呢?”

    郑三娘不肯说,刘双喜也不好逼迫,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慢慢的就会生根发芽,刘双喜对郑三娘已经起了疑。

    尝过彩月做的几道菜后,刘双喜离开前从郑三娘的手里把她手底下那几间铺子的房契都拿了出来,打算按刚刚说好的价回去给郑三娘准备银子,只要有银子捏在手里,往后郑三娘再想做什么生意她再帮一把就是。

    出了郑三娘家,坐在马车上,彩月凑近刘双喜问:“大嫂,我咋觉着三娘心里有事儿?你说那个男人不会是要骗她钱,她干脆就把钱送给大嫂了?”

    虽然刘双喜觉得彩月的脑回路有些奇怪,可又不得不承认她也被彩月说动了。那男人到底是什么人?郑三娘的转变很可能与他有关,不知她若是提出要见见那男人,郑三娘会不会同意。

    想到就做,刘双喜让马车又转个弯回到郑三娘家,也不等婆子传话,带着人就直奔郑三娘的屋子,婆子见拦不下,干脆也就不拦,朝里面边跑边喊:“王妃到!”

    这一次,刘双喜并没如想像中的一样把那男人堵在屋中,刘双喜进来时,郑三娘正坐在床边逗着喜珠儿,听到门帘响回头对刘双喜笑道:“怎么又回来了?是契书哪里不对吗?”

    刘双喜往桌边一坐,把契书往桌上一拍,“三娘,你倒是信任我,就不怕我把契书拿走了,一文钱都不给你!”

    郑三娘‘咯咯’地笑,“我还真盼着你一文钱都不给我。”

    本来看似玩笑的话,郑三娘却说得无比认真,认真到刘双喜真就信了,刘双喜起身,“好啊,那这回我就如三娘的愿,做一回恶霸好了。这契书我拿着了,银子嘛,往后三娘吃穿用度都按王府的规矩来,每月人让人从账上给你们母子支一两银子,可够?”

    郑三娘捂着嘴笑,“那我就谢过双喜替我照应生意了,我和凤珠儿一个月吃穿用度有十两银子足够,府里的丫鬟婆子月钱二十两也够了,一百两倒是多了。”

    刘双喜道:“那就五十两,剩下的你和凤珠儿吃些好的。”

    郑三娘微微一怔,看了眼凤珠儿,点了点头。

    刘双喜再次带着彩月和乐乐离开,再坐到马车上,彩月盯着刘双喜眼珠子都不眨,看得刘双喜都觉得自己是欺压良民的恶人了。

    “有话想说就说,没话就把眼睛转过去。”

    彩月道:“大嫂,你就这么把三娘姐的铺子给霸占了?三娘姐竟还愿意了?”

    刘双喜恶狠狠地看着彩月,“听说过仗势欺人没?仗着别人的势力都能狐假虎威的,何况我还是正经的王妃,霸占她一个铺子怎么了?弄不好我连她这个人都霸占了。”

    彩月闻言怔了怔,却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刘双喜甚是无奈,拍了拍彩月的肩,语重心长地道:“妹子,长点儿心吧!”

    彩月一脸懵逼,她是活得单纯了些,可这回是真没懂刘双喜和郑三娘打的什么哑谜啊。

    还有……她怎么就不长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