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噩耗
    自打去了郑三娘家这趟,刘双喜回来后就没再提过郑三娘一句,有人想讨好刘双喜却连定北王府的门都进不去,觉着郑三娘和刘双喜的感情好,想要借着讨好郑三娘,让她帮着在刘双喜面前说几句好话,结果却被郑三娘拉着吐了半天的苦水。

    于是,整个华阳城的人都知道了,刘双喜利用她王妃的身份看似帮衬郑三娘,可就在郑三娘生了孩子后无暇照顾生意时,把郑三娘手里的几间铺子都据为己有,如今郑三娘和刘双喜早已翻了脸。

    开始有人还不信,刘双喜可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会为了几间铺子就做强取豪夺之事?再说郑三娘那几间铺子也是刘双喜帮着开起来的,她用得着夺吗?想要自己开就是了。

    可事实却胜于雄辩,郑三娘那几间铺子里的伙计说起自家主子,说的都是定北王妃,铺子已经归了刘双喜毋庸置疑。

    而新镇上的生意那么好,郑三娘却没去分一杯羹,这也证明郑三娘和刘双喜决裂了,郑三娘的生意也被刘双喜给霸占了。

    昔日好友的铺子都能给霸占了,别人呢?当知道郑三娘就是因为信任刘双喜,那些铺子开的时候并没有到官府备案,才给刘双喜一个可趁之机,想要私下里求刘双喜得好处的人一时间都销声匿迹了,刘双喜倒落得个清闲。

    彩月问刘双喜,“大嫂,你还真把三娘的铺子收走了?三娘现在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往后你让她们可怎么过?”

    “别人说了你也信?跟着王妃这么久了,怎么还不长点心?”彩云手里端着茶碗慢慢地喝,屋子里烧得暖暖的,忙里偷闲的时光甚是美好,可这么笨的彩月还是让她很无奈。

    “可大嫂真把三娘的铺子收了啊,虽说一个月给她五十两银子,可除了下人的月钱,三娘也就剩二十多两了,吃喝呢?应酬呢?穿衣呢?哪里不要钱?”彩月无辜地看着刘双喜,想让她给自己解惑。

    刘双喜掰了块点心塞到乐乐手里,看他和高高兴兴坐在地上,喂高高一口,再喂兴兴一口,看两个弟弟吃得满嘴都是,还会拿帕子给他们擦一擦,那宠溺的眼神还真像个好哥哥。

    回头对上彩月的目光,刘双喜道:“明儿四喜就休沐了,要不你问问他我这么做好不好?”

    彩月理所当然地道:“当然不好了,若是被四喜知道你这么对他干娘,没准就能跟你翻脸。”

    刘双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她很相信刘四喜不会跟她翻脸,毕竟读了这么久的书,连秀才都考上了,他再跟彩月一样一根筋,这书不读也罢。

    正说着,外面下人道:“王妃,王爷的信到了。”

    刘双喜慌忙起身,一旁的彩月也下意识跟着起身,看似比刘双喜还要心急。

    云珞每隔半个月都会让影三快马加鞭送一封信回来,转天再把刘双喜的信带回京城,上次送来那封信已说杜乐生很不好了,如今隔了半个月,彩月虽然每天忙得无暇多想,可听到来信时,心还是不受控制的乱了。

    因云珞的信很重要,是由影三亲自送到刘双喜的手上,刘双喜接到信后便展开,匆匆看了一遍就递给了彩月。

    彩月接过信也快速地从头看到尾,除了一些不太认得的字,彩月看得直掉泪珠子,刘双喜也在旁不住地摇头,谁能想到彩月当初拒绝杜乐生时那么决绝,如今倒是又看不开了,果然人生最难忘怀的不是生离而是死别。

    看彩月的模样,彩云大概也猜到上面写了什么,之前御医就说过杜乐生活不过半年,如今又多熬了半年,这一天早晚也要到,只是新皇登基才两年又要换新皇,太子也才半岁,被临终托孤的王爷恐怕要很多年不能回封地了。

    影三道:“吕老这些月在京城为皇上医治甚是辛苦,如今已随属下回了华阳城,吕老希望大小姐能帮着做些好吃的,帮他补补身子。”

    “应该的。”彩月一边擦眼泪一边点头,若不是当时杜乐生不想她在这种时候卷进朝中争斗,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她已经恨不得飞去京城了,如今杜乐生人不在了,吕百草为杜乐生做了那么多,她也该报答一下。

    听说吕百草被马车先行送到温泉庄的山谷里,彩月便要随影三一起过去,彩云不放心彩月,也跟着去了。

    人刚出去,刘双喜又从信封里抽出一封信,看完之后,刘双喜的嘴便不受控制地张大了,然后将手里的信扔到火盆里瞬间就化为灰烬。

    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神展开,可信是影三送回来的,绝不会被人调包,云珞也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但她怎么就想不明白,”这些男人都在想什么呢?好好的玩是的心跳吗?“

    前面影三赶着车,彩月坐在马车里流眼泪,彩云默默地把肩膀借给她靠着。之前她就担心彩月心眼实,爱上就爱上了,若是一时冲动和杜乐生回皇宫,用不了几天就得被人给害了。

    可结果却是彩月拒绝了杜乐生,杜乐生也没强迫彩月和他回去。就在所有人都当杜乐生对彩月并没多深的感情时,却得知杜乐生不带彩月走,是因为他自知时日无多,不想让彩月一个人孤苦地过下半辈子。

    而彩月这死心眼也因此难过后悔,如今知道杜乐生不在了,这丫头也不知能不能过得去这个坎。

    彩月问彩云,“彩云,你和我说实话,这次我是不是错了?若是当时和他一起走了,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彩云想了想才道:“他就是不想你因他的离开难过,当时才没和你说出真相,把你留下就是不想你不快乐,若是你因此悔恨,他想必也不会安心吧。”

    彩月用力摇头,“不,他一定是恨我的,当时我不肯和他走,他一定是怪我的,在他最需要人陪的时候,我却没在他身边陪着,换了是我也会怨怪啊。可他为什么那么傻?如果他当时就和我说,我怎会不和他走?哪怕陪他最后几天,给他做些好吃的也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