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吃泻药吧!
    彩云轻拍着彩月的背,听她悲悲切切地哭着心里的悔恨,恨她自己怎么就信了杜乐生的话,留在华阳城呢?

    山谷已经近在眼前,彩月哭得一双眼睛像桃似的,彩云给她擦了擦眼泪,可怎么擦也擦不干净,这样下了马车还不得被寒风吹着?

    可实在是擦不干,最后彩云拿了条毯子盖在彩月的头上,总算是挡住了寒风和别人的目光,彩月已经哭得迷迷茫茫,被盖了头也没反应,被彩云扶着上了船,挨着坐在船尾,影三也跟着上了船,坐在船头位置划起了船。

    一路进到山洞里,寒风吹不进来,温热的泉水又将山洞里烘得暖洋洋的,彩云才将毯子拿下来,怎么看彩月这模样就哭得太惨了,真让人心疼。

    可有些事不是劝就能劝好的,她只是没想到彩月会如此伤心罢了。

    小船转出水洞,就看到吕百草站在洞外的岸上张望,看到彩云彩月坐着船从水洞里出来,高兴的朝他们挥手,彩月没精打彩地看了吕百草一眼,觉得他这人真是怪有意思的,她都这么难过了,他竟然还乐得和孩子似的,也太没心没肺了。

    彩云勉强对吕百草笑了笑,直到船靠了岸,彩云彩月也没和吕百草说一句话,吕百草也不介意,对两人笑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影三,你这一路过来啥也没和她们说?”

    影三摇头,“王爷交代了,这事儿不能在外面说。”

    吕百草嘿嘿笑了两声,对彩月道:“彩月丫头,我老人家在京城这几个月啥好吃的都吃不上,可馋坏了,上回你和我徒弟烤的那个全羊啥的不错,今儿就烤起来吧,让我老人家也好好地解解馋。”

    彩月扬着脸,勉强从肿得要睁不开的眼睛里仔细地看了吕百草一眼,转身过身不理他,这人真是太可恶了,没看到她都难过的止不住哭了?

    可哭得太狠了,眼睛睁着都费劲,没说话都抽抽答答的,彩月也懒得理吕百草。

    吕百草也不生气,啧啧道:“哟,小丫头还来脾气了?看你那眼睛哭得跟烂桃似的,别是都睁不开了吧?来来,我老人家给你准备了一盒药膏,抹上就消肿。”

    说完,也不管彩月理不理他,把装着药膏的盒子塞进彩月的手里就站在一旁呵呵地笑,笑得不但让彩月瞬间又泪奔了,连彩云在一旁都想把他踹进水里,这老头,不说医者仁心吧,好歹也别在别人伤心难过时不合时宜地说笑啊。

    听了他这些话,换了她是彩月,还给他做啥吃的?不在饭菜里下点什么药都是好的了。

    彩月显然已经不想理吕百草了,进奔她在山谷里住的小楼跑去,她就想一个人静静,痛痛快快地哭一场,祭奠一下她开了花却没能结果的爱情。

    然后再给吕百草的饭菜里下点泻药,谁让他在别人难过时还说笑了,真是太可恶了。

    进到竹楼,彩月的眼睛已经肿得睁不开,她也懒得睁了,朝着床的位置熟门熟路地走了过去,往床上一扑,嘴已经张开,刚准备放声大哭一场,就感觉自己扑到了一个有些软,有些硬,还有些热热乎乎的东西,这东西好像还是活的,被她一扑还发出一声抽气声,显然是个人,还被她砸疼了。

    彩月性子慢,这时候也吓到了,努力睁大哭得睁不开的眼睛,就看到一张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脸,大概是想笑,可被砸疼了表情有些痛苦,显得脸色很怪异。

    可就是这样一个算不上好看的表情却让彩月‘嗷’的叫了一声,想要从床上跳起来,她哭了那么惨兮兮的,眼睛又肿成这模样,早知道就先擦了吕百草的药膏啊。

    吕百草也真是可恶,明明心里得意的要命,却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看她的笑话。

    彩月用力挣扎着,却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耳边传来一声闷哼,彩月瞬间停下来不敢再乱动,却怎么也不敢抬头与床上的人对视。

    直到头顶传来痒意,耳边听到一声叹息,“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没……”彩月摇着头,声音都是哽咽的,却还是不肯抬头,”我这样子太丑了。“

    耳边是男人闷笑的声音,虽然虚弱,却真真切切,让彩月想要怀疑自己做梦都不可能,可为何她要哭成这模样?真是丢脸死了。

    彩云不放心彩月,从外面走进来,就看到彩月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而彩月正趴在那个男人的身上,纤瘦的背被男人揽着,脸却埋在男人的胸前,彩云皱了皱眉,山谷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混进来的,这个男人能安然地进到彩月的房间,还躺在彩月的床上,此时两人又是如此暧昧的相处着,了解彩月至深,彩云相信,若是彩月不愿意,这男人估计是讨不得好。

    难道……虽然觉得那个猜测有些荒谬,可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彩云不往那边去想。

    回头就看到吕百草一脸坏笑地跟在身后,彩云更加确定了心里的猜测,可那个男人真会为了彩月做到这地田地?难道真像别人说的傻人有傻福?

    一边替彩月高兴,一边回头狠狠地瞪了吕百草一眼,“吕老,你说今晚你能不能吃到烤全羊?”

    吕百草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彩云却笑道:“吕老怎么忘了您可还有个好徒弟,他烤的羊肉虽然没有彩月好,可他的酒楼里可有上好的厨子,想吃烤全羊还不容易吗?”

    吕百草的脸上顿时就眉飞色舞起来,“对啊,我怎么忘了那小混账东西?也不用找厨子来了,就让那小子来给我老人家烤,我老人家也不嫌他烤的火候不好。那个谁……影三是吧?麻烦你再往城里走一遭,告诉我那不肖徒儿,让他亲自过来给我老人家烤只羊来。”

    影三和吕百草相处的久了,也知道他的脾性,既然他想吃烤全羊,影三就派人去城里喊百里杨来侍候就是,虽然百里杨忙的恨不得脚打后脑勺,可快一年没见着的师父回来了,他做徒弟的也该来看看。

    何况如今城里的事务已经由生完孩子的初夏接手不少,他再忙还能忙得过初夏待产和坐月子时?初夏的办事能力可是一个顶几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