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我对你只有兄弟之情
    吕百草相信百里杨得了他回来的消息一准会快速飞奔而来,趁这段时间赶紧跳到温泉里泡上了,之前为了看热闹,也顺便邀邀功,他可是一直等着彩月过来,如今那边都抱一块儿了,他这个功臣似乎被遗忘了,还是去泡泡温泉,抚慰一下他失落的心灵吧。

    百里杨得到吕百草回来的消息时,心‘咯噔’一下,别人或许不知吕百草进京的目的,百里杨却很清楚,如今吕百草回来了,难道乐生……百里杨不敢再想下去,多年的好友,虽然分别多年难免生疏,可他真想杜乐生一直好好的。

    等不及坐马车慢慢地走,百里杨骑着快马奔着温泉庄子而来,吕百草要的烤全羊就慢慢地往这边运来。

    一路上百里杨的脑中想的都是年少时和云珞在京中,与杜乐生相处的一幕幕,那时年少轻狂,没少一起闯祸,可怎么也想不到还没过十年,就已经阴阳相隔。

    眼睛被泪水模糊了,又被疾驰的风吹干,最激动的情绪也慢慢平稳,毕竟早就知道乐生不好,虽然消息来的太突然,总也不算意外,只是难过却在所难免,难过之后便很自然地接受了。

    在水洞外没有受到拦截,百里杨多少有些意外,划着小船进到山谷里,向人打听吕百草,被告之在温泉那边泡着,百里杨便奔着温泉跑去,离着还很远就听到吕百草用他破锣一样的嗓子唱着还挺有韵味的小调。

    百里杨听着耳熟,仔细一听竟是京中花街里流行的调子,百里杨脸色有点黑,真不知这个师父到京城这趟是去做什么了。

    百里杨咳了声,吕百草的小调嘎然而止,随即吕百草欢快地道:“徒弟,可是给为师送烤全羊来了?快去烤来,为师可是馋得紧了。”

    百里杨道:“师父,你这趟京城之行可是收获颇丰,瞧这小调,一听就是经过千锤百炼了。”

    吕百草胡子撅了撅,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是说我老人家为老不尊?”

    百里杨哼了声,很明显就是那个意思,吕百草从浮在水面的果盘里抓了个苹果扔了出去,被百里杨抓在手里狠狠地啃了一口。

    吕百草也不和他计较态度,往后靠在池壁上,一脸的心力交瘁,“徒弟啊,这次为师可是尽了力了,回头你可别哭。”

    百里杨被说得又是一阵难过,用力吸了吸还有些堵的鼻子,该哭的来时路上都哭过了,他不认为自己能当着吕百草的面前哭。

    而管理封地上的事情让他甚是操劳,可忙起来也没心思胡思乱想,再说他天性乐观,最近唯一受到打击的也就是彩月的事儿了。

    但天涯何处无芳草,彩月不愿意他还能强求了?既然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往后就把心思放下就是了,至于哭吗?

    可心里想着杜乐生,眼泪又滚了出来,“师父,您医术那么高?为啥就没把乐生救回来?”

    吕百草嘿嘿地笑,这时候百里杨还想着他救没救回杜乐生,待会儿一准还得哭。这几个月百里杨也没少给他这个师父写信,开始时信里提了不少他对彩月的心思,师徒俩倒是挺说得上话。

    结果人家皇上被他救活了,虽说往后身子骨都不咋样,但一直好好地养着,再活个十几二十年不是问题,那么他这个徒弟可不就更没戏了?

    百里杨被吕百草笑得心里没底,抹了把眼泪,“师父,你这人倒是见惯生死了,我这替乐生难过,你还有心思笑?”

    吕百草把帕子往脸上一蒙,便沉进了水里,完全不想理他这个蠢徒弟的样子。百里杨还想唠叨几句,肩头被人拍了一下,蓦地回头,就看到杜乐生站在身后冲着他笑,虽然笑容有些虚弱,人也有些瘦,但那张脸却怎么也不会看错,百里杨被吓的‘嗷’的大叫一声,下意识后退两步,直接就掉进了温泉池子里。

    水花溅起多高,溅了杜乐生一身一脸,杜乐生微微蹙了下眉,他就长得那么吓人?还是说百里杨刚刚说替他难过的话都是假的,看到真人的表现一点都不像惊喜!

    见百里杨扑棱半天才在水中站稳,吕百草从水里钻出来,“你不是说为师医术高,为师啥时候让你失望过?人医好了,又给你送来了,往后若是再让为师听到你置疑为师医术,别怪为师和你翻脸!”

    杜乐生慢慢地走进池中,早就听吕百草说过这处池子对他的身子好,如今过来了就要好好泡泡,他的身子亏得厉害,如今只能好好地养,不但受不得累,还要精细着才行。

    百里杨一直盯着杜乐生看,看来看去终于看出来这是人不是鬼,何况大白天的哪来的鬼?一时激动地上前抓住杜乐生的胳膊,“乐生,你还好好的?”

    杜乐生苦笑,“你看我像好好的吗?差点就见了阎王了。”

    杜乐生的脸瘦得厉害,整个人看起来虚弱得让人心惊,尤其是百里杨抓住杜乐生的胳膊时已经感觉到他非一般的瘦,再看杜乐生这模样,心里既难过又有庆幸,“你放心,有师父在一定能把你的身子养好,可你往后还回去吗?你如今的身子怕是禁不得劳累了。”

    杜乐生笑着摇头,“不回了,好不容易出来,还回去做甚?往后我就留下来和彩月好好地过日子。”

    本来还在替杜乐生高兴的百里杨听了杜乐生的话顿时炸了毛,“啥?你要和彩月好好过日子?那我呢?”

    杜乐生上上下下看了百里杨几眼,默默地退后几步,“百里,我对你只有兄弟之情。”

    百里杨自觉失言,可话已出口想收也收不回去,只能没好气地哼了声,转身从池子里出去。

    杜乐生望着百里杨的背影眉头皱得紧紧的,吕百草道:“你何必逗他呢?”

    杜乐生摇头道:“我这身子往后怕是难好了,彩月跟着我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吕百草道:“想那些做什么?人生在世就是及时行乐,你觉得你身子不好,彩月跟着你受苦,可彩月那丫头心眼实,万一她就是觉得好呢?你又不是没看到她听说你不在了,哭得多伤心,那眼睛肿得都跟烂桃似的,你就别东想西想了,好好过日子比什么不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