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先下手为强
    杜乐生哑然失笑,“是我想多了,吕老能把我从鬼门关上拉回来,自然也能让我苟延残喘下去。”

    吕百草不认同地摆手,“什么就叫苟延残喘了?我老人家医术高绝,当初不是都说你没治了?我还不是把你救过来?没准哪天我老人家又能找出什么法子再给你续个几十年的命。再说,你整天东想西想难保不会忧思成疾,我老人家就是再好的医术也治不好心病,你啊还得自个儿想得开,像王妃那丫头没心没肺的多好,没得好好的身子自个儿也跟自个儿过不去。”

    杜乐生笑而不语,在他看来他的命是吕百草花了心思救回的,于他来说就是意外之喜,他又岂会不珍惜?该报的仇报了,该做的事也都做了,剩下的日子就要好好珍惜了。

    说自私也好,说无耻也好,他今后的日子就想紧紧地抓住彩月的手,哪怕是兄弟他也不想退让。

    百里杨亲自动手烤的全羊,和吕百草坐在桌子的一边就着小酒大块朵颐。

    彩月则熬了一锅易于消化养身的粥,粥里放了些许肉糜,看杜乐生吃得一脸满足,心里也甜甜的。

    百里杨看了一眼,心里却酸酸的,很明显啊,杜乐生一来,彩月的心都扑在他的身上了,本来彩月就对他没意思,这回是完全没戏了。

    虽然两人的感情曲折了些,但只要一想到杜乐生当初的放弃是不想彩月大半生凄苦,彩月那傻丫头还不得感激涕零?果然比起杜乐生,他的手段真是嫩了点儿。

    看人家两个人卿卿我我、甜甜蜜蜜,百里杨吃着美味的羊肉也不香了,直到杜乐生吃完了粥,回去歇着,彩月又忙前忙后地煎汤熬药。

    百里杨趁旁边无人,凑近蹲在小炉子旁边熬药的彩月,轻声道:“你就这么原谅他了?”

    彩月头也不抬,“我可和你说了,别在我眼前晃。”

    百里杨有些激动地道:“你看我也没对你做啥,你咋这么烦我?”

    彩月微微侧目仰望着百里杨,“我咋就烦你了?这不是你自个胡思乱想,再给别人增加困扰,我只是不想被旁人说闲话。”

    百里杨哼了声:“看乐生回来了,你就怕旁人说闲话了?”

    彩月白了他一眼,“别在我这儿冒酸水,非得我把话说开了,大家都撕破面皮才成?你若是想那样,我也不怕今儿和你说明白,从一开始我就对你没别的意思。”

    百里杨也是怕了彩月的心直口快,她说不怕说明白,他再缠着不放彩月绝不会给他留脸面,忍不住嘟囔道:“行行,我怕了你了,可我那些生意你往后还帮我管不?”

    彩月想了想道:“他现在这样子你也看到了,身边不能缺了人照顾,别人我不放心,要不你赶紧娶个媳妇吧,有你媳妇帮你盯着生意,你也能放心不是?”

    百里杨叹道:“我就放心你。”

    彩月盯着炉子上的药壶不理他,百里杨知道彩月的心思,从前彩月就没给过他机会,如今杜乐生回来了,他就更没希望了,可放眼整个华阳城,有一个算一个,还真没有像彩月一样让他放心的。

    忍不住就想起了彩云,可一想到彩云的精明,百里杨赶紧将彩云的模样从脑海中赶走,那丫头聪明伶俐,办事也是好手,可太精明了,他脑子转不过啊。

    彩月把药煎好,晾了晾给杜乐生送进去,看杜乐生虚弱地躺在床上,心里却说不出的欢喜,杜乐生感觉到有人走进来,睁开眼就看到彩月端着药碗站在床边,一边撑着坐起来一边笑道:“想什么想的这么高兴?”

    彩月伸手去扶杜乐生,话就这么脱口而出:“想着你这样也挺好。”

    见彩月说完就去捂嘴,杜乐生哑然失笑,“也就你这个傻丫头会觉得这样挺好,换了别人谁愿意守着我这么个病秧子?”

    彩月却红了眼眶,“我就傻了,就愿意守着你咋的?”

    杜乐生伸手握住彩月的手,想说宽慰的话,可话到嘴边也哽咽住了,彩月却一抹眼泪,凶巴巴地对杜乐生道:“我可和你说好了,往后你若是敢再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我就真不理你了。”

    “除了你我谁也不看,除了你也没人愿意守在什么都没有的我的身边,往后就我们两个,不会有别的女人。”

    杜乐生将彩月的手在自己的手里捏着,彩月的手因常年下厨而不够细腻,指腹和掌心还有和锅铲磨出的薄茧,可捏着这样一双手,杜乐生的心却是快乐的,让他觉得这世上还有人是真心对他,真心在乎他的,从今往后就在这片山谷里安家了也没什么不好。

    此时的定北王府里却是一片忙乱,刘双喜让人紧锣密鼓地收拾东西,她自己则去了章太妃的院子,一进门就让章太妃将屋中所有人都挥退了。

    章太妃从未见过刘双喜如此郑重,虽然对刘双喜一来就做她的主不满,还是按刘双喜说的把人都赶了出去。

    刘双喜道:“太妃,王爷刚刚来信了,宫里那位没了,如今太子还不满一岁,往后就要由太后垂帘听政了。”

    章太妃听了顿时就慌了,“那珞儿呢?他在京中得多危险?”

    刘双喜道:“这个倒不必担心,王爷既然能把信送出来,想必在京中的情形还好,也幸好他进京得早,如今一切都安排妥了,那些人想要翻天也没机会。”

    章太妃却还是急得跺脚,“早就说不让他进京,他非要去淌这趟浑水,如今可好了,留在京里多危险?”

    刘双喜道:“王爷也是没办法,他不先下手为强,就得被人夺了主动,不知什么人上位,万一是曾经与王爷有隙的,一旦上位岂不要拿我们先开刀了?”

    章太妃也知道刘双喜这话说得对,当初为了给老定北王和祈世子报仇,云珞和杜乐生联手可没少树敌,还有不少早就看定北王封地眼红的,尤其如今定北王封地上日渐繁华,

    若新皇真是敌对的,他们的好日子恐怕就要到头了。

    章太妃没个主意,“那王妃过来是有何事?”

    刘双喜道:“王爷让我们收拾收拾进京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