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太妃丢了
    刘双喜擦了擦眼泪,“看你这一年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好吃的都吃不上,可馋坏了吧?”

    云珞哭笑不得,他就是吃到刘双喜做的菜,心里高兴,这才忍不住吃得多了,可怎么在刘双喜心里就变成他吃不上好吃的?怎么说他也是王爷,好吃好喝还缺不了,当初杜乐生带回来的厨娘,菜做的也不错,平常他就在宫里,想吃什么吃不到?

    但这话到了嘴边儿又让云珞给吞了回去,说出口就变成了:“是馋坏了!”

    刘双喜的心软,知道他吃的苦越多,就更容易心疼他,等到了床上他就能得到更多好处,之前刘双喜怀着高高兴兴时他不敢乱来,好不容易等她把孩子生下来,还没亲热几天,又因杜乐生急急赶到京城,一别近一年,他忍的眼睛都要绿了。

    刘双喜不知他说的馋并不是她想的馋,还想着明天起要怎么变着花样给云珞做好吃的。

    乐乐带着两个弟弟围着爹转,乐乐虽然年纪小,对爹还有印象,记着当初被云珞抱在怀里喂饭的日子,抱着云珞的大腿求抱抱,云珞就把乐乐抱了起来。

    两个小的见爹抱哥哥,也跟着求抱,只是他们说话还不利索,只是扒着云珞的腿,用小鹿一般的眼神盯着云珞,嘴里说着:“抱……抱……”

    云珞干脆就把两个小儿子也抱起来放到另外一只腿上,看着三个长得很像的三个儿子,心里那个自豪,真恨不得把他们抱着在京城里逛一大圈,好好地显摆一下。

    因为云珞过来了,奶娘和丫鬟都去了别的大帐,三个孩子却围着爹不肯睡,最后还是刘双喜沉了脸,乐乐才不甘不愿地带着两个弟弟去睡了。

    看三个儿子睡得红扑扑的小脸,云珞却怎么都舍不得眨眼睛,若不是还惦记着孩子们的娘,他真想这么看一晚上。

    回头看到刘双喜已经褪去外衫,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云珞立时就把三个孩子抛到了脑后,吹熄了烛火后便扑了过去。

    若之前刘双喜还想着见了云珞要矜持,要表现的贤良淑德,万不可让他觉得自己很荡漾,可真见到,什么矜持都被抛到脑后,自己的男人,再荡漾也是应该的。

    而疯狂的结果就是,早上刘双喜没起来床,醒过来时就看到乐乐和高高兴兴趴在床边担忧地望着她,乐乐问:“娘,你病了吗?”

    “乖,娘没病,娘就是困。”刘双喜朝乐乐笑了笑,想到昨晚的疯狂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幸好孩子们睡得实,不然真被吵醒了多丢人?

    同时也打定主意,往后再怎么样也要避着孩子。

    乐乐还是一脸担忧,云珞从外面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几碗粥,“儿子,过来吃粥了,让娘再睡会儿。”

    乐乐就领着两个弟弟跑向云珞,而云珞嘴角含笑地看了刘双喜一眼,神态甚是心满意足,刘双喜的脸就烧了起来,要这怨得了谁?但凡她稍稍矜持那么一丁点儿,云珞也不会把她翻来覆去吃了一遍又一遍,云珞看起来心满意足,她又何尝不是?真像书上说的那样,久旱逢甘雨啊!

    刘双喜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懒洋洋地起床,收拾了就要继续赶路。

    云珞这次过来接刘双喜母子,只带了几名随从,其中包括影一影二。见了刘双喜,影一影二过来见礼,刘双喜笑着问了他们跟着云珞在京城里是否适应,影一影二有些受宠若惊,因之前他们被派到刘双喜身边的原因,平常刘双喜看他们兄弟俩很少有好声好气儿的时候,像这么和颜悦色地说话,他们手脚都像是没地儿放了。

    刘双喜见影一影二在自己面前拘谨,笑道:“瞧你们俩,当初在临县时不是好好的,怎么现在怕我怕成这模样?我又不是能吃人的老虎。”

    “王妃说笑了。”影一影二苦笑,真是老虎他们倒不怕了,以他们的本事,虽然打不过景礼,可打老虎不是问题啊,问题是刘双喜不是老虎却比老虎更可怕,惹她不高兴了王爷真会揍人。

    刘双喜也不为难他们,见云珞在一旁和人说着什么,突然想到差不多到京城的章太妃,问道:“太妃到了京城一切可还安好?”

    影一影二面面相觑,“太妃没到京城啊。”

    “怎会没到?我昨日接到太妃派人送来的信,说是已经到了京城边儿,送信的路上又耽搁了些时候,这时候太妃应该进城了。”

    刘双喜的心‘咯噔’一下,怎么影一影二说没到呢?难道是章太妃到京城的同时,云珞正带着人出来,两下错开了?

    刘双喜不敢往别处想,万一太妃真丢了事情可就闹大了。

    影一影二大概也觉着是错过了,毕竟章太妃身边也跟着一百多人,到了京城边上还能再出什么事儿?

    可那老太太作,别人或许不会出事儿,但那老太太却不好说,刘双喜终归是放心不下,云珞过来时刘双喜就把担忧说了一遍,云珞道:“你先不急,我离京之时已经派人隔段时间送便将京中之事快马来报,若娘到了京城,想必不久就能接到消息。”刘双喜听了也只能盼着章太妃不会出事儿。

    云珞派人回京城打听章太妃的消息,而队伍出发不久,接到从京城送来的快报,云珞问了章太妃,并没有任何关于章太妃的消息,按说这时候章太妃早就该到了,可一直没她的消息,难道真是出了事儿?

    原本已经快速向京城进发的队伍再次提速,傍晚时分扎营歇息,又接到从京城来的快报,依然没有章太妃的消息。

    一直到了离京城还有不足一日时,又接到之前派回去人的回报,章太妃找到了,却不是在京城离着皇宫不远的定北王府,而是在城北的一间新开的面馆。

    刘双喜满头黑线,人找到总是好的,可这人真是作的没边儿了,万一章太妃真丢了,还是在与她一同进京的途中丢的,别人可不会说太妃太作,王妃拿她没办法,只会说她这个媳妇不够孝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