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光明正大地吃醋
    好在人找到了,云珞见刘双喜沉着个脸,知道这次章太妃做得太过分,说玩失踪就失踪,不知家里人会担心吗?

    安慰了刘双喜几句,可他心里也对章太妃多有不满,但再怎么着也是亲娘,云珞除了安慰刘双喜也没别的办法。

    不过这太妃到了京城,不先回定北王府,反而去开了间面馆,也真是够让人无语。

    刘双喜问云珞:“我们回京城要不先去见见太妃?”

    云珞道:“不必,她既然想开面馆就让她开着,何时想回了,她自然会回。”

    知道云珞对章太妃心里有气,刘双喜也没再往下说,她更是气大了。

    又赶了一天的路,云珞让五千军队到东城防军报道,往后就要驻扎在这里了,之后的路就是云珞亲自带着一百多亲兵护卫。

    傍晚时分远远已经能看到城门上高挂的‘樊城’二字,瞧那磅礴的城墙倒是比华阳城的精致一些,但论起高大,还是华阳城更有气势,毕竟华阳城是过了涧龙关后东楚国的第二道防线,若是不修得高大些如何能挡得住敌人的千军万马?

    樊城比华阳城更为繁华,从城里出入的行人衣着也要好上许多,马车也更显精致,只是大概樊城的道路不那么宽敞,马车都显得要瘦小几分,不比刘双喜所坐的马车那么宽敞,但相对装饰的却很富丽。

    瞧了瞧自己坐的马车,估计在人家眼里就有那么点儿寒酸了吧?

    知道是定北王亲自接来的定北王妃,守门士兵拦都没敢拦,跪送一行车马进了城,虽然都好奇能让定北王连个妾都不纳的定北王妃是怎样的绝色,却没一个敢多看王妃的马车一眼。

    云珞带着刘双喜一行人从北门进城,路过城北朝京城的定北王府走去,路过一家面馆时,云珞多看了两眼,只见上面的招牌上写着华阳面馆。正是晚饭时分,朝里面看座无虚席,还有不少人在排队等着。

    之后云珞目不斜视地骑着马从面馆前走过,好像那间面馆柜台后面坐的不是他娘一样。

    而刘双喜这一路只顾着从车窗里往外看美人了,哪里注意到另一边街边的面馆?

    越看刘双喜越吃惊,最后嘴都合不上了,指着刚从车旁经过的女人对郑三娘道:“三娘,你看到没?那女人大冬天露了半截胸,真敢穿啊!”

    “你说她们会不会是做那个的?”郑三娘也早就惊呆了,早就听说樊城的女人敢穿,可这么敢穿的她完全想不到,樊城的男人真是太有福气了。

    “哪个……”刚问出口刘双喜就反应过来,还能是哪个?可瞧着那些女人身边跟着的小丫鬟都衣着不凡,尤其是看气派,虽然穿得少了些,却没有风尘的味道,还真不像那种地方出来的。

    只是这些女人在从云珞骑的马旁经过时,总会一脸花痴地盯着云珞看,让刘双喜有些不爽,同时还有那么点自豪,谁让这是她的男人,不会看别的女人一眼呢。

    正得意着就听有人娇滴滴地叫了一声王爷,小声音甜的让刘双喜都觉得齁了。

    刚想了想以王爷一惯的作派,这女人八成是要没面子,结果就见云珞的马停了,刘双喜的马车经过时,很清楚地看到云珞马旁站着的那位青衣姑娘,素素淡淡的模样,让进城后看多了樊城女子大胆穿着的刘双喜都觉得眼前一亮,而同样清纯的模样却让刘双喜生出浓浓的嫉妒,最主要原因是王爷竟和她有说有笑的。

    其实也不能说云珞和她有说有笑,多数的时候都是那姑娘在说在笑,云珞神色淡淡的,但王爷能停下马和一个姑娘说话,已经足够让很多人吃惊了。

    马车走出很远,刘双喜还从车帘探出头往后看,见云珞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刘双喜喊:“影一!”

    影一骑着马立时出现在刘双喜的车旁,刘双喜问:“那个和王爷说话的女人是谁?”

    影一一直跟在云珞身边,看了一眼就回道:“回王妃的话,那位是景长公主,当今皇上的姑母。”

    刘双喜首先想到的是杜乐生,然后才想到杜乐生已经‘死’了,当今皇上是他和章念真的儿子,那这位景长公主应该应该就是杜乐生的妹妹了,瞧着长得倒好,可当街拦着男人说话真的好吗?

    尤其是王爷难得对女人说话和气,刘双喜心里很不爽。

    大概是看出刘双喜吃醋,影一低声道:“这位景长公主是当今皇上的亲姑母,每次见了王爷都会问起当今皇上的近况,让王爷很是烦不胜烦。”

    刘双喜哼了声,“烦?我瞧着他倒是乐在其中。”

    说完,见云珞还在与那位景长公主说话,景长公主说着话还不时朝云珞娇羞地笑,谁还看不出景长公主这是对云珞有意?

    刘双喜将车帘放好,坐回车子里生闷气。郑三娘笑道:“不过是说几句话,你至于气成这模样?”

    刘双喜道:“我看说话是假,你是没看到那位长公主看他的眼神,恨不得都要吃进肚子里了,还有她那声音就别提多嗲了。”

    郑三娘听刘双喜一叠声的抱怨,却只是笑而不语,若不是云珞一直宠着,刘双喜又怎会把什么都摆在脸上?能够光明正大地吃醋,对女人来说也是幸福。

    马车又走了一段距离,云珞才催马追上来,大概是影一和他说了刘双喜吃醋,云珞来到马车旁,因郑三娘也在车里,云珞倒不好抛车帘和刘双喜说话,在外面喊了刘双喜几声,刘双喜却理都不理,云珞哭笑不得,心里却美美的,能让一向心大的刘双喜吃醋,突然他觉得也不像从前一样烦那个景长公主了。

    回到定北王府,因孩子还小,刚刚又在车上睡了一觉,怕他们吹着风,马车是直接从侧门赶进后院。

    从马车上下来,刘双喜看了眼她住的这个主院,比起华阳城里的院子小了很多,可京城的地价也不是华阳城可比的,让住惯了大宅子的刘双喜觉得京城人够可怜的,住得太憋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