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王爷也是有俸禄的人了
    一早就知道晚上王爷会把王妃接进王府,府里的厨子也都忙了起来,刘双喜沐浴过后这边就开席了,一桌子的菜都是刘双喜爱吃的,只是樊城的厨子比不上刘双喜和彩月亲自教出来的,味道上还是差了很多。好在刘双喜也不怎么挑食,也是饿了,吃得津津有味。

    吃着的时候,云珞对刘双喜道:“双喜,明日我又要忙了,你若是在府里闷了,就让人带你在京城逛逛,散散心。”

    还记着他和景长公主有说有笑,刘双喜也不理他,闷头吃着饭。云珞假装不知,继续道:“若是遇到喜欢的,也别心疼银子,你男人如今也是拿朝廷俸禄的,想买就买。”

    之前世代定北王都没有俸禄,一切花用都是靠着封地上的税收,可连年打仗,又常常遇到天灾**,好几代定北王都为了钱发愁。这两年云珞倒是不为了钱发愁,可那些虽然都是他带着人在打理,可靠着的还是刘双喜的本事,银子再多他也说不出理直气壮的话。

    可如今,他做了这个摄政王,管的是朝中大事,俸禄自然是要由朝廷出,而且还出的不少,云珞手里有银子了,也是能养家的男人了,就想对刘双喜大方,让刘双喜高兴高兴。

    结果刘双喜听了云珞的话,吃惊地看着他,“你还有俸禄了?”

    云珞就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想到在华阳城时,他瘪瘪的腰包,估计这些俸禄也要飞,可樊城不比华阳城,走到哪里都能吃饭,京城里可没有他的产业,万一遇到要请客吃饭的时候,他吃饱喝足了就是不掏银子,会不会被人当成吝啬?总不能带着人去章太妃的面馆吧?

    刘双喜瞧云珞的脸色变来变去,哼了哼继续吃饭,她只是好奇王爷竟然也有俸禄了,可王爷那是什么反应?怕她让他上缴俸禄不成?原本还没把他的俸禄放在眼里,可看他的反应,刘双喜就觉得男人有钱就学坏,这兜里才揣了多久的银子,就想要藏私房钱了?

    当初在华阳城时,他可是主动不管钱,别是除了爱藏私房钱,再添了别的毛病吧?比如玩个女人啥的?果然是男人有钱就学坏!

    云珞见刘双喜和自己说了一句话又不理他了,明显是气没消,想了想道:“往后俸禄你也帮我管着,就是每次出门能给我带个十几二十两银子不?我怕遇到同僚要吃酒请客,总让别人请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刘双喜冷哼一声:“谁想管你的俸禄来着?我差那点银子吗?你爱和谁吃酒就和谁去吃,吃花酒我都懒得管你。”

    云珞无奈地道:“我喝什么花酒?”

    刘双喜却只是白了他一眼继续吃饭,吃完饭,云珞去书房处理一些公务,刘双喜就在屋子里陪三个孩子,从华阳城带来的几个丫鬟都下去整理东西,身边侍候的几个都是樊城王府的丫鬟。

    刘双喜问其中一个看起来机灵的小丫鬟道:“你叫什么?你来王府几年了?”

    小丫鬟道:“回王妃的话,奴婢叫杏芳,从爷奶那辈就是王府的家奴,奴婢生下来就是王府的奴婢。”

    刘双喜便多看了小丫鬟两眼,见她不过十二三岁,说话的样子倒是很懂规矩,但神色间似乎很为她是王府的家奴感到自豪,不过这样的家生子更容易让人相信,定北王府这样的家生奴还真不少。

    “王爷在京这一年,都是由你们侍候的?”

    小丫鬟摇头:“王爷一向不让奴婢们近身侍候,他身边都是从华阳城带过来的亲兵。”

    刘双喜听了心里舒服了点儿,她没在云珞身边时,云珞还是挺洁身自好的。

    晚上云珞回来时,刘双喜已经哄着三个孩子睡了,自己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云珞进屋看到孩子还在屋中,便皱了皱眉,他可是命人将旁边的屋子收拾出来了,怎么他们还在这屋?

    除了头一天见着时刘双喜热情的让他惊喜,之后只要这三个小家伙在刘双喜都不让他碰,好不容易回到王府,他可悄眯眯地盼了两日。

    云珞走到床边,低头看了几眼睡得可爱的儿子,见刘双喜眼神朦胧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为何没让他们跟着奶娘睡?”

    刘双喜从床上坐起来,“刚来樊城,他们对环境陌生,不想跟着奶娘。”

    云珞道:“这可不成,你每日那么操劳,夜里还要照顾儿子,会累坏了。”

    刚睡了一觉,刘双喜已经忘了睡前那些不快,看着儿子的睡脸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是怕儿子在这儿耽误你做坏事吧?”

    云珞被她笑的松了口气,果然刘双喜还是那上没心没肺的刘双喜,只要不是触碰到她的底线,什么气都气不过一觉。

    云珞凑近刘双喜的耳边低声道:“王妃说的是什么坏事儿?本王怎么不记得要做什么坏事儿?”

    刘双喜朝他嫣然一笑,伸手抚上云珞的脸,“瞧你都瘦成什么样儿了?明儿开始我每天给你炖一锅汤,你可得给我好好喝。”

    想到补汤云珞就打个哆嗦,虽然刘双喜炖的补汤好喝,可总喝汤也会喝腻了,云珞道:“瘦点精神,我又不是身子有毛病,汤就不用喝了吧?”

    “我说给你炖你就喝着,再说,谁说喝汤就一定是身体有毛病才喝?不说了是补汤,你身子有没有毛病我还不知道?”

    见刘双喜说完白了自己一眼,云珞的魂都要跟着飞了,又朝刘双喜凑近了两分,挨着刘双喜的耳边道:“王妃既然知道为夫没有毛病,却把孩子们留在这里,是有意让为夫为难了?”

    说着话,云珞的手便不老实地往刘双喜的衣服里伸,蹭到刘双喜腰上的嫩肉,刘双喜忍不住哆嗦了下,低声道:“别,我们去外间屋。”

    因云珞不习惯外间屋有丫鬟侍候,平时只要他在,刘双喜的外间屋都不留丫鬟,倒是让刘双喜突然觉得很明智,毕竟她也不习惯夫妻俩恩爱的时候外面还有人在听壁角。

    云珞闻言呵呵笑了两声,一把将刘双喜打横抱起,朝着外间屋走去,急切的让刘双喜有些担心,生怕自己明早再睡过头,让孩子们担心她是不是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