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心疼
    鸡汤熬了一个多时辰,虽然火候还是差了些,但喝起来味道已经很香浓了,看时辰已经不早了,刘双喜将瓷罐里的鸡汤盛到大碗里,盖上盖,提着回到她住的院。

    虽樊城的定北王府主还是很少,但毕竟没有华阳城的王府大,房间虽然也有不少,但真正够大的院只有几座,刘双喜住了一座,另一座是曾经章太妃来京城住的,剩下的不是偏就是,也没有条件让刘双喜按着四季换着住。

    回到屋中时,云珞已经练完了拳,正光着上身拿毛巾沾了水擦上面的汗。

    分开了这么久,夜里又黑灯瞎火,刘双喜没有好好地看过云珞了,如今看着,虽然人看着是瘦了,可那劲瘦的腰身,结实的肌肉,看起来也没她想的那么可怜。

    只是刘双喜盯着盯着就发现云珞原本就满是伤痕的身上似乎又多了几道伤,有几道在背上,有几道在腰上,最吓人的那道却是在心口上面,再偏上几分她估计就得守寡了。

    刘双喜眉毛便竖了起来,“你在京城一切安好,就是这样安好的?”

    云珞便知道刘双喜这是怒了,若是知道刘双喜会突然回来,他也不会在屋里擦汗,如今被刘双喜看到了,他再想遮掩也无从遮掩了。

    原本他身上的旧伤就是一道挨着一道,险些致命的也不在少数,可那都是在遇到刘双喜之前,刘双喜心疼也只是心疼他那些年过得不易,又不由得要为她男人的英勇威风而自豪。

    可如今,身上的几道伤却是在他们在一起之后又添的新伤,想到有可能就要失去云珞,刘双喜的心就不停地往下沉,连手脚都冰凉了。

    就如同两年前云珞刚刚寻到刘双喜和乐乐,那时看着他身上的新伤刘双喜就已经难掩悲伤心疼,可毕竟那时他失踪了,刘双喜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但如今他却是她想要共度一生的男人,从未想过会再失去他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他身上几乎致命的伤,刘双喜的害怕云珞能明白,那都是因为太在乎他了。

    可云珞却不出保证今后不会再让刘双喜担忧的话,他有他的责任,有他的坚持,还有他的不得已。为了天下苍生,为了百姓安居连他自己都不信,可到了他这个位置,并不是想放手就能放手,像杜乐生不也是因为有他的支持才能诈死还生?

    可如今他就是想要抽身离开,却连个能够信得过又有能力让他也如杜乐生一般诈死的人都没有了。而他的妻儿母亲,却需要他的保护,他能做的只是坚定地守在他们的前面。

    云珞伸手抱住刘双喜,因刚刚擦过,身上带着水气的凉意,这不算温暖的怀抱让刘双喜忍不住放声大哭,仿佛要把所有的担心、委屈、无助都哭出来。

    直到刘双喜哭得累了,人也迷糊了起来,被云珞抱到床上睡下之前还抽抽答答的,看的云珞心里也难过,眼眶也是湿湿红红的,可既然走到如今这一步,他能做的只是保护好他在乎的人。

    好在,如今樊城里已经听不到反对他的声音,哪怕是有也都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伺机想要出手,但他的手下和杜乐生给他留下的人也都不是吃素的,只要那些人敢露头,结局只是自投罗,不然他也不敢冒险让刘双喜母过来,云珞认为,放在眼皮底下,总比放在别处放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