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氏
    女狱卒进来收碗盘时,看到汤碗都靠着女人的牢房摆放着,便猜到饭菜不合章太妃的意,都进了女人的肚,劝道:“老太太,心里再不舒服也不能和自己的肚皮过不去,你看你隔壁这位,眼看就要判下来了,估摸着秋上就问斩,这不也该吃吃、该喝喝?你这才多大点儿事,又没死人,过些日赔些银就算了,自己往开了想。”

    章太妃叹道:“这事落在谁身上,谁能想得开?我含辛茹苦地把儿养大,儿娶了媳妇忘了娘,不但把家里的啥啥都给了媳妇,如今还暗地里害我,真当我眼瞎耳聋?被谁算计了都不知道吗?”

    女狱卒奇怪地盯着章太妃看,“老太太这话的可就怪没道理了,我可是听了,有苦主来衙门里告,老爷就派人去你那面馆里查了,面馆里用的肉不少都臭了,还有那鱼也都不新鲜了,伙计有些买来时就是臭的,明明就是你采买时图便宜,咋这也能怪别人?我刚还琢磨,你老太太到底有儿有女没?进大牢里了也不见来瞅瞅你,太不孝顺了。可听你这话的,你那儿还真不好往前凑,你自个儿赚昧心银,出了事就往儿身上推,你良心不亏吗?就不怕儿被你害得要下大狱?”

    完女狱卒朝章太妃呸了一口,拿起碗盘就走。

    牢门被锁上,章太妃一肚话想要,可女狱卒看也不看她一眼,章太妃心里憋得慌,回头就看到隔壁牢房的女人盯着她冷笑,章太妃心里发毛,“你看我做啥?”

    女人也‘呸’了声,“果然天下做婆婆的就没一个好的,我那婆婆就苛待我也就罢了,她的儿倒是护得紧,你呢?为了害媳妇,连儿都一同害。也不怪你到老了没人理。”

    章太妃道:“你知道什么就怪我?我那媳妇真不是什么好人。”

    女人道:“真当我没听到你和那位来看你的婶话?一个月给你一百两月银,你还想怎么着?就你这种人,估计把府里的银都给你管,回头媳妇儿都得饿死了。刚不知你是这种人,吃了你的饭菜,真后悔死我了。往后你再吃啥好的别往我跟前凑,我嫌脏。”

    完,女人晃悠回她自己的稻草堆上,大冬天除了一堆稻草,就只剩下一床开了花的破棉被,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女人抱着破棉被往稻草上一躺,黑暗的牢房里看不清女人的脸色,章太妃却觉得女人一定在痴痴地发着呆。

    本想要与女人理论几句,可想到女人就要判下来了,秋后就要问斩,也是个可怜人,便坐回自己的被窝里,抱着被想着女狱卒的话,想着许陈氏的话,再想着女人的话,不免怀疑她是不是真的错了。

    正想得出神,女狱卒在外面喊:“章氏,老爷提你过堂,起来吧!”

    章太妃茫然地起身,走出牢房,跟着女狱卒朝外面走,快到牢门前时,透过敞开的牢门,章太妃看到外面已经幕色沉沉,奇怪地问:“这么晚了还过堂吗?”

    女狱卒懒得和章太妃话,闻言证据不好地道:“大老爷都不嫌晚,你还怕晚吗?怎么着,还在牢里住上瘾了?想多住些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