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可是受苦了
    隋氏看了冷笑几声,“连火都不会生,一看你从前就是过得好日,你你作什么呢?行了,即使在这里相遇也算有缘,你把火盆拿过来些,我帮你把火生起来,待会儿你烧了热水给我喝两口。”

    章太妃便把熄着的火盆挪了过去,隋氏抓了把干稻草又用火折拢了火,把炭给引着了,很快火盆里传出的热意让隋氏发出一阵惬意的叹息,牢房里夏时闷热,冬时阴冷,自打入冬后隋氏已经很久不知道温暖是什么滋味了。

    本来章太妃是要把火盆挪到她的被窝边上的,可看隋氏这模样,突然就有些于心不忍,起来隋氏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只能怪她命苦,摊上个恶婆婆和坏相公。

    章太妃道:“你也别只烤着了,去把你的那床被拿过来烘一烘,再睡也能暖些。”

    隋氏犹豫了下,便很快地爬过去把那床破被拿过来,放在火盆边上烤着了,被火盆一烤,破被便散发出潮湿又**的味道,还夹杂着阵阵的臊气,冲到章太妃鼻里,原本想要生了火坐壶水,喝一些再灌汤婆一些,可就着这味道,章太妃觉得烧出的水她也喝不下去。干脆就窝回被窝里,好歹离那味道远一些。

    烤了一阵被,隋氏突然捂着肚‘哎哟’‘哎呦’地叫着,章太妃不知她是怎么了,问道:“你这是犯病了?”

    隋氏脸上见了汗,“还不是一年多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了,昨晚吃了你的那些饭菜,一时肚受不了,昨晚都拉了几遍肚了,这又来劲儿了,哎哟,不行了……”

    完,隋氏把被往地上一扔,跑到墙边的恭桶边上,打开上面的盖便蹲了上去。而此时的章太妃整个人都已经石化了,直到从那边传来的味道让她险些吐出来,章太妃才绿着脸把被蒙在头上,心里不出的悲凉。

    想当初在王府时,为了如厕时的臭气不薰到太妃,太妃用的恭桶里面都是要洒上厚厚一层干燥的香灰,如厕后用的都是干净的布巾,什么时候有人敢当着她的面就弄得这么臭气薰天。

    本来章太妃对牢房的印象就是阴冷,潮湿,不干净,还有隋氏的老鼠和她身上的虱,可闻着这个味道,章太妃更加体会了什么叫脏,她觉得让她在牢房里再待上两天,她真能疯掉了,好像这个牢房里除了她这个被窝,就没有干净的地方了。

    隋氏舒服了,提上裤坐过来继续烤被。看章太妃蒙着头不肯从被窝里出来,摇了摇头,知道她是嫌自己脏了,可那又怎样?这老太太一看就不一般,进了牢房还有人给送东西来。

    虽然她嘴里儿媳妇怎么怎么不好,可到底都是有本事的,总不能看着老太太在牢里受苦吧,最多就是吃几天苦头就出去了。

    反正她也是将死之人,也不指望还能有出去的一天,在活着的时候能让自己过得舒服一些就舒服一些,也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许久许久章太妃才从被窝里钻出来,离开被窝的温暖,脸上鼻上都是潮湿的寒意,尤其是不知是不是幻觉,总觉得鼻前面是挥不去的臭味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