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最爱夜睡听风雨
    青山学堂的书生走了,华阳城的书生也离开了,听蓝衣书生的话后,不管是不想被人留下话柄,还是不屑于理他,大多数人都不愿接茬,甚至躲得远远的。

    可也有听不下去的人过来鄙夷道:“兄台,往后啊,这话就不要乱说了,北地苦寒那是从前,这几年人家摄政王可是把北地治理的富得流油,说句公道话,摄政王治理之下的华阳城,那些跟着王爷出生入死的将领们如今哪个不富甲一方?你这眼光都是多少年前的了?何况,不说别的,定北王世代忠良,远了不说,就说上任定北王与祈世子就是战死沙场,你说那些话确实听着很欠揍,连我都想揍你知道不?”

    说完,陆续有人离开,甚至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个白衣书生也退到一边,似乎觉得和这人在一起很危险。

    蓝衣书生站了一会儿,有些索然无味,见身边同行之人一个不剩,同来的马车也都走了,只能徒步朝着樊城的方向走去。

    云珞站在树后将一切看在眼里,听着身边书生打扮的男子将那边交谈的内容叙述一遍,轻声道了句:“盯紧了!”

    树梢一阵响动,很快便归于寂静。

    刘双喜道:“你不会是要打击报复吧?”

    云珞道:“最近城里不少人在说四喜这个进士中的不清不楚,我猜着是有人有意放出风声,虽说别人怎么说我并不在意,但再听之任之下去,就不知还要再传出些什么。”

    “你让影一跟着那蓝衣书生,莫不是他有问题?”

    云珞冷笑,“是否有问题还要再查,但每次传言都少不了他的影子,就很值得怀疑了。”

    刘双喜手里绞着一块帕子,“这些人真是太可恨了,造这种谣也不怕缺德!我们家四喜碍着谁了?”

    云珞望天:“四喜没碍着谁,可谁让他是你弟弟了?”云珞并没说,在樊城最近的那些谣言里,还有不少是关于刘双喜的,只是怕气着她,云珞并不想让她知道。

    本来好好的出来游玩,虽然是借着看洪安然的由头,但洪安然没看成,他也不想剩下的时间都浪费了,怎么也得玩得尽兴,那些倒胃口的事情就不要说了。

    翠惜湖的风景不错,此时正是桃红柳绿的时节,倒胃口的人也都离开了,云珞便带着刘双喜沿着湖边漫步,身后护卫远远地跟着。

    刘双喜指着湖边的一处竹楼:“你看那座竹楼是谁家的?平日住在这里看看湖光山色,想来是极美的。”

    云珞俯身凑近刘双喜的耳朵,“那座竹楼就是瞧着好,下雨的时候漏雨。”

    “漏雨?没修缮修缮?”

    云珞摇头,“竹楼主人就爱夜睡听风雨。”

    “真是个怪人!”刘双喜囧了下,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老渔人形象。

    云珞不置可否,与刘双喜复又前行,远远看到湖边有人垂钓,虽是晴朗的时节,身上果然披着蓑衣,头上戴着一顶箬笠。

    鱼杆一晃,被从水里提起,一条尺长的鱼在空中划了道优美的弧线,落入垂钓之人的手上,轻轻将鱼从鱼线上取下,放到身边的鱼篓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