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自己人
    冯相出班道:“太后明断,臣等无非是见东楚因经年战乱而民不聊生,一时心生不忍,如昨日城门税一事,让十王爷大动干戈,却也是臣等实在没辄了,若非国库空虚,臣等也不能想到要提高税收。臣等无非就是想摄政王能想出个于民于国有利的对策来,若是让摄政王为难,下官等日后登门负荆请罪也无妨。”

    云珞闻言冷笑道:“为难?本王为何要为难?本王虽为摄政王,但先皇赐本王权力却是在皇上未成亲政之前代为处理国政,像这种情况不该众为大人们先商量出办法,本王再斟酌是否可行?若是事事都要本王来想对策,你们这些大臣就是白领俸禄的吗?”

    云珞站在龙椅前的御阶之上,目光幽深地在群臣脸上扫过,见大臣们一个个羞愧地低下头,云珞也看出他们色厉内荏,今日的逼迫不过是装装样子,若他顶不住压力,大家都跟着得好处。

    若云珞真发怒了,他们最终会把一切都推到冯相身上,别人只是迫于冯相的地位不敢不从。

    直到所有的官员都低下头,云珞才淡淡地道:“这么久了想必也把诸位憋闷坏了吧,本王也不是不讲理之人,既然你们今日将话说开了,本王也想听听你们的意思,刚好十王爷也在,让他听听你们怎么想的,说不得还能给你们做做主。”

    群臣看向十王爷,见他矜贵而高冷地站在群臣之首,目光微垂,似乎连看一眼群臣都是不屑,想到他昨晚到冯相府将带头涨了城门税的冯相一通骂,之后就去了摄政王府,今日又与摄政王一同来上朝,显然他是站在摄政王那边的,群臣觉得他们傻了才会以为十王爷会给他们做主。

    原本他们商量的好,摄政王一家出城了,回来见到城门税涨了,定会勃然大怒,只要他怒了,管城门税一事,他们就跟摄政王哭穷:只拦着他们不涨税,可国库没钱怎么办?既然你要管这事儿,就得想出个对策。

    可人家摄政王没管这事儿,也没有想像中的震怒,倒是十王爷自己搅了进来。

    别看十王爷不管事,可人家是皇叔,说句不好听的,若是小皇帝真有什么事儿,下一个登基做皇帝的没准就是十王爷,谁敢得罪他?

    可事到如今,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也容不得他们退却,就是被摄政王下令把官给夺了,他们也得硬着头皮把话说出来。

    尤其是冯相,已经把人得罪了,这时候更是不能退缩。可明明十王爷是他的女婿,如今却支持摄政王,让他受尽别人暗地里的嘲讽后,心里也很是不平。他就想不明白了,当年十王爷那么高调地请旨求娶十王妃,为何把人娶进门了就变了样子?难道真像外面传闻的,十王妃说了什么让十王爷气恼的话?

    这些年,他让冯夫人问过多次,十王妃却一字都不肯说,问急了就不回娘家,不见娘家人,冯相想给她做主都没得做。

    冯相深深地看了眼十王爷,见看也不看自己,冯相朝云珞一躬身,“王爷,并非下官要为难王爷,也并非群臣无能,实在是想了许多计策,可我等虽然治国还有些见解,于赚钱、解决百姓民生一事上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最紧要的就是充实国库,眼看已到春播时节,东楚每年各地多有旱灾、水涝,哪一年赈灾都需要大笔银两。早些年打仗又将国库掏空,这些想必摄政王比旁人更了解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