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被一群女人挠了
    早上云珞出门时问过下人,知道刘四喜昨夜未归,再回到摄政王府,又问过下人,知道刘四喜刚刚回府,正在王妃那里上药呢。

    云珞道:“怎么受伤了?”

    下人道:“舅老爷和人打架,伤得不重,就是瞧着吓人,王妃正在对他说教呢。”

    云珞听说伤不重,也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男孩子就是要摔摔打打才好,他自小在樊城成为一霸,那可不是吹出来的,最开始时,哪天回府身上不带点儿伤?直到后来都知道他不好惹,没人敢招惹了才好些。

    直到见着刘四喜,看着他被包得只露出眼睛鼻子嘴的脑袋,云珞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刘双喜在他的头顶打了个萌萌的蝴蝶结,可那被包得大了几圈的脑袋还是瞧着怪惊悚了。

    云珞道:“你和人打架了?”

    刘四喜点头,闷声闷声道嗯了声,大概是脸上包得太厚了,点头时脖子都有些撑不住脑袋的重量,可云珞还是听出他这声‘嗯’应的有些勉强。

    云珞看向刘双喜,见她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知道事情不严重,包成那模样很可能是王妃觉得好看。

    云珞摆了摆手,“受伤了就回去歇着。”

    刘四喜犹豫着起身,路过云珞身边时道:“姐夫,城门税的事……”

    云珞看了他一眼,“还没做官就关心起城门税了?这里没你什么事儿,回去歇着!”

    云珞的话不容置疑,刘四喜只能加快脚步往回走。

    直到刘四喜出了院子,云珞才问道:“他和谁打架?”

    刘双喜冷哼:“没出息,和女人打架被挠了一脸花。”

    云珞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听刘双喜道:“昨日他和白文林回来的途中遇到洪安然她们了,就在旁边看她们放风筝,谁想被人当成登徒浪子给揍了。”

    云珞问:“洪安然没认出四喜?”

    刘双喜道:“你觉着可能吗?只是当时洪安然什么也没说,四喜有嘴也说不清,这回算是受了不小的打击。他回来倒是没说什么,可白文林说了,那些护卫四喜还能动动手,结果上来一群小丫鬟,他只能躲着,可人太多,还要护着白文林,他躲也躲不开,就给挠了。”

    云珞想了想,点头道:“既然如此,洪家派人来说的亲事也就不用再想了,回头给四喜找个好的。”

    刘双喜问:“你说好好的,四喜不过是看她们放风筝,至于说打就打吗?我总觉得这里面不太对。”

    云珞道:“你别想了,我派人去查查就是。”

    刘双喜也没办法,弟弟被挠的那怂样,她瞧着也心疼,但毕竟是刘四喜在一旁看姑娘家放风筝,虽说无伤大雅,但人家较起真来非要说他孟浪,刘四喜有嘴也说不清。

    估计当时洪安然也是怕被人说三道四,才躲着不肯替刘四喜说句话吧,但这件事还是让刘双喜寒心,本来对洪安然就没多少好感,这回更是不用想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