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我们东楚上下一心
    “不……”不是说了一半,被万国舅硬生生吞了回去。

    他想说他并不是为了一顿晚宴,他说的关键是摄政王王妃啊,人人都道摄政王王妃不但厨艺好,经商的手段也高,还长得国色天香,他这次主动争取来东楚的目的就是为了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美人。

    之前或许还会觉得是传闻夸大,但自打进了樊城,听百姓提起摄政王如何宠爱王妃,如今又亲眼见着摄政王的相貌,他已经信了摄政王王妃有着倾国倾城之姿了。

    可摄政王这意思却硬生生曲解了他是为了要吃美食,这在别人眼里他得是什么形象?别让人以为南岳都是一群酒囊饭袋。

    果然,其余使节团和东楚大臣们一阵哄笑,万国舅的脸红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心里明白这是人家摄政王因之前两国的一些小龌龊记着仇呢,却也没法对人解释。

    云珞对叶见成道:“传令下去,今晚御花园中请诸位使节涮火锅,让御膳房准备起来。”叶见成领命退出。

    虽然各国使节心里都清楚摄政王看万国舅不顺眼,八成是因为他提了冒犯摄政王王妃的话,但鉴于王爷一如既往的不近人情,各国使节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会再乱开口,问也是问些关于两国邦交,或是无伤大雅之事。而大多时候都有长眼色的大臣主动替摄政王开口了。

    大家都看得出来摄政王心情不好,各国使节虽是刚刚进京,但也从在樊城的眼线那里听到了,摄政王的亲娘,章太妃被匪人绑了,如今生死不知,也难怪王爷心情不好。

    酒宴进行了一半儿,叶见成从外面进来,在云珞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云珞的脸色便和缓下来,看使节的目光里也带了些许笑意,顿时让人有如看到了春暖花开。

    万国舅更是长长的松了口气,他还真怕摄政王因此记恨上他,虽然见不着摄政王王妃遗憾,也比给南岳招灾惹祸好。

    酒菜吃得差不多了,云珞便提出告辞,让冯相陪着各国使节继续吃。

    冯相咂巴咂巴嘴,这个任务不吃力,没准还能讨些好,只要脑子好使都能把事情办好,而且也能彰显他相爷的身份,免得让他国人只知有摄政王而不知有他这个宰相。

    待云珞走后,同时也将心腹大臣都带走了,冯相便开始以主人的身份款待起各国使节。开始时使节们弄不准冯相与摄政王是不是一条心,稍敏感些的话不敢说,直到与冯相说得多了,都能感觉到冯相在摄政王的压迫下,郁郁而不得志的苦闷,万国舅便试探道:“我听闻东楚先皇的皇后,如今的太后正是相爷之女,按说先皇驾崩,中宫该由冯太后主持,小皇帝也该归在冯太后的名下,可不知为何东楚会有两位太后?”

    冯相闻言怔了下,虽然他也为此不平,但毕竟是先皇在遗诏里写明了的,有想法也不敢提出来,这万国舅不知是太急于表现,还是傻,这时候竟然提出如此敏感的问题?

    冯相略思考了下道:“章太后乃是当今皇上的生母,又是摄政王的表妹,封为太后也是应该的。”

    万国舅却撇着嘴道:“在我南岳绝不会出现两个太后,若继位的皇上身份太低,为朝局安宁,先皇驾崩后定会让皇上生母陪葬于皇陵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