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自己没本事,生个蛋就有本事了
    酒宴终于结束,冯相出了大殿就用袖抹了把头上的汗,问身后跟着的学生:“你说本相那些话说得可好?”

    学生恭敬道:“恩师所言极是,哪怕咱们与摄政王不合,也不能让那些小国得了便宜。不过是些前来找便宜的,竟然还妄想动摇东楚的国本?真是痴心妄想!”

    冯相无语地望着自家学生,“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相与摄政王不合了?”

    学生张了半天嘴,心想:无论是被摄政王压制得空有一个宰相的名、却无宰相的实权,还是如今宫中主事的太后是摄政王的表妹,皇上是摄政王的表外甥,宰相与摄政王都不可能和睦,这还用眼睛看吗?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儿。

    可冯相一脸的不悦,学生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在自己的嘴上轻拍了下,“瞧我这张破嘴,恩师与摄政王一文一武,是东楚的股肱之臣,缺一不可,平时有事也有商有量,哪能不合呢?”

    “往后要记得话不可乱说。”冯相拈着胡子露出满意的神色,虽说他觉得自己做了多年宰相,朝中大事小事都由他说了算,摄政王不过才来樊城两年,不过是仗着先皇的旨意和手上的兵权才能与他平起平坐,但他大度,就不计较这些了。

    学生一边用力地点头,一边暗暗撇嘴,什么缺一不可?相爷的那点权如今差不多都被摄政王给收走了,还给他留个相爷的位置,不过是想给他留点体面,还真当自己是与摄政王平起平坐了?相爷年纪不小了,想法怎么还这么单纯呢?

    冯相满意地回了相府,安排一下事宜又回了皇宫,王爷说了晚上有晚宴,他也得准备一下,不能让外国使节只知有摄政王,而不知有相爷。

    如今摄政王权大,他且忍让着,但摄政王的根本在北地,总有一天是要回北地,而小皇帝渐渐长大,对于被摄政王掣肘这件事肯定会有不满,只要他的女儿争口气,干掉章太后,冯太后就是后宫的主宰了。

    冯相想得好,进到宫里,先去见了冯太后,见冯太后还带着宫女在御花园里蝴蝶,悠闲的就像从前在相府的后园一样,冯相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儿真是太不长劲了。

    先给冯太后见了君臣之礼,之后冯相将宫女们斥退,对冯太后恨铁不成钢地道:“女儿啊,你看看你如今都成什么模样了?当初的雄心壮志呢?如今先皇不在了,你就是后宫之主,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被那个压一头?”

    冯太后撇着嘴道:“哀家倒是想像个太后,可那边也是太后,皇上还是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宫外又有摄政王这么个表兄,我再想又能怎样?爹你不也被摄政王压了一头?就别把气儿都撒我头上。”

    冯相被噎得脸都青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摄政王是世家出身,手握兵权,又有先皇遗诏,爹对不过他也没什么丢人。可她再怎么样也就是个商人的女儿,无论是身份还是心机都不如你,你怎么就输给她了?”

    冯太后意兴阑珊地看了冯相一眼,“行了爹,你和我说那些有什么用?我想在宫里有作为,那也得有个强大的娘家,娘家都不行,我拿什么和人争?你也说了你斗不过摄政王,她不但有先皇遗诏,还是小皇上的亲娘,又有摄政王做靠山,我就自个儿一个人,怎么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