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都是因为随根儿
    天一天比一天热,天亮得也早了,云珞起床时碰到刘双喜,刘双喜睁眼瞧了瞧外面的天色已经见亮,昨晚睡得早,此时倒是精神了。

    躺在床里看云珞穿衣服,刘双喜道:“今晚还陪那些使节吃饭吗?”

    云珞哼道:“想得美!东楚又不是开善堂的。”

    刘双喜笑:“瞧你怎么说话,怎么着也是外国来的使节,总是要彰显一下东楚堂堂大国的气度。”

    云珞撇了撇嘴,“谁请他们来的?之前打仗时都是仇敌,这才几年就忘了?”

    刘双喜知道云珞带兵多年,不但父兄和祖辈都是战死在疆场之上,亲眼看着战死的弟兄就不知凡几,对那些曾经的仇敌不能释怀也正常。

    何况,那些人不请自来肯定没安好心,太客气了倒会让人觉得软弱,王爷这样不愿拿正眼看他们最好,正如王爷说的,谁请他们来的?

    云珞道:“虽然饭是不请他们吃了,但昨日我让见成给洪太师送去制糖工坊的图纸,今日一整天都要商议有关制糖工坊事宜,回来得要晚些,晚饭你就带着孩子们吃吧,不必等我。”

    刘双喜点头,“昨日太妃说她想去许陈氏的茶庄坐坐,我琢磨着给她多带些护卫,最好再给她带几个暗卫,怎么说废太子还未落网,外面难免不安生。”

    云珞皱了皱眉,“这种时候她怎么还想出去?”

    刘双喜摇头,心想:那是你娘,一向惯得狠了,她又能怎么办?

    云珞也知道刘双喜的为难,想了下道:“她若非要去就去吧,人手不必多派,这件事我安排下去,你就不必多管了。”

    刘双喜‘哎’了声,她正乐得不管,不然章太妃真再让人劫走,她做媳妇的没拦着她出门,会不会被人说她巴不得章太妃再被劫一次?

    反正事情由云珞揽去了,她也尽了告之的责任,出了事儿也怪不到她头上,虽然说起来冷漠了些,但章太妃那性子啊,啧啧,她管得了吗?

    云珞出了门,喊来影一影二叮嘱了几句,影一影二便分头去行动了。

    云珞在府外上了马朝着皇宫奔去,到了宫门时,该来上朝的大臣差不多都到了,众人围着洪太师说话,一旁被冷落了的冯相一直拿冷眼瞄着,云珞暗自点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见摄政王来了,众臣们纷纷放开洪太师,与云珞见礼寒暄,直到上朝的钟声敲响,按品阶鱼贯而入。

    云珞走在头里,身后跟着冯相,再后面跟着洪太师等人,除摄政王上朝不必跪拜,在云珞身后的朝臣们跪倒两排。

    章太后抱着小皇帝正襟危坐,嘤声燕语地道了声:“众爱卿平身!”

    云珞皱了皱眉,这声音太甜,没有半点太后该有的威仪,宫中教导她的女官是不是该换了?平常可不见章太后这样,难道今日吃坏了东西吗?

    章太后见云珞皱眉,就知他不满了,心里有些忐忑,暗怪自己不该心里想着有求于云珞,声音就没控制好,唉,自打摄政王将办公之所由御书房搬到摄政王府,除了每日上朝就很少在皇宫里待着,她想要找他说些话都没有机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