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太后的心思
    章太后也不悦地看了看冯相,她给冯相反对摄政王的机会了,可这老小子竟然不按她划出的道走,让她还怎么说?

    外人眼里他们母子两个一直是在摄政王的羽翼之下受到保护,摄政王也是先皇临终前的托孤之人,名正言顺!

    若是因此和摄政王唱反调,不会有人觉得她是因为母子被摄政王欺压得狠了反抗,只会认为她疯了,放着强大的靠山不依靠,却自己作死。

    可这几日她的母亲章夫人时常进宫,在她面前没少提起年轻时候的一些事情,她的记忆中也有不少章太妃护着解卉兰而与自己娘针锋相对的画面,以及当年章夫人想要让她与云珞结亲,却被章太妃嫌弃一事,章念真越想越觉得委屈。

    凭什么她们母女就要被章太妃永远压着一头?如今她这个太后做的都让人觉得那是因为她是摄政王的表妹,人家先皇看上她也是摄政王,好像她的一切都是摄政王赐予的似的,摄政王那么好,咋不让他给先皇生个孩子?

    章念真越想心里越气,如今每天在朝堂之上又被云珞压上不止一头,说句话都底气不足,尤其是昨晚章夫人连夜进宫和章念真说:“真儿啊,你看看你好歹也是太后,外国使节进京总该你这个太后出个面吧?接受一下外国使节的拜见,可你表哥都咋对你的?是不是都没提让你接见外国使节?如今外国使节眼里,估计是只知摄政王,而不知太后和皇上了。还有啊,娘进宫前听人说起,你表哥竟然要把制糖工坊交给洪太师,不说那一家人除了溜须拍马会什么?就说这有了好处咋不想着自家人?你表兄表弟他们如今不都没事儿做?怎么说也是太后的表兄弟,再不好咱们还是亲戚,你表哥就让他们领个闲职丢不丢人?”

    章念真虽然劝章夫人不要听信别人的谣言,心里难免不舒服,正如章夫人所言,她娘那边的表兄表弟都没有实缺,却把个大肥差给了洪太师,别人不会说云珞大公无私,只会说章太后娘家的表亲没本事。

    章太后想了一晚,决定早朝上发难,依之前所见,冯相常带着人与摄政王唱反调,定会顺着她的话说,把利益拿到自己手里,等冯相得了好,她再给冯相通个气儿,她娘的那些侄子们也就能补个实缺了。

    可冯相不傻,如今倒显得她傻了。

    章念真想要说几句话缓和一下云珞的冷脸,可还没等张口,云珞已经先一步开口,“太后还有何不满?若是没话可说事情就定下来了。”

    章念真动了几下唇,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知道云珞已经在怪她了,有些后悔不该听了章夫人的话为她的表兄弟谋差事,这话还没说出口,已经把云珞得罪了。

    好在她还是皇上的亲娘,云珞看在皇上的面子上也不会拿她如何。

    云珞问了洪太师几个关于建制糖工坊的问题,洪太师昨日很下了一番功夫,对答如流,那胸中有丘壑的模样让原本还觉得洪太师没啥本事的人都闭上嘴了。

    他们不知这是王爷事先给洪太师铺垫好了,只当洪太师真有些本事,只是这些年都被先帝给耽误了,倒是没人再提洪太师不适合的话了,毕竟洪太师说出的那些方案,就是换了他们也未必能做得更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