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这优越感是从何而来?
    刘双喜被章太妃感动了,这么久了,她终于说句掏心窝子的公正话了,要是从前,她不副着自己往出拿主意就不错了,果然自己得利益和别人得利益是不同的。

    刘双喜道:“太妃放心,王爷也说了,若是再有人觉着我们王府为东楚付出什么都是应该的,王爷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后悔,没得只我们一家付出。”

    章太妃点头,又唠了一会儿,章太妃突然道:“王妃,我就琢磨着,樊城的治安也没那么差,为何坏人都让我遇上了?你说今日我出门不是遇到专门针对我们王府的坏人吧?”

    刘双喜一愣,心说:虽然不是针对王府,却一定是针对您啊,您那好儿子可不希望你在这时候满大街逛,再给废太子一党利用的机会,您只要乖乖地在王府里,保准什么事儿都遇不上。

    可话不能这么说,刘双喜为难地道:“太妃还不知道吧?前几日有人冒充黑山居士写了一个话本子,上面写的都是影射我们王府的东西,很多人看了都信以为真,这些日子城里出了不少人说让摄政王滚出樊城呢,会不会是那些人搞出来的事情?”

    章太妃一听怒了,“什么让我儿滚出樊城?谁给他们的脸?再说那个黑山居士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都乱写?那里面写的哪有一句是真的?”

    刘双喜讪讪地道:“是黑川居士,那人冒充黑山居士写的。”

    章太妃却没觉得有什么差别,“管他什么黑川还是黑山,心都是黑的吗?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做搬弄是非的事情,别让本太妃逮到,不然大耳刮子扇他们。”

    刘双喜觉得脸有点疼,“那黑川居士算一个,前几日又有人绑了个酒楼的小少东家讨要赎金,接着太妃您也被绑了,还有许多事情,自从黑川居士写了那个话本子之后,樊城可出了许多事情,一件件,显然是有心人做的。”

    刘双喜也不管心虚不心虚,把几件事情都算成一件事情来说,说的章太妃陷入沉思,最后道:“原来这些日子出了这么多事儿?本太妃竟是不知,如此看来还真是有心人做的,对了,那个废太子还没逮到是吧?之前他在北地做了那么多事儿,没准这次又跟着来到樊城,你说这些事情会不会都是他做的?绑本太妃,本太妃倒还不无辜,可绑了一个酒楼的小少东家?人家孩子怎么就入了他的眼?真就为了银子?这人心真是黑的。”

    ‘黑心’的刘双喜一脸无辜地点头,“可不是,当初在北地他能让人拐卖孩子,如今就能做出绑架勒索之事,真是坏透顶了。”

    章太妃也一脸愤慨,婆媳俩有了共同的敌人,越说越热乎。

    一个本就是好热闹的性子,一个虽然觉得和章太妃没什么共同话题,说几句就骂到自己头上,可难得婆媳俩能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处聊天,刘双喜尽量说些章太妃爱听的话。

    当然,偶尔说错一句两句,章太妃也权当没听到。

    正说着,有小丫鬟从外面跑进来,见到章太妃和刘双喜道:“太妃,王妃,外面来了两个女人,说是南岳使节团的,说要求见王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