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当年为夫是怎么被吓晕的?
    见还是不见,是个很严肃的问题。而严小姐来见她有何目的,是个更严肃的问题。

    且不说严小姐与白文林走得近,就是她那位刚刚被任命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的哥哥都没资格求见自己,她一个小丫头有什么资格?

    刘双喜摆了摆手道:“不见!”连理由都没有!

    丫鬟对此没有任何感觉,毕竟那丫头的身份哪够得上见王妃?王妃不见她也应该,谁知道她是不是谁派来的探子或是刺客?如今别说是什么严小姐、松小姐,就是多少大人家的夫人王妃都是不见的。

    刘双喜坐了一会儿钓上来两条尺多长的鱼,一条草鱼、一条鲤鱼。因云珞爱吃鱼,王府的池塘里养了不少可以吃的鱼,什么鲤鱼、草鱼、鲫鱼都养了不少,平常没事钓上来几条就够吃了,至于晚上吃什么,就得看运气了。

    刘双喜带着鱼去了厨房,厨房里正炖着高汤,刘双喜闻着味儿觉得不错,晚上除了鱼,还能炖些别的吃。

    鱼刚刮好鳞,刘双喜打算切成花刀先腌上,丫鬟又跑进来,“王妃,那位严小姐跪在王府门前不肯走,说是王妃不见她一眼,她就不起来了。”

    刘双喜目光一直盯在鱼上,淡淡地道:“爱跪就让她跪着,还能威胁到谁?”

    丫鬟便不再说话,那丫头用这种办法威胁王妃,王妃都不在乎被人议论,她管那些做什么?再说,一个小丫头跪在门前不走,这是逼王妃呢?真是太可恶了。

    刘双喜把鱼切好后,用料腌上,洗了洗手就出了厨房,离吃饭的时候还早,她先回去歇歇,等晚些再过来。

    至于门前跪着的,既然她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别人都看着,要用舆论来使自己就范,那就跪着吧,王爷不是说过,摄政王府何时在意过名声?

    云珞回来时,严小姐还在府门前跪着,云珞皱了皱眉,不明白这个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在自己王府门前跪着做什么?但显然是惹了王妃不高兴,不然王妃那容易冲动又有些好打不平的性子也不会任人在这里跪着。

    立时就有下人从府门里出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云珞再看严小姐的目光就冷冽了几分,声音不高,语气却冰冷地说了一个字:“滚!”

    严小姐在府门外跪了一下午,本来就跪的双腿疼痛难忍,此时又是夏入秋的时节,本来穿就少,哪怕她来之前在腿上绑了些厚的布料,可跪了这么久也已经到了极限。

    当听到摄政王那冰冷得仿佛能将人骨头都冻住的声音时,严小姐顿时心里和身体都承受不住了,身子一晃,人就向旁边的地上倒去。

    云珞身边的影一原本是想要过去扶人的,可见王爷面色不变,还是那么冷,就知道王爷是不喜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既然如此,躺就躺着吧。

    云珞抬步进了王府,没说让人把严小姐扶起来,自然也没人会背着王爷偷偷关心一下这个看起来柔弱的漂亮姑娘。

    云珞进到王府后,径直来见刘双喜,刘双喜也是刚刚把鱼蒸好,一条给章太妃送去,一条留着云珞回来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