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笑得多难看?都要哭了!
    一见刘双喜,陈夫人先请了安,之后就道:“王妃,昨晚老爷见那兄妹俩是王爷让人送去的,连夜升堂审问,您猜审出什么了?”

    刘双喜摇头,心说:我要知道能审出什么,还送你们那儿做什么?这陈夫人说话怎么也爱卖上关子了?

    陈夫人一拍大腿,“真没想到啊,那兄妹俩竟是有野心的。”

    刘双喜不解地看着陈夫人,陈夫人压低声音:“王妃,那丫头看着长得娇娇弱弱,却是奔着给王爷做妾来的。”

    刘双喜一听就乍了毛,“啥?要和我抢男人?”可说完了又觉得不应该啊,若是奔着和她抢男人来的,之前为何同白文林走得那么近?还是说觉得白文林与摄政王府有关系,想要通过他认识云珞?这丫头年纪不大,还真有些手段,没准还是她那个哥哥教的呢。

    刘双喜气愤地连喝了两碗茶,才平静了下来,不过想想云珞如今的地位的模样,也难怪别人会看上他。

    刘双喜又觉得也没什么奇怪的,倒是陈夫人见刘双喜先生了气,接着就平静了下来,不知她怎么就想通了,问道:“王妃,那这两人怎么办?”

    刘双喜将茶碗慢慢地放下,“按说他们也没做什么,就是在王府外面跪了跪,威胁了一下摄政王,也不能怎么判,要不就放了?”

    陈夫人眼一翻:“放了?那可不成,往后王妃还想看着府门外没事儿就跪几个人?”

    刘双喜道:“跪呗,本王妃不见,王爷若是瞧着好就都带过去瞧瞧好了。”

    陈夫人,“王妃,您的心真大,都说好女怕缠郎,这好男也怕好女缠啊,真哪天王爷受不住缠,真纳个妾进门,您还能给赶出去?”

    刘双喜看着陈夫人,“怎么不能赶出去?”

    陈夫人道:“这男人,只要能管得住,怎么都好,一旦一次管不住了,往后再想管可就难了,再说就咱们这性子,平常就不太知道哄人,男人就爱温柔善解人意的,哪天真遇到个‘知心人儿’,可不就有咱们后悔的?王妃,这事儿还是我偷偷派人去打听才打听出来的,我家老爷审完回来一句话都不敢我说,我就琢磨着没准王爷真有那意思呢,您可得上心。”

    刘双喜觉得陈夫人说得话有些道理,虽然云珞如今是对她一心一意,可她真不是个会撒娇、会哄人儿的,真遇到一个他的解语花,真给弄进门,她还真未必能赶得出去。

    严氏兄妹这一跪倒让刘双喜犯起难了,送走陈夫人后,刘双喜坐在屋子里一边缝碎布块,一边想她要不要变得温柔一些,免得让云珞遇到他的解语花。

    可真变温柔了,云珞会不会觉得她转了性子,再得寸进尺?唉,做人媳妇真难啊!

    云珞进门,说起下午陈奇瑞来求见他,说起严氏兄妹,云珞道:“过几日青河县县令任期满了,我想把严乐逸派过去。”

    刘双喜知道云珞说的严乐逸就是严大人,盯着云珞看了几眼,觉得好像不认得他一样,若是从前,真有人跪在门前逼见云珞,云珞就算不会把人怎样,也不会如此和平地解决,可如今只是把人调走,看样子还是外放,倒像是要把人赶得远一些,眼不见、心不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