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王府派来的
    太后沉吟片刻,叹道:“哀家也不知这样做是对是错,终归是哀家的一分心思在里面,最后还是要看你的运气和手段了。”

    严冬儿惊愕抬头,见太后眼中满溢着忧伤,心中一突,难道太后对摄政王?他们是表兄妹,感情应该是好的吧?或许正是王妃的介入,才会让太后心灰意冷后进了宫吧?

    严冬儿直觉自己猜到了真相,看太后时就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太后放心,此事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小女一人之事,与太后绝无关系。”

    太后满意了,看严冬儿的目光也比之前更加柔和,严冬儿只觉得太后真是个心善的好人,素昧平生的两人,太后都能如此真诚待她,大概大兵是觉得自己与她在某些地方很想像吧?

    严冬儿从宫中出来时,身边跟了两个宫中的女官,都是教严冬儿礼仪和如何待人接物,严冬儿感谢太后,她也知道自己打小没见过什么世面,有些上不得台面,有这两个女官教导,想必很快就能在樊城炙手可热。

    回到租住的小院,严乐逸还没有回来,严冬儿先同两个女官学了起来,先站了一个时辰的身姿,严冬儿觉得她的腿和腰都不会动了,女官让她趴在床上,一个在身后替她捏背,一个站在床边给她讲些以古喻今的故事,严冬儿如醍醐灌顶般的通透了,原来看似简单的后宅争斗,却有那么多的学问。

    除了得势时的张扬霸气,原来在之前还要懂得韬光养晦,甚至是自贱到了泥里,只为了等机会来临那一刻的反击。

    严冬儿自认学会了很多,更对去摄政王府志在必行。

    严乐逸回来时人是晕乎乎的,虽然只是清河县的县令,但对于一个刚刚考取功名不久的新科进士,又是摄政王亲自派去的,翰林院的人再清流也不是白痴,该有的人情往来还是要有的,众人齐了银两在外面酒楼恰到好处地吃了酒,严乐逸有些喝高了,却还不至于找不到家。

    被人送回来时,一开门没看到严冬儿,心里就有些没底,不知道那个妹妹是不是又跑去摄政王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