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到底说了什么?
    冯太后自嘲的笑道:“我是做了皇后,却是皇上碰都没碰过的皇后,很值得自豪吗?”

    冯相很是尴尬,他处心积虑地想把女儿都嫁进皇室,最后倒是成功了,可两个女儿都差不多相同的命,成亲那么久都还是黄花大姑娘,因此他都成了樊城的一大笑柄了。

    冯相吸气吸气再吸气,硬是把一张老脸挤成了菊花,“女儿,只要这次能除了摄政王,后宫就是你一家独大……”

    冯太后冷笑:“一家独大又如何?还不是个无子的寡妇?”

    冯相不赞同道:“无子又如何?只要大权在握,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到时整个东楚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再说小皇帝还小,他也不会记得他的生母,到时只会认你做母,你就是后宫第一人了。”

    冯太后却半点兴趣都没有,“爹,当初你为了做国丈,逼着我进宫做皇后,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今你又想着掌控小皇帝?就算杀了他的生母,把他养在我的膝下,等将来有一日他长大成人,万一知道了生母是被我们害死的,会不会给生母报仇?爹,你就没有权倾朝野的命,就不要做权倾朝野的梦了。”

    说完,冯太后拈起一块酥饼,吃得甚是满足。吃完了,看冯相一脸便秘似的脸色,幽幽地道:“这酥饼是哀家让人从宫外买的,甚合哀家口味,只是不知往后还吃不吃得到了。”

    冯相下意识道:“太后爱吃,将做酥饼之人聘进宫里就是。”

    冯太后‘呵呵’两声,“酥饼是在驿馆门外的那条街买的,爹以为聘进宫里好吗?”

    冯相后背微有些凉,驿馆门外那条街,如今满朝文武谁不知那里几家最香最好的美食都是摄政王府的人在卖?别说摄政王真被他杀了,那条街上还会不会继续存在,就是说摄政王一死,那条街上的人他敢不敢用?

    做吃食的,下个毒什么的不要太容易了。

    冯相道:“太后,美味虽是难得,但大局为重。”

    冯太后‘嗤’的笑了一声,将剩下的酥饼放进嘴里,咽下后道:“爹风光了大半辈子,娶妻纳妾,荣华富贵,却还是不满足,或许就是让你龙袍加身,你没准还想着一统天下。我呢?说是太后,可我今年还不到二十,爹,我这般年华可是女儿家最好的时光,可我却被关在这深深的宫墙之中,没有夫君,没有孩儿,每天锦衣玉食又如何?不过是一日熬过一日,于我来说,再高的权位也只剩凄凉,站得越高越是高处不胜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