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我松手,你可不许喊
    冯相被烫,自觉丢人,也没脸在这里待着了,放下鸡汤,用袖子捂着脸就走人了,留下被喷了一脸的丫鬟风中凌乱。

    相爷失踪了三天,突然回府,出现在她的面前就是为了喷她一脸鸡汤?

    冯相到了前院,见府里一切都正常,仆从们该做什么都在做什么,完全看不出慌乱,显然摄政王并没有来府里拿人。

    冯相喊来一个管事,管事见冯相出现在府里,又惊又喜,“相爷,这几日太后几次派人来请您入宫,知道您不在府中,让您回府就去宫里。”

    冯相觉得她这个女儿有可能已被摄政王给挟持,让他进宫的旨意没准就是摄政王让人送的,他会傻到自投罗网吗?

    当然……会!

    这几日在密室中的日子已经给他造成极大的阴影,那样的日子他一天也不想再过了。可只要他在相府里出现,摄政王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之前是因为他不在相府,摄政王才没进府抓人,可知道他在府里,真来抓人的话,就可能伤及无辜。

    摄政王让他进宫自己送上门,八成就是不想伤及相府之人,别说是让他自投罗网,就是让他自裁谢罪,他都不能含糊了。

    冯相问管事:“这几日康先生可在府中?”

    管事不解地道:“康先生不是随相爷您外出了?”

    冯相就知道这康安也是个不靠谱的,这关键时候竟然不在府中,不过,也有可能是为了更让人相信相爷不在府中吧。

    康安这些年给冯相出了不少主意,冯相还是很信任他的,估计康安一旦知道自己出现了,就会回相府了。

    可冯相这边还有一个鸿门宴要赴,怎么想都觉得自己蠢。

    换了身轻便又舒服的衣服,冯相把银票又贴身放好,一旦真被摄政王的人抓了,投入大牢后,身上有些银票,收买一下狱卒也能让他日子过得好一些。

    冯相让人备马,奔着皇宫而去。

    樊城的高官,只要不是家中穷得揭不开锅,都围着皇宫住了一圈,如冯相家的宅子,还是几辈之前的先皇御赐的,离着皇宫并不远,冯相马骑得再慢,也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到了宫门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