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冯相倒了
    冯太后在屋中已经听到外面的声音,“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我这儿可没有站在院里话的规矩。”

    冯相知道女儿这是对他心里有气,这时候还得靠女儿救命,也不敢反驳就进了屋里。

    看屋里的摆设虽然简单,却也干净整洁,一应物件都不少,屋也不像在外面看的那么破,至少顶上不漏,地上不湿,收拾得也很有暖意。

    冯太后坐在桌旁,手里拿着本书,见冯相进门,放下书,定定地看着冯相,看的冯相心里没底,还是头一回她觉得自家的女儿如此霸气,像个做太后的人。

    只可惜,这太后做的无权无势又无,也挺让人心疼。

    冯太后盯着冯相看了一会儿,这才道了声:“坐吧!”

    冯相受宠若惊地坐下,偷偷打量冯太后的脸色,见她面沉似水,知道这是心里不顺对他有怨气。

    冯相道:“女儿……”

    冯太后清咳一声,端起旁边的茶水润了一口,冯相接下来的话就被咳了回去,再想找别的话,可心里觉得对不住女儿,话也不出口了。

    冷了一会儿场,冯太后道:“相爷,这几日到哪儿躲清闲去了?”

    冯相苦笑,他不好自己躲在密室里了,可又实在不知怎么好,吞吞吐吐半天才道:“这不是外面有些事情,出了趟城。”

    冯太后便道:“是出城去商量怎么做糖?”

    冯相一惊就要反驳,冯太后冷哼一声,“你抢朝廷的生意也就罢了,竟还做出为了利益刺杀摄政王一事,摄政王可是我们东楚的大功臣,若不是有云家世代镇守北地,能有东楚的安宁?”

    冯相听冯太后夸摄政王,不高兴地道:“从前定北王是大功臣,可如今的摄政王就未必了,他挟天以令天下,没准何时就要龙袍加身了。”

    冯太后将手上的茶碗往桌上重重一放,“相爷,此言就过了,若别人能做出龙袍加身之事也就罢了,摄政王绝不会,当初先皇临终之时曾将哀家叫在床边,亲口要让位给摄政王之言,却被摄政王给拒绝了。当初若不是先皇看出相爷终会有不臣之心,也不会独宠章妃,他就是防着我们冯家了。爹,事情如何你该好好想想了,你这一生蝇营狗苟半辈,最终得到什么了?如今年纪一把,也是该放下的时候了,我那几个兄长不都给你生了孙,不如就回家含饴弄孙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