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牵手手
    林枫不高兴也是憋在心里不会说出来,更何况李玉成都已经走到楼下了,他更不会知道林枫在偷偷的不高兴了。

    林枫把要带回家的洗漱用品和衣服装进箱子里,刚合上箱子,就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凝神细听了一下,然后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往下一看,就看到了站在楼下的李玉成。

    李玉成穿着棉衣裹着围巾,正仰头朝他们宿舍看,见林枫打开了窗户,忙朝他用力挥了挥手,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喊道:“林枫,要不要去逛街?”

    林枫还没回答,旁边有宿舍开窗往下扔了个纸团,林梦骂道:“李玉成你个臭小子,让不让人睡觉了?”

    李玉成直接团了个雪团回击回去,喊道:“睡你妹啊起来嗨!”

    然后哈哈一笑,又朝林枫喊道:“快下来呀!”

    林枫犹豫了一下,李玉成还在底下催,他笑了一下,应了声:“来了。”

    然后匆匆穿上外(套tao),拿了钱包和箱子就往外走,出门刚把门“咔哒”一声关上的时候,他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待要仔细想想,走廊尽头一个宿舍打开了门,一个男生斜倚在门口,面无表(情qing)道:“你再不下去,我就要下去了。”

    林枫笑了一下,也不去管是不是落东西了,赶紧往楼梯间走去,下楼的时候,突然回头冲正准备进门的那个男生笑道:“寒假愉快,再见。”

    说完匆匆走了,剩下那个男生站在原地愣了片刻,挠挠头嘀咕道:“林枫是不是脑子发烧了。”

    另一个男生揉着眼睛走到他(身shen)边,往他肩上一靠,嘟囔道:“怎么了?”

    他揉揉对方的脑袋,笑道:“没事,接着睡吧。”

    林枫刚下楼,李玉成就冲了过来,拽着他往前走,催促道:“快快快,别啰里啰嗦的,到时候我赶不上回去的车了。”

    林枫被他拽着往前走了几步,说道:“你慢点。”

    两人一人拎着个箱子到了商场,在一楼把箱子寄存上了,李玉成就带着他风风火火往楼上冲。

    好不容易穿过拥挤的人群到达主战场,结果却大失所望,在打折的都是些男装女装,而大爷大妈们蜂拥而至的原因是因为商场里的超市正在搞免费领取鸡蛋的活动,全都在门口排着队呢。

    李玉成带着林枫在商场转了大半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可以带回去作为找魏旭玫女士索要赌资的贿赂品,感觉自己深受小王和小李的欺骗,找了个僻静角落打电话把那两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气呼呼的回来冲林枫说道:“我们走!”

    “去哪儿?”

    林枫跟在李玉成后面,尽量避免和过路的人接触,但人实在太多,他再小心也还是避免不了,于是他那眉头从进商场以来就没有舒展过。

    李玉成回头帮他挡了一下差点撞上他的几个女生,带着他往另一边的无障碍电梯走去,直接上了五楼的娱乐城,走到一个游戏机旁,换了一堆游戏币道:“我们打游戏啊?”

    林枫:“……无聊。”

    他直接拒绝了,李玉成却有兴致得很,把书包往他怀里一塞道:“那你帮我拿着,我自己玩。”

    边说边迅速占领了一台游戏机,招呼林枫坐到自己(身shen)边,自己玩了起来。

    林枫把李玉成的书包放在凳子上,站他(身shen)后看了一会儿,他小时候没玩过游戏机,觉得这是浪费时间,更何况,也没有人愿意带着他一起玩,所以游戏机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只是老师用来批评其他同学的一个原因,仅此而已。

    他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主要是李玉成打得太low了,十把里有九把都是输的,偏偏他还越挫越勇,输得越惨他叫嚣着要赢回来的声音就越大,那么一堆游戏币没一会儿就输完了。

    李玉成又去换了一堆游戏币,回来发现林枫正对着一个拳击的游戏机看,立刻推着他往那前面走,塞了几个游戏币进去,说道:“来一局啊老大?”

    林枫摇了摇头,说道:“你玩吧。”

    李玉成撇嘴说道:“我要会谁顾得上你啊。”

    林枫说道:“那你就当练习了。”

    “那不浪费钱吗?”李玉成催道,“快快快,先玩两局,我钱都交了。”

    林枫不以为然道:“那就给其他想玩的玩吧。”

    “别啊,”李玉成急道,“那多亏啊。”

    “反正花的是我的钱。”

    “那也不行!”

    李玉成说着就往林枫手里塞了个游戏手柄,自己占了旁边的一台游戏机,挑衅道:“咱俩比比?”

    林枫没搭腔,李玉成又说道:“谁输了谁就承包对方下学期的早餐。”

    林枫面无表(情qing)道:“无聊。”

    李玉成可不管他,自己先打上了,边打边说:“这有时间限制的,你再站着就要输了!我跟你讲,我下学期每天都要吃一食堂的茶叶蛋的,你记得早起去排队哦,哈哈哈哈!”

    林枫觉得他笑得有点欠揍,看了看他的((操cao)cao)作,后来觉得这大概是错误的示范,于是自己摸索了一会儿,很快也赶上了李玉成的战绩。

    第一轮李玉成输了,他说三局两胜。第二轮他又输了,于是变成了五局三胜。再输一局的时候,他说应该是七局五胜。后来旁边一个小学生看不过去了,说道:“别比了哥哥,再打多少局你不也是输吗?”

    李玉成瞪了他一眼,说道:“闭嘴,小(屁pi)孩儿!又背着家长出来打游戏?小心我告你老师!”

    话音刚落,小男孩儿旁边的一个女人抬起头道:“谁找我?”

    小男孩儿冲李玉成一笑,指着那个女人介绍道:“这是我的班主任,也是我妈。”

    李玉成:“……”

    林枫放下游戏机,冲李玉成一笑道:“下学期记得每天早起去排队买茶叶蛋。”

    李玉成:“……”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林枫还是把李玉成送到了车站,去车站的路上有个小女孩儿在卖气球,李玉成买了一个,顺手递给林枫道:“喏,生(日ri)礼物。”

    林枫表(情qing)毫无波澜地收下了,一转(身shen)买了串糖葫芦塞李玉成手里,说道:“生(日ri)礼物。”

    李玉成拿过来静默了一会儿,然后两人都没忍住哈哈笑了起来,林枫笑道:“快去吧,不然赶不上车了。”

    李玉成推着箱子往车站里走,过安检前朝林枫挥手道:“走了,回家给你打电话!”

    林枫“嗯”了一声。

    李玉成回家后先和顾唯她们去了时光咖啡厅报道,顾唯一见他就捂着脸哭天抢地道:“阿成啊,我对不起你啊,都是我的错啊,你一定要原谅我啊,不然我活不下去了啊,阿成啊,你要宽宏大度啊,不要斤斤计较啊!……”

    李玉成被她这哭丧的语气弄得头皮一阵发麻,看了一眼唐梨月道:“她怎么了?”

    唐梨月充满同(情qing)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阿成,你要坚强。”

    李玉成:“???”

    唐梨月斟酌了一下字句,说道:“豆豆之前在这儿帮忙的时候寄错东西了,把本该现在寄的去年就给寄了,其中,就包括你的一封信。”

    “我的一封信?”李玉成一脸疑惑道,“我哪有信啊?我暑假是写了一封信,但并没有提前寄啊,前两天刚到的。”

    唐梨月说道:“是去年寒假的时候寄的。”

    “寒假?”

    李玉成更糊涂了,冥思苦想半天,就在唐梨月她们以为是她们弄错了时,李玉成才恍然大悟地一拍手道:“是我那次来写的那封?收信人是204的那封?”

    顾唯点了点头,李玉成说道:“那没事,那个时候我们寝室都没人了,就算寄过去也没人签收,肯定会退回来的,退回来了吗?”

    顾唯摇了摇头,看着李玉成惊愕的表(情qing),她吞了吞口水,说道:“那封信有人签收,签收人是,”她往唐梨月(身shen)后躲了躲,小心翼翼道,“林枫。”

    “什么?!!”

    李玉成这一声吼差点把咖啡厅的屋顶给掀了,还好这会儿是早上没多少人在,顾唯被他吓得一哆嗦,又往唐梨月(身shen)后缩了缩,不敢看李玉成的脸。

    李玉成恨不得把顾唯拖过来吊起来打一顿,唐梨月在两人中间当和事佬,一个劲的劝着李玉成这不算什么大事,就是别人代签了一下而已,没多大事,到时候说清楚就好了,又问他:“你里面没写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qing)吧?”

    她这一提醒,李玉成开始回忆自己写了些啥,绞尽脑汁的回忆起里面似乎提到了唐婉,还有其他一些不知道算不算见不得人的事(情qing)。

    他仰天长叹一声,冲顾唯吼道:“你害死我了!”

    顾唯小心翼翼的发问:“真有见不得人的话?”

    “哼!”

    李玉成都懒得再回答他,气汹汹地走了,留下顾唯气若游丝的挽留:“你好歹把钱付了啊。”

    李玉成回去就给林枫打电话,打电话的时候想起去年寒假时林枫莫名其妙的脾气,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便又忍不住想把顾唯吊起来打一顿。

    接通电话后,李玉成尴尬的寒暄了几句,林枫听得皱眉,说道:“重点。”

    “哦,”李玉成进入正题道,“老大,那个,你去年,就是寒假的时候,有收到……嗯,收到一封信吗?”

    林枫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刚要承认的时候,脑子一时短路,居然说道:“没有。”

    他惊了一下,要解释的时候,却听李玉成在那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松快起来:“没有就好,那我不打扰你了,你赶紧去吃饭吧,拜拜!”

    林枫捏着手机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没有打回去说这件事。

    那边李玉成挂了电话,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眉毛又拧成了毛毛虫,林枫没收到,那签收人为什么会是林枫?但林枫又不可能骗他,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想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相信林枫,心想可能是快递员送错了人,那个人也刚好叫林枫吧。

    管他是不是送错了人,只要林枫没收到就行。

    李玉成带着一丝侥幸抛开了这件事,但心里隐隐的总有一丝不舒服。午夜梦回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舒服了:那封信里他还塞了两百块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