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记得想我哦
    除夕这天李玉成被老爸老妈安排守夜,这是b市的传统,家里总要有个人留在客厅守岁,仿佛这样才算是过年。

    李玉成他爸他妈对这个传统非常嗤之以鼻,但家里长辈每年都会打电话监督,他们也不敢不从,所以魏旭玫女士发明了轮流守岁的这个游戏机制,今年刚好轮到李玉成守岁。

    李玉成在客厅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看(春chun)晚,前几天跟他们打牌熬了好几个晚上,现在早就想睡了。

    在电视里主持人马上进入倒计时的时候,李玉成飞快的给老家打了个电话,以证明自己真的有认真守夜,然后挂了电话后捏着手机看着电视里的倒计时,手机界面显示的是林枫电话。

    在主持人数到“2”的时候,李玉成给林枫打了过去,准备在新年到来的第一秒对林枫说“新年快乐”。

    他计划得很好,时间也计算得很好,因为前两天他就跟林枫说了,自己会在半夜十二点给他打电话,让他一定要记得接自己的电话,但林枫没有接电话。

    第一遍没人接,李玉成想可能是电视声音太大没听见;第二遍还是没人接,李玉成说大概是a市和b市的时差让林枫那边其实还没到12点;第三次依旧没人接,李玉成又给林枫找借口,说不定对方被a市一个接一个的烟花给炸聋了听不到电话铃声呢?自己要关心(爱ai)护残疾人;第四次……林枫关机了。

    李玉成听着机械的“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的女声没有动作,直到电话自动挂断,他才明白过来,林枫没有像之前说好的那样接他的电话,甚至还直接关了机。

    李玉成一扬手就要把手机砸出去,但想到自己的压岁钱得留着应付顾唯和唐梨月两人时不时的打秋风,便在最后一秒钟硬生生的忍住了,只是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扔,堵着满心满脑的气洗漱睡觉去了。

    李玉成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一阵刺眼的亮光打在他脸上,他抬手遮了一下,被人强行把手拿走了,好不容易睁开了眼,就见他妈拿着个手电正往他脸上照,于是拉被子一遮脸,生气道:“妈,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魏旭玫把手机往他(身shen)上一扔,怒道,“我还想问问你,手机不关静音扔客厅是要干什么?睡得好好的都被吵醒了!铃声还那么难听,什么品味!”

    魏旭玫把李玉成房间的大灯全都打开,又把自己房间的台风也拿了过来,就对着李玉成的脸照着,照得李玉成的睡意跑得一干二净后,这才满意的拍拍手出去了。

    李玉成颇有些无奈,伸手把灯关了,只留下(床chuang)头的一盏阅读小灯,这才拿起被扔在(床chuang)上的手机。

    手机上有四五个未接来电,都是林枫打过来的,李玉成本来还有些迷糊,也一下子就精神了,正在犹豫要不要打过去,手机又“呜”一声震动,是林枫发来的信息,简简单单四个字:新年快乐。

    这四个字让李玉成一下子下定了决心:这有什么可犹豫的?自己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的努力看完了(春chun)晚,不就为了给他打电话的吗?

    李玉成立刻给林枫打了过去,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倒像是那边正等着接他的电话似的。李玉成在脑海里勾勒出林枫拿着手机等电话的样子,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别扭样,他便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

    电话接通一句话没说先笑了起来,林枫琢磨了一下,觉得这大概是李玉成并没有生气的信号,所以他也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心下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等李玉成笑够了,他才想起自己光顾着笑了,都没发现林枫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便收了笑容,说道:“老大?”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说道:“你干嘛不说话?”

    林枫答道:“不知道说什么。”

    李玉成“嘁”了一声道:“那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林枫答得实在:“你先给我打的。”

    “……”李玉成气笑了,说道,“这么说是我((逼))你给我打的电话呗?要是我不给你打电话,咱俩就不用联系了呗?”

    林枫听出他的声音有些生气,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不是。”

    只这两个字,便足以让李玉成的怒气烟消云散,他嘴角忍不住约咧越大,说道:“那就勉强原谅你了。”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问他:“你刚刚在干嘛,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接着又气愤道,“居然还关机了!”

    “刚刚有点事没带手机,”林枫又补充了一句解释,“手机刚刚没电关机了。”

    “哪有那么巧,偏偏我一给你打电话就没电了。”李玉成嘟囔了一句,又顺口问道,“什么事啊?”

    林枫没回答,李玉成也没在意,林枫从没跟他说过家里的事,李玉成也没打听过,毕竟那是林枫的私事,就算现在跟林枫关系再好他也不能在大半夜追着别人问家里出了什么事,所以他很快又扯到了别的事(情qing)上。

    最后,李玉成被赶跑的睡意又一点一点回来了,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林枫听到了,说道:“你先睡吧。”

    “嗯,”李玉成强打起精神道,“老大,新年快乐。”

    “嗯。”

    李玉成也没在意林枫没有对他说“新年快乐”,说了“再见”就要挂电话,但林枫突然叫住了他,“阿成。”

    “嗯?”

    林枫的声音有些急切,李玉成睁了睁眼睛,以为林枫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他说。但林枫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新年快乐。”

    李玉成笑道:“新年快乐!”

    再挂电话的前一秒,又调皮的加了一句:“林哥哥,要记得想我哦!”

    说完再林枫发火之前“咯咯”几声笑挂了电话。

    林枫今天对他这句话没有生气,挂了电话后,他盯着手机看了半晌,最后自嘲一笑,说道:“记住了,但是,没法儿快乐呢。”

    李玉成爸妈过完年后决定来个自驾游,因为要路过a市,所以顺路把李玉成捎上了,为了省一笔路费而完全不顾李玉成他们还有一个星期才开学。

    李玉成被自家爸妈扔在了a市只有一班公交车的荒郊野外,在寒风中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等到了唯一一趟回市里的车,摇摇晃晃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公交,总算在华灯初上的时候赶到了学校。

    李玉成坐车就坐得去了半条命,哼哧哼哧把东西搬上二楼,然后在宿舍门口呆立了半天,因为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忘带钥匙了。

    还有一个星期才开学,其他同学都没来,李玉成想去林枫家借宿一晚,便给林枫打了个电话,但林枫关机了。连打几次都是关机,李玉成决定不请自去,又把箱子拎到一楼值班室那儿寄存上了,这才拍拍手往林枫家去。

    好不容易到了林枫家,敲了半天门也没反应,他给小王打了个电话,小王说道:“林枫啊?他放假没几天就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李玉成皱了皱眉,不知道林枫不在家能去哪儿,但联系不到林枫,只好又回学校来。

    李玉成挨个敲了敲自己认识的宿舍的门,无一例外的没有回应,他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了走廊尽头的那间宿舍,深吸一口气,手指有些颤抖的敲了敲门。

    一秒钟,没反应;五秒钟,没反应;半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反应;五分钟后,李玉成绝望地打算拎着箱子出去找个小旅店住一宿,临走前不甘心地又敲了一下门,就听里面不耐烦的一声吼:“敲敲敲,敲你妈啊,来了!”

    话音落下的时候,门被人一把拉开,门后露出一个脸上写着“我很生气”四个大字的男生,李玉成认出是大四的学长,童阳,忙叫了一声:“学长好。”

    童阳脸上的不满并没有因为他的礼貌而消散,仍是满脸戾气的瞪了他一眼,怒道:“又是你!”

    李玉成不明白这个“又”字从何而来,但现在有求于人,他也不敢跟对方这么斤斤计较,所以露出一个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说道:“学长好,我是大二金融二班的李玉成,我今天回学校忘带钥匙了,我们宿舍没人在,请问我能不能……”

    李玉成还没说完,童阳就暴躁地打断他的话:“不能!不可以!不行!滚!”

    说完就要关门,李玉成手疾眼快的挡住了他,还要再为自己争取一下,就听宿舍里传来一个声音道:“阳阳,是谁啊?”

    童阳还没说话,李玉成抢先答道:“邬珩学长,我是大二金融二班的李玉成,我忘带钥匙了,可以在这儿借宿一晚吗?”

    童阳怒瞪了李玉成一眼,李玉成避开他的目光,透过童阳高大的(身shen)躯露出来的一点缝隙往里看去。

    邬珩从靠窗的下铺探出头来,被子盖到脖子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脸,说道:“是阿成啊?进来吧。”见童阳把门挡得严严实实,笑道,“阳阳,你让开些,让阿成进来。”

    童阳没动,邬珩又叫一声:“阳阳。”

    这次语气多了几丝严厉,童阳满脸杀气地看了李玉成一眼,不(情qing)不愿的挪了下脚步,李玉成忙冲他一笑,然后一侧(身shen)硬挤了进去。

    童阳在他(身shen)后把门关得震天响,李玉成假装没有听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