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接你回家
    李玉成循声看去,路边停了一辆车,肖烈正摇下车窗冲他招手。李玉成快步走上去,肖烈说道:“上车吧,送你出去。”

    李玉成上了车,肖烈开车横冲直撞的,十多分钟把他送到了小区门口,然后对站在门口的保安喊道:“让你叫的出租到了没有?”

    “到了到了!”

    保安忙弯腰回道,又殷勤地跑上来要替李玉成拿箱子,李玉成下了车自己拿了出来,说道:“谢谢,我自己来就行。”

    然后冲肖烈说道:“谢啦!”

    “客气!”

    肖烈等李玉成上车走了,这才一打方向盘往里走,走了不到五百米又倒回来,问还没走的保安道:“他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保安手心都是汗,在裤子上错了搓手,勉强定了定心神道:“不,不知道啊。”

    “最好跟你没关系,不然……”肖烈冷笑了一声,这才开车走了。

    李玉成上车后就察觉出不对劲来了,肖烈怎么会在这里?又那么恰好地出现在他面前,还问都不问就知道他要去小区门口?还有,以他对肖烈的了解来看,他家似乎没有富裕到住在这里的程度,所以,他是来找林枫的?

    果然!李玉成自嘲地一笑,内心却忍不住有些酸涩,林枫在丰泽园的住址,肖烈一早就知道了,而自己却是纠纠缠缠了好久,最后靠着卑鄙的跟踪手段才知道的;林枫家里的地址,肖烈不仅知道,而且还十分熟悉,就连保安也认识他。而自己呢,还是在童阳不小心说漏嘴的(情qing)况下才得知的,跨越了大半个城市准备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一个自己所谓的惊喜,结果在林枫看来却是惊吓而已。

    在林枫的心中,到底还是肖烈比自己重要吧?

    不!李玉成很快就否定了自己,不止肖烈,就连童阳也比他重要!

    肖烈看到了等在家门口的林枫,还没等他车停稳,他就拍车门问道:“送出去了?”

    “废话!”

    肖烈下车道:“你能告诉我他是怎么把离小区门口五公里的距离硬生生走到八公里的吗?托他的福,我差不多把小区逛了个遍!”

    林枫没理这个,又问道:“那他上车了吗?”

    “上了上了!”肖烈被问得有些烦,说道,“我亲眼看着他上出租的,连车牌号都记下来了,要不要我背给你听?”

    “好。”

    肖烈:“……”他打量了林枫一眼道,“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

    林枫知道李玉成没事了,对肖烈笑了一下道:“谢了。”

    肖烈:“……”这人还会给自己道谢?

    肖烈跟着林枫进了屋,然后去了林枫父亲的书房。

    李玉成没带钥匙,在林枫家的时候争吵来得太快,他还来不及找林枫要钥匙就被赶了出来,张英牧和艾黎得下周才来学校,学校还没正式开学,宿管不在,楼下负责开门关门的值班大爷又没有他们宿舍的钥匙。至于邬珩他们寝室,他总有种预感,如果他今晚再去借宿的话,童阳可能会半夜梦游把他扔出去。

    于是,李玉成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他居然无处可去无家可归,于是他决定在学校附近找个小旅店待两天,等张英牧他们来了再说。想到此,不由心疼地捂住了自己的钱包,本来就不胖,现在又得((逼))迫它减肥了。

    李玉成下了出租车就看到西门门口有个熟悉的(身shen)影,看了一眼发现是邬珩,忙打了个招呼。邬珩看到他,几大步走过来,往他手里塞了把钥匙道:“刚刚忘记给你钥匙了,你先回去吧,我们晚上回去的时候给你带饭,吃食堂还是吃外面?”

    李玉成有些蒙,顺口答了一句:“不用了,我自己去食堂就好了。”

    “行,那我先走了,下午还得上班。”邬珩顺手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前又回头对李玉成道,“哦,对了,桌堂里有创可贴什么的,你自己收拾一下。”

    “哦,好。”

    等邬珩走后,李玉成看着手里的钥匙愣了半天,这是让自己去他们宿舍的意思?李玉成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后来没钱的恐惧支配了他,他还是推了箱子去了邬珩他们宿舍。

    晚上邬珩他们在外面吃了饭才回来,童阳进屋第一件事,就是冲李玉成挑眉一笑道:“听说你被林枫赶出来了?”

    李玉成:“……”他那明明是自己主动走的!

    邬珩拍了童阳一下,让他别再说这件事,童阳哼了一声勉强收住了后面的嘲笑。李玉成心(情qing)也不好,几人闲散地搭了几句话,就各干各的了。

    闭灯睡觉之后,李玉成没忍住,问道:“哥,你们睡了吗?”

    童阳故意发出几声大的呼噜声,邬珩在(床chuang)帘里应了一句:“没呢,阳阳呼噜声太大,吵得睡不着。”

    童阳立刻翻(身shen)坐起来辩解道:“哪有!我都没睡着哪里来的呼噜声!”

    邬珩笑了一下,说道:“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又问李玉成道,“阿成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李玉成说道,“哥,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什么?”

    李玉成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们知道,林枫和唐婉是什么关系吗?”

    童阳“嘿”了一声,卖关子道:“他们之间的关系?那可就是从小没娘——说来话长了,你真要听?”

    李玉成“嗯”了一声,邬珩问他:“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因为,”李玉成抿了抿嘴道,“我在林枫家看见唐婉了。”

    邬珩问道:“所以呢?你觉得他们之间有事(情qing)?”

    “没,”李玉成摇了下头,“唐婉之前说她和林枫是邻居,所以应该只是邻居间串门是吧?”

    童阳冷笑了一声道:“你自己信吗?”

    李玉成不吭声了,童阳“啧啧”几声道:“合着你这一整天就在纠结这件事(情qing)?这有什么可纠结的,以他俩的关系,不住在一起难道分开住吗?都是一家人了,还花两份钱做什么,钱多得烧啊?”

    李玉成心里觉得堵得慌,大口喘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无异,艰难开口道:“他们,是,嗯,什么关系?”

    “兄妹啊,你不知道吗?”

    童阳随口答道,说完又带着几分故意的嘲弄口吻道:“怎么,你跟林枫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他这些都没告诉你?”

    李玉成很长时间没说话,邬珩觉得不对劲,开了台灯撩开(床chuang)帘道:“阿成,你没事吧?”

    李玉成瓮声瓮气地答道:“没事,哥,我先睡了。”

    这下连童阳都察觉出不对劲来了,从(床chuang)边探出头和邬珩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满满的责备,这让童阳觉得有些冤枉和委屈,想要辩解几句,但这个气氛又似乎不太适合,只好冷哼一声赌气睡了。

    好久之后,李玉成才喃喃了一句:“可他们一个姓林一个姓唐啊。”

    堵着一口气同样没睡着的童阳没好气地答道:“不知道有一种((操cao)cao)作叫离婚重组吗?”

    “是这样吗?”李玉成嘟囔一句,“那他们不是亲兄妹啊?”

    “废话!”

    李玉成又不吭声了,这短短的一会儿,他的心里大起大伏了好几次。先是听童阳说林枫和唐婉是兄妹,然后问他怎么林枫都没告诉他这些事(情qing),他面上尴尬内心却是苦涩。因为仔细一想,他好像真的对林枫一无所知,既不知道他家住哪儿,也不知道他都有些什么朋友,甚至就连他居然有一个妹妹,都要童阳这个在昨晚之前对他来说还是陌生人的人告诉他。

    苦涩完之后他又觉得莫名的有些欣喜,林枫和唐婉是兄妹,所以他们理所当然地应该住在一起。可也因为他们是兄妹,所以理所当然的不会发生什么,只能是兄妹对不对?

    可现在童阳又说他们并不是亲兄妹,既然不是亲兄妹那就是没有血缘关系,没有血缘关系,那是不是还是可以在一起?

    李玉成心里莫名的又惆怅起来,惆怅了好一会儿才觉得不对劲,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林枫和唐婉是不是亲兄妹跟他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这俩人大学都快两年了,他们不说都没人知道他们居然认识,能发生什么?自己真是一天闲得慌!

    李玉成晃晃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去,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第二天一早邬珩他们又去上班了,李玉成洗漱完在纠结自己是出去买早餐呢,还是忍一会儿中午一起吃。正在举棋不定的时候,宿舍门被敲响了,他开门后看见林枫站在门口。

    猝不及防地看见林枫,李玉成一时没管理好自己的表(情qing),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好瞪大了眼看着林枫。

    林枫见他这样子,笑了一下,问道:“怎么不接电话?”

    李玉成回过神来,脸一沉,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qing),说道:“不想接。”

    事实上是林枫昨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洗澡没听见,出来后看见未接来电,手一抖下意识的就回拨过去了,又赶紧挂了,之后就拿着手机一直在等林枫的下一个电话,但林枫再也没有打过来。

    这么一想,李玉成又想起昨天才得知的林枫的“秘密”,以及这个秘密是怎么被自己知道的。心里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委屈和愤怒,但两人似乎刚吵完架,不宜冲他发脾气,所以学着林枫的(日ri)常,面无表(情qing)道:“你来干嘛?”

    林枫笑了一下,温声道:“接你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