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早遇见你就好了
    李玉成听到这话脚步一顿,转(身shen)看林枫。林枫坐在窗台上逆光看他,月光撒在他(身shen)上,但他的脸却是昏暗不清的。明明看不清对方的神(情qing),但李玉成就是觉得,林枫在看着他,带着笑意和苦涩混杂在一起的复杂眼神看着他。

    林枫说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嗯,”李玉成点头道,“邬珩他们告诉我了。”

    林枫“唔”了一声,李玉成又说道:“但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说。”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说的大概也就是全部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却偏了偏头,看着李玉成刚刚坐过的地方,说道:“不坐下来听吗?”

    “好。”

    李玉成重又坐上窗台,把林枫的那件白色外(套tao)在(身shen)上裹紧了,认真听林枫跟他说的事(情qing),有关林枫自己的事(情qing)。

    林枫思考了一下,不知道该从何讲起,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最后还是决定从头开始。

    “我爸妈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就结了婚,很快就有了我。我妈怀我的时候,我爸公司出了一次大的事故,他每天忙得两天才睡五个小时,根本没有时间陪我妈。我妈一开始还能理解,后来渐渐接受不了,开始变得有些神经质。

    生下我之后,我妈得了抑郁症,我的记忆里大部分都是我爸妈吵架的场景,我妈歇斯底里,我爸面无表(情qing)。”

    李玉成难以想象,林枫这个把面无表(情qing)发挥到极致的人眼中的面无表(情qing),是不是脸上刻满了冰霜?他安慰地拍了拍林枫的肩膀,林枫一歪(身shen)子躲过了,笑道:“你没洗手,别碰我。”

    李玉成猛地把手放他肩上,大力拍了拍,说道:“我偏碰!”

    林枫挣了一下没挣脱,便不再反抗,继续说道:“在我四岁那年,我妈走了,都说一(日ri)夫妻百(日ri)恩,但我爸,”他冷笑了一声,“在我妈去世不到半年,尸骨未寒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领回来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还有一个惹人厌的拖油瓶。”

    李玉成轻声问道:“是唐婉?”

    “嗯。”

    林枫的这声“嗯”带着很浓烈的感(情qing),浓烈的厌憎感,即使神经粗如李玉成,也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他有些疑惑,不明白林枫为什么对唐婉会有这么大的意见,是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qing)吗?

    还没等他问,林枫就仿佛洞悉了他的想法一般,说道:“别问她,如非必要,我不想提起她。”

    “哦。”李玉成乖巧地应了一声道,“那我们不说这个烦人精,说别的。”

    林枫被他对唐婉的称呼都笑了,斜他一眼道:“烦人精?她不是你女神吗?”

    “现在不是了。”李玉成严肃道,“你讨厌她,我也讨厌她,你就是我的风向标!”

    林枫:“……”他“噗”一声笑道,“有病啊!”

    李玉成嘿嘿一乐道:“也还好,你接着说。”

    “后来他们就在我家,不,应该是他们的家住下了,我上小学就就搬到学校宿舍住了,”

    “什么?!!”

    李玉成惊愕的声音打断了林枫接下来要说的话,林枫看他道:“怎么了?”

    “你小学就住校了?”

    林枫点头道:“嗯,一年级。”

    一年级?那才六岁吧,一个六岁的孩子,还是玩着泥巴唱啦啦歌的年纪,林枫却一个人住在学校?他一个人都在学校干些什么?有人陪他做游戏吗?他是在食堂吃饭还是有人特意为他做饭?他……

    李玉成心口堵得慌,一抽一抽的疼得厉害,他低声问道:“你一个人住学校,害怕吗?”

    林枫笑道:“有什么可害怕的?我又不像你,还怕鬼!再说了,宿舍里还有别的孩子啊,他们都很活泼,只是有些吵而已。”

    李玉成觉得更难受了,林枫不怕鬼,所以他不会因为害怕而主动去找同伴玩耍。宿舍里有别的孩子,他们很吵,那是因为林枫没有和他们一起玩耍,或者说,是没有人主动邀请他一起玩耍。不怕鬼,所以一个人待着也没关系;宿舍里有其他的小朋友,他们很活泼开朗,每天都是欢声笑语,但正是这样,林枫才会更孤单吧。因为这些,都和他没有关系啊。

    李玉成有些难过,比小学时考试不及格被爸妈在楼道里罚站要难过,比中学时压岁钱被唐梨月和顾唯抢去买发带要难过,比大学时林枫不把他当朋友所有事(情qing)都瞒着要他难过。可他知道,这些跟林枫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他不及格被罚站,可他有一心一意为了他的父母;他被唐梨月和顾唯合起伙欺负,可她们也会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跟他分享;林枫有事(情qing)瞒着他,但却包容他迁就他。可林枫呢?他没有自己那样无忧无虑的童年,大概也没有自己那样恣意洒脱的青(春chun),他,从来都是一个人。

    李玉成脑袋垂得低低的,说道:“对不起。”

    林枫一愣,说道:“对不起?”

    “嗯,要是我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林枫还是没明白李玉成的意思,李玉成也没解释,只是在心里自言自语道:要是我早点遇到你就好了,我会像现在这样每天缠着你赖着你拉着你和我一起玩,我们一起做游戏一起玩泥巴,一起有一个,想起来就笑的童年。

    李玉成不多做解释,林枫也不刨根问底,继续刚刚被打断的话道:“我从小学开始住校,一直到我成年,终于可以不用在林寻的监护下住在学校了,偏偏你又把我拉了回来。”

    李玉成疑惑道:“什么意思?”

    “十八岁之前,我的监护人都是林寻,我只能住在他家,或者在他这个监护人的同意下住在学校。李玉成,你法律课有没有认真听?”

    李玉成替自己辩解:“我们学的是经济法,又不是未成年人保护法,我哪知道这些?”

    林枫撇嘴道:“就是你笨。”

    李玉成恼怒地瞪了林枫一眼,决定暂时不跟他计较,问道:“所以你之前才自己租了房子搬出去住?”

    林枫摇头道:“不是租的,那房子是我的。”

    “你的?”

    “嗯。”

    李玉成没懂:“你的是什么意思?”

    林枫说道:“意思就是,房产证上的户主名是我。”

    李玉成震惊道:“你是说丰泽园那(套tao)两百多平米的房子的房主是你?”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没吭声,默默在心里算了一下,就算那(套tao)房子是两百平米,a市的房价他不太清楚,但听说在外面租个不到十平地下室一个月也得一千多,b市是个二线城市,房价是五千一平,a市的房价保守估计在七八千一平。丰泽园是学区房,这么大致一算,林枫手里握着一百多万的房产?

    李玉成默默地消化了这个信息,诚恳道:“老大,我能抱你大腿吗?”

    林枫警惕道:“干嘛?”

    李玉成说道:“我想看看抱有钱人的大腿到底是什么感觉。”

    林枫骂道:“滚!”

    这么插科打诨一番,李玉成想起正经的,问道:“这房子是你爸给你的?”难不成是给他分的家产?

    林枫瞥他一眼道:“我妈给我的。”

    “你妈她不是……”李玉成及时收住音,换了个说法道,“阿姨不是已经……”

    “有一种东西叫遗产你不知道?”

    李玉成:“……”

    “那(套tao)房子是我妈走之前留给我的,遗嘱里写明了必须在我十八岁以后才能做房产转让,大概是怕林寻不养我吧,其实根本没必要,林寻就算为了他的面子,也会一直养我到我主动离开的时候。”

    林枫的语气里满是不屑,似乎他提起的并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一般。李玉成能理解他的感受,的确,对于一个在前妻去世不到半年就再婚,并且还有了孩子的父亲,是不配得到孩子的敬重的。

    李玉成并不是那种父母生我养我所以我要敬他们(爱ai)他们原谅他们所有错误的传统孝子。他只是有些不理解,不理解那天他是在云湖小区看见的林枫,而是丰泽园。

    他斟酌了一下字句,问道:“云湖小区是,嗯,是你们家一直的住址吗?”

    “嗯。”

    “那你爸和,嗯,唐婉的妈妈,也住在那儿?”

    “嗯。”

    这下李玉成更困惑了,林枫也被他问得莫名其妙,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就随便问问,随便问问。不是,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住在云湖小区而不是丰泽园?”

    明明那么讨厌他父亲和他的继母,却在放假之后选择回有他们在的云湖小区,而不是他母亲给他留下的丰泽园的房子,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那所房子里,住了另一个人的原因吗?

    这个问题李玉成嘴一快问出来了,林枫却久久没有给他答复。就在李玉成看他沉默太久,觉得有些奇怪,看向他时,却见林枫低着头,浑(身shen)散发出一股压抑的气息。

    李玉成拍了拍林枫的肩膀,叫他:“老大?”

    林枫没说话,李玉成着急了,说道:“你怎么了?你别生气,我就是随口那么一问,没有别的意思,你不愿意说可以不说的,我真的没有……”

    “因为林寻不是我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