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我不走
    林枫放假后一直住在丰泽园,(春chun)节的时候,他犹豫了好几天,最后还是在除夕这天回了家,去营造外人眼中的合家欢乐。

    林枫的父亲林寻,后来娶的这个女人名叫苏梅,两人也是大学同学,讽刺的是,苏梅在大学时,是林枫的母亲,杨芮最好的朋友。

    不管是在外人眼里,还是在林寻看来,苏梅都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后妈。旅行时一定会记得给林枫带礼物,林枫放假回家必定亲自下厨做一桌林枫最喜欢的饭菜,林枫过生(日ri)提前一周就安排打算,甚至对她自己的女儿,唐婉和林落君都没那么上心。

    后妈方方面面都做得很好,所以林枫这个糟蹋后妈心意的继子就显得忒不知好歹了。为此,林寻和林枫两父子一见面就吵,这次也不例外。

    林枫回家的时候,苏梅正在厨房,闻声探出头来道:“小枫回来啦?快坐下休息,马上就能吃饭了。”

    林枫对于她的(热re)(情qing)毫无反应,吃饭的时候,林枫没上桌,说道:“我吃过了。”

    苏梅脸上是掩不住的失落,但仍竭力保持住微笑,让林枫随便吃点,今天做的都是他最(爱ai)吃的。林枫面无表(情qing)道:“我没有(爱ai)吃的东西。”

    这话让苏梅有些下不来台,林寻立刻恼了,斥责林枫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妈她……”看到林枫瞪自己,他更加不满了,说道,“你瞪什么瞪?我说错了吗,你管我叫爸,你就得管我老婆叫妈!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qing)!”

    林枫冷笑一声道:“我也可以不管你叫爸。”

    林寻气得扬起手要扇林枫的耳光,好不容易被苏梅拦住了,喘着粗气骂:“臭小子你说什么?翅膀长硬了是不是?不管我叫爸,那你准备管谁叫爸,啊?现在翅膀硬了可以自己飞了就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你去哪儿?给我站住!”

    林枫压根没听他说话,转(身shen)上楼,把他的话抛在了(身shen)后。

    林枫发挥稳定地把本该和和美美的团圆饭给搅得充斥着林寻的怒骂声和苏梅的劝慰声,一直到晚饭之后,两人还在唠唠叨叨个没完。

    唐婉听着心烦,让两人要吵到别的地方去吵,她和林落君要看(春chun)晚。林寻和苏梅对两个女儿是疼(爱ai)有加,立刻听话去了二楼的书房。

    林枫回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书包,顺手放在了楼下沙发上,刚刚上来的时候忘记拿了,等他做完一个风险预估,想起看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手机马上没电了,而充电器在书包里面。

    他准备下楼去拿书包,出门却看到唐婉拿着他的书包站在书房门口,静静地听着里面的争吵声。

    林枫走过去,唐婉听到他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是他,立刻有些慌神,慌慌张张地朝他走过来,还一边不停地冲他摆手。

    林枫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只想赶紧拿充电器充电,免得待会儿李玉成打电话来手机关机了。在他伸手要去拿唐婉手中的书包时,听到书房里爆发出一声大吼:“他又不是我儿子,我凭什么要惯着他!”

    林枫的动作顿时停住,唐婉“啊”了一声,试图掩盖住那声大吼,但太迟了,反而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林寻猛地打开门,气汹汹地吼道:“怎么了?”

    苏梅站在他(身shen)后,两人看到门口的林枫时都愣住了。四人相顾无言许久,林枫才开口道:“你刚刚说什么?”

    唐婉立刻接口道:“没说什么啊,这么晚了,该睡了吧?爸,妈,赶紧睡吧。”

    苏梅附和女儿道:“是是是,太晚了,快睡吧。”

    “我没问你们。”林枫轻声道,然后看着林寻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谁不是你的儿子?”

    这话问得枉然,据林枫所知,他并没有一个同姓或是异(性xing)兄弟,而能让林寻和苏梅半夜还在争吵的,也只会是他林枫,所以这个答案,根本不做他想。

    林寻当然也知道林枫很清楚这个答案,所以也根本不做掩饰,说道:“你不都听见了。”

    林枫沉默了片刻,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林寻却不愿意解释,摆摆手道:“什么怎么回事,大人的事(情qing)小孩子少听少管,赶紧都给我睡觉去!明天早上不想拿压岁钱了是不是?”

    说着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来,林枫却不为所动,说道:“我只想知道真相。”

    林寻粗声道:“有个(屁pi)的真相!赶紧给我去睡觉!”

    林枫点点头道:“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去问肖叔叔。”

    “你敢!”

    林枫平静的表(情qing)似乎在说:我没什么不敢的。

    最后是苏梅看了一眼对峙的父子俩,轻叹一口气道:“我来说吧。”

    四人进了书房,听苏梅缓缓道来老一辈的纠缠过往。

    林寻、苏梅、杨芮,还有另一个林枫从没听过的男子—林政,四人在大学时是好朋友。那时林政和杨芮是恋人关系,两人大一在一起,却在大四那年大吵一架形同陌路,三个月后,杨芮找到一心想要创业却处处碰壁的林寻,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如果他愿意娶她认下这个孩子,那么她可以帮他平步青云。

    可能是两人的友谊让林寻没法看着杨芮因为未婚先孕而被人戳脊梁骨,又可能单纯只是因为杨芮丰厚的“嫁妆”。总之,林寻答应了这件事(情qing),两人很快完婚,之后杨芮在家养胎,林寻在外脚不沾地地忙活,终于,林寻的公司步入正轨,杨芮也得上了产后抑郁。

    其实在杨芮去世半年前,她就提出了离婚给林寻自由,但条件是林寻必须养林枫到十八岁。两人离婚后,林寻去了江南某座城市出差,在那里遇见了毕业后再没见过的苏梅,两人(情qing)愫暗生,于是给小女儿取名叫“林落君”,落花时节又逢君。

    林枫听完后沉默了许久,轻笑一声道:“您是想告诉我,您并不是第三者么?”

    苏梅有些尴尬,唐婉也觉得林枫这话有些过分,刚要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母亲,林寻比她更快,但他没生气,而是平静道:“我们只是把事实告诉你,至于你怎么想,随你吧。”

    然后像是疲累极了一般,摆摆手道:“好了,你们都出去吧。”

    林枫平静的叙述完这件事(情qing),李玉成问道:“就是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吗?”

    “嗯。”

    李玉成突然觉得自己太混蛋了,林枫在经历那么难过的事(情qing),承受颠覆他从小认知的事实,而他却在因为对方没有接他的电话而生气,一句安慰都没有给他,亏自己还自称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愧疚道:“林枫,对不起。”

    林枫无奈道:“这有什么可对不起的?又不是你的错。”

    不是他的错,可李玉成就是觉得自己对不起林枫,认识这么久,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为林枫做,反而总是跟他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气。

    他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林枫虽然看不见,却能感觉到他(身shen)上散发出来的懊恼,为了不让他沉溺在自责中,他主动道:“你不问问接下来的事(情qing)?”

    李玉成犹豫道:“可,可以吗?”

    “嗯,”林枫继续说道,“我去找了我妈的律师,就是肖烈的爸爸……”

    李玉成惊讶道:“肖烈的爸爸?”

    “嗯。”

    李玉成脑子飞速地转动,肖烈的爸爸是林枫妈妈的律师,那他肯定很早就认识林枫,所以肖烈和林枫应该从小就认识。而双方家长认识,所以肖烈知道林枫的一些事(情qing)应该不难,所以,“那些事(情qing)不是你主动告诉肖烈的,而是他自己知道的?”

    林枫又“嗯”了一声,李玉成立刻笑逐颜开,他就知道,林枫连他都不告诉的事(情qing),怎么会主动告诉肖烈呢!

    林枫看他一会儿沮丧懊恼一会儿又兴高采烈,有些无奈,李玉成说道:“你继续,然后呢?”

    “然后证实了她说的话是对的,所以,我从丰泽园搬了出来。”

    林枫说完又自嘲地笑了一声,说道:“很讽刺吧?一直以为的受害人却是先不洁的那个人,一直瞧不起的那个人,却养了跟他毫无血缘关系的我二十年。”

    李玉成摇了摇头,林枫不等他开口说出安慰的话,就说道:“我的话说完了,接下来该你了。”

    李玉成疑惑道:“我?”

    “嗯,”林枫双手撑着窗台,目光直视着黑漆漆的前方,说道:“你都知道了,是要走还是要留,都随你。”

    李玉成愣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他是以为,李玉成在知道他的家庭关系后,会选择不要他这个朋友吗?李玉成觉得有些好笑,又忍不住有些心酸,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有这样的想法和潜意识?把自己的秘密都包裹起来,害怕别人不小心知道后会毫不犹豫地离他而去?是不是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林枫对他推心置腹地说了这些话,那个人却选择了疏远他?所以他才不愿意把这些事(情qing)告诉别人?

    李玉成难过地低下了头,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没睡好的原因,他的眼角总是有些湿润,大概是缺觉吧。

    他深吸了口气,跳下窗台,站在林枫面前,林枫却避开他的视线,李玉成突然伸手抱住了林枫。

    林枫坐得笔直,李玉成没法完全抱住他,所以使了使力把他往下拉,林枫却僵着(身shen)子不动。李玉成无奈,只好自己踮了脚,用力环住林枫的肩,感受到对方(身shen)体的僵硬,他轻轻叹了口气。

    然后在林枫耳边轻声道:“我不走,永远都不会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