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醉酒告白
    林枫听了这句话,(身shen)子一下子放松下来,然后伸手回抱住了林枫,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然后把李玉成的爪子从自己(身shen)上扒拉下来,说道:“(热re)死了,放开!”

    李玉成“嘁”了一声,对他这种过河拆桥十分不满。林枫却跳下窗台,拍了拍裤子上的灰,说道:“回去了。”

    李玉成把(身shen)上的外(套tao)脱下来,说道:“你的衣服。”

    林枫头也不回道:“送你了。”

    李玉成一乐,说道:“是不是前两天我刚说完喜欢,所以给我了?”

    林枫摇头否认道:“不是,因为你晚上没洗澡而已。”

    李玉成:“……”靠!嫌弃他!

    林枫朝李玉成开口借钱了,李玉成觉得林枫难得有一次找到自己,决定砸锅卖铁也得帮他这个忙。于是跟魏旭玫女士软磨硬泡,好不容易把从小被魏旭玫收起来的压岁钱,美其名曰给他攒的“老婆本”给要了来,又把唐梨月和顾唯父母给她们攒的“嫁妆”给借来了,再把家里珍藏的那些手办模型之类的卖了,凑了十万块拍在林枫面前,说道:“哥哥投资你的!”

    这让林枫有些意外,他当时只是怕李玉成又生气随口说的而已,事后也告诉李玉成自己拉来了投资不用找他借钱了,但没想到他居然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还东拼西凑的挪出了这么多钱来。

    林枫有些感动,李玉成自然是看出来了,说道:“感动吧?既然这么感动,不如对哥哥以(身shen)相许?”

    那天晚上第一次抱了林枫后,尽管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李玉成当时没什么感觉,事后回忆起来却觉得把林枫抱在怀里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林枫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rou)的(身shen)材,抱着不仅不会硌手,反而有一种充实感,就好像,把什么重要的宝贝搂在怀里了一般?

    以至于他后来总是时不时的找机会想再体验一把,但每次都被林枫的眼神震慑回来,只好在梦里自我感受一下,顺便在口头上占占林枫的便宜。

    林枫一开始还生气,后来李玉成说得多了,他也就免疫了,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qing)了。李玉成敲桌子喊:“就这么对你的投资人?太没礼貌了吧!”

    林枫头也不抬道:“那你要怎么样?”

    李玉成说道:“你好歹得对我表示下感谢吧?这可是我的老婆本!”

    林枫说道:“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李玉成假装不知道自己占了便宜,继续说道:“就这样?别的呢?”

    林枫对这种贪得无厌的人无奈,书本一合道:“那你还要什么?”

    李玉成嘿嘿一笑,认真道:“咱们下午去打球呗?”

    林枫惊讶道:“就这样?”

    李玉成点头道:“就这样!”

    林枫一开始还对李玉成趁着这个机会没对自己提一些诸如来个爷们的拥抱或者不要脸的要跟他一起睡之类的要求,而只是让自己跟他一起打球有些疑惑。等他到了篮球场,看了乌泱泱一群人和听到让他头皮发麻的欢呼声和呐喊声后,他才觉得自己真是小看了李玉成,这人居然如此不要脸的……拉自己来打篮球赛!

    林枫气得转(身shen)就要走,李玉成赶忙拉住他道:“老大,你去哪儿?这马上就开场了!”

    林枫冷哼一声,一把甩开他的手,李玉成不屈不挠地又拦住林枫,说道:“就差你一个人了,你要是走了的话,我们系就输定了,那就……”

    林枫气得爆粗口:“关我(屁pi)事!”

    “可关我的事啊。”李玉成说道,“我都跟老关立下军令状了,这次篮球赛要是输了,到时候我的毕业论文就得由他来指导,你想想老关有多恐怖,要是落在他手里,我还有命活吗?”

    林枫冷笑一声:“活该!”

    李玉成可怜兮兮道:“老大,你就忍心看着我落入老关的魔爪而见死不救?老大,老大!”

    李玉成一声声“老大”叫得林枫一阵鸡皮疙瘩起,再看李玉成鼻子眼睛皱成一团努力想要挤出几滴眼泪来增强悲(情qing)的样子,林枫不知为何,心里又泛起了曾经觉得李玉成是只可怜的小猫的想法,只不过今天这只小猫似乎有点丑。

    林枫看不惯他这副样子,一挥手道:“滚!”然后朝更衣室走去。

    这场球赛是经管系和化工系的友谊赛,李玉成从赵云妧那儿听到林枫打球其实很厉害,于是连蒙带骗地把林枫骗来了。林枫也确实没让他失望,几乎全场的三分球都是他进的,只是全程黑着脸,弄得对方输球的十分困惑,总以为进球的是他们。

    赢了比赛后,李玉成他们商量着去哪儿庆祝,顺便狠狠宰关贺予一顿。林枫没参与他们的活动,直接换了衣服要走人,李玉成手疾眼快的拉住他道:“老大,一起啊?”

    林枫摇了摇头,李玉成还要再说,旁边的关贺予说道:“林枫不喜欢人多的场合,阿成你就别勉强他了。”然后对其他人道,“林枫就是这个(性xing)格,不是对大家有意见,大家别多想啊。”接着又对林枫道,“今天来救场,谢了。”

    林枫笑道:“没事,帮阿成的忙而已。”

    关贺予的脸色变了变,林枫所说的帮忙不知说的是打球还是别的什么。李玉成一听这话却立刻喜笑颜开,又对其他人解释了几句林枫不(爱ai)参加聚会的原因然后说道:“我跟老大一起走了,你们玩得开心点,关老师,走啦!”

    然后推着林枫往学校走,关贺予:“……”怎么林枫一走他也跟着走了?

    其实除了李玉成外,张英牧也把自己做兼职的钱借给了林枫,艾黎也兴冲冲地找家里要了钱准备也来掺一脚,结果没想到半路杀出来的薛清亦把他马上追到手的隔壁系花给抢走了,他一气之下又找家里贷款在薛清亦酒吧隔壁盘了个店面,誓要和对方一争高低。

    林枫筹划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之前也在寒暑假的时候出去实习攒了不少经验和人脉,之后又有李玉成里里外外厚着脸皮给他拉政策走关系,林枫的工作室很快就筹备得差不多了。

    这个暑假李玉成本来不准备回家,但家里有老人过生(日ri),他爸妈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回去一趟,李玉成只好买了一大早的机票,准备头天去第二天回,以林枫那个一开口就冷场的社交能力,他实在是不放心在最关键的时候让林枫自己一个人跟那些人周旋。

    林枫不想靠林寻的关系来给自己铺路,毕竟对方都不是他的生(身shen)父亲,自己如果再打着对方的旗号,那似乎显得太不要脸了些。所以他递给别人的名片都只写了在校学生林枫,也许业内有几个人听过他的名字,看过他的几篇论文,但对外行人来说,林枫这两个字,实在是太陌生太微不足道了,甚至都不能让人一眼就记住。

    林枫为了拿到营业许可证,和相关的部门工作人员约了好几次,都被对方拒绝了,最后还是李玉成一天三次定时定点在那儿等候,把人弄得哭笑不得,这才勉强答应见他们一面。

    饭局定在李玉成回家的前一天晚上,那人来了和两人闲扯几句,得知林枫的父亲是商业巨鳄林寻后,颇有些惊讶,但又对林枫对自己隐瞒(身shen)份有些生气,觉得林枫是看不起他的意思。于是,半恼怒半开玩笑道:“小林年纪轻轻就自己创业,这种精神可喜可贺,作为长辈,我们理所当然要提携一把。这样吧,你今年二十岁,咱们图个吉利,你把这二十瓶酒全干了,剩下的事(情qing)包在我(身shen)上!”

    林枫听出他话里的不客气,一言不发就要起(身shen)走人,李玉成却认真道:“叔,我替他行吗?”

    对方看他一眼,又看看明显比刚刚要紧张几分的林枫,笑道:“好啊。”

    话音刚落,林枫还来不及阻止,李玉成就拿起酒瓶咕嘟咕嘟往嘴里灌,还腾出手来把林枫往外推,在换瓶的间隙对林枫道:“你别说话,我总不能让我的钱打水漂吧?”

    李玉成喝完了那人指定的二十瓶酒,为表示敬意又多加了一瓶,桌上还有另一个人,那人不好赖账,只得保证这事包在他(身shen)上,最迟下周给他们弄好。

    李玉成酒量本来就差,喝了二十来瓶只有几度的啤酒,也给他喝得完全找不着北了,强撑着等客人走了,然后捂着嘴冲进卫生间吐了个昏天黑地。

    林枫靠在门口看着他,李玉成吐完后也靠在墙上看着他,林枫轻声道:“何必呢?”

    李玉成脑袋混沌得很,只看到林枫嘴在动,没听到他在说什么。这会儿酒壮怂人胆,他那长久以来没有得到满足的**又出现了,在酒精的支使下,他猛地朝林枫扑了过去,嘟囔道:“抱一下嘛,就抱一下,让我抱一下又不会死,小气鬼,林枫是个小气鬼。”

    林枫:“……”

    李玉成喝醉了手劲大得很,林枫又怕他脑子昏昏沉沉的站不稳,不敢用大力把他推开,只能捏住鼻子强忍着这股难闻的酒味让他抱着自己。

    李玉成抱着他也不老实,脸埋在他肩上蹭来蹭去,手还不安分地在林枫背上乱摸,在林枫第n次把他的手从自己腰上拿走,并在第n+1次忍住把这人从窗户扔出去的冲动后,李玉成总算老实了下来。

    等李玉成安分下来了,林枫这才叫了个服务生和自己一起把人塞进出租车里,回了宿舍后,李玉成死活不肯睡艾黎的(床chuang),趁林枫没留神趴在林枫(床chuang)上抓着栏杆喊:“我不走,我不走,我就要睡这儿,就要睡这儿!”

    李玉成喝醉了跟个小孩儿似的,林枫被他吵得脑袋疼,连忙说道:“好好好,睡这儿,睡这儿。”

    李玉成这才安静下来了,林枫弯腰帮他脱鞋盖被子的时候,听到李玉成在嘟嘟囔囔说些什么,他以为他有哪儿不舒服,忙凑过去听,但听到的话却让他僵在了原地。

    他听到李玉成说:“……我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