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
    自从那次跨年夜之后,林枫跟李玉成就进入了冷战期。

    那天在艾黎的休息室里,李玉成一激动喝了唐婉用好几种烈(性xing)酒兑在一起的酒,这些年没有丝毫见长的酒量让他很快脑子就晕晕沉沉的,但也并没有醉到分不清林枫和艾黎谁是谁的地步,毕竟林枫对他来说,是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的。

    他之所以假装自己醉得把林枫当成了艾黎,是因为他想知道,林枫以艾黎的(身shen)份,听到自己喜欢他,会是什么反应。

    虽然脑子里电光火石地闪出了这个主意,但这么多年的暗恋还是让他有些心虚,不敢直截了当地说自己喜欢林枫,只好语焉不详地说,但他觉得,以林枫的理解能力,肯定能明白他想要说什么。

    林枫确实明白了,也做出了相应的反应,却不是李玉成所想要看到的。

    林枫听他絮絮叨叨说了一通,一句话都没说,直接给艾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李玉成在这儿喝醉了,让他来照顾他。然后不顾李玉成的反对,用蛮力拽着李玉成坐在了沙发上,冷着一张脸道:“坐这儿别动!”

    李玉成不明白林枫这是什么意思,只好噤了声,但忍不住偷偷拿眼神瞟林枫,但每次都只看到林枫脸上的黑云越来越浓。

    艾黎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见两人这个气氛,小心翼翼地问了句:“老大,怎么了?”

    林枫面无表(情qing)道:“给他点醒酒汤,喝多了胡言乱语说些疯话!”

    艾黎“啊?”了一声,李玉成的心却沉了沉,他以为自己是喝多了在说疯话?那他是不相信,还是因为厌烦所以不愿意相信?

    林枫推门要走,艾黎说道:“老大你去哪儿?”

    林枫说道:“我去车里待一会儿。”

    艾黎赶紧说道:“别啊,马上就到老幺唱歌了,你好歹听他唱完再走啊,有惊喜哦!”

    林枫回头看了李玉成一眼,见对方脸上也是一脸茫然,不由蹙了蹙眉,但还是“嗯”了一声道:“我先下去了。”

    “好的!”

    等林枫走后,李玉成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问艾黎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唱歌了?”

    “你没说,我说的啊。”

    要不是现在是在对方的地盘上,李玉成就直接动手了。艾黎在李玉成对面坐下,说道:“行了老幺,我都看出来了。”

    李玉成皱眉道:“看出什么?”

    “你喜欢林枫。”

    李玉成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酒也醒了大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艾黎,看得艾黎头皮发麻,忙伸手把他的脸转到一边,说道:“你看什么,看什么!全世界人民都看出来的事(情qing),整得跟你有多惊讶似的!”

    李玉成被他这话吓得语无伦次道:“你你说什么呢,谁就全世界都知道了?那啥,你这是造谣,我根本就没有喜欢林枫,我俩就是好哥们儿好兄弟,你别胡说八道。哪就有全世界人民了,我跟你说,真的很明显吗?”

    艾黎重重一点头道:“对!”又补充了一句,“就差拿喇叭昭告全天下了。”

    李玉成:“……”他还是不相信道,“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兄弟,不要怀疑大众的眼光!”

    李玉成沮丧道:“那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大家都看出来了,怎么办?”

    艾黎说道:“既然你表现得太明显,就差拿喇叭昭告全天下了,那我们现在,就拿着喇叭告诉全天下!”

    李玉成:“???”

    艾黎说道:“今天是跨年夜,你要是表白成功了,那今天就是你俩在一起的纪念(日ri),和跨年夜同一天,以后可以省一份礼物了,是不是很划算?”

    李玉成:“……”不是,他为什么要在今天表白啊?

    艾黎接着说道:“为了帮你这个万年单(身shen)狗早(日ri)脱离苦海,我都计划好了,今天最后一首歌让你开唱,你唱完后直接表白,等林枫同意了我就给你俩放烟花庆祝!”

    李玉成拍掉艾黎推着他往外走的手,说道:“你怎么知道林枫会同意?”

    “哎哟喂!全世界人民都看出来了,你就别磨磨蹭蹭了!”艾黎说道,“对了,我在贝斯手那儿放了一束花,你记得找他拿啊。快去快去!”

    李玉成:“……”全世界人民这么闲,每天光顾着看他和林枫了吗?

    李玉成被艾黎推到了门口,突然停住(身shen)子道:“老三,你……”

    艾黎看他(欲yu)言又止的模样,疑惑道:“怎么了?”

    李玉成拧着眉道:“你不觉得我这样很,嗯,很恶心?”

    “恶心?!!!”艾黎震惊道,“喜欢一个人这么一件美好的事,怎么会让人觉得恶心?”

    “可是我喜欢的是男孩子啊。”

    “那又怎么样?喜欢男孩子就不叫喜欢了吗?”

    李玉成愣在原地,突然一把抱住艾黎,在他背上狠狠捶了两下,捶得艾黎差点咳出一口老血,他才放开他道:“谢了,兄弟!”

    李玉成上台前四下找了一圈,眼睛都快看直了才看到林枫缩在一个小角落里,等得十分不耐烦的模样。

    李玉成今天喝了酒,又被艾黎的话刺激了,心想既然大家都看出来了,而刚刚也跟林枫说了,那也没什么好瞒着的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地挑明了,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不去干干脆脆地来个痛快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台,站在话筒前,看着林枫所在的方向,把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强压在嗓子口,轻声道:“大家好,我叫李玉成,下面这首歌,我要献给我喜欢的那个人,希望他,能好好听。”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李玉成又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握成拳,为了不让近处的人看出自己的手在微微发颤。他轻声而又深(情qing)地唱道:

    “对不起,我(爱ai)你”

    “没别的,只是想说对不起”

    “对不起,我是真的(爱ai)你”

    “……”

    这是梁静茹的《对不起,我(爱ai)你》,当时吉他手问他要唱什么歌时,他脑子里一瞬间蹦出了这首歌。因为它够直白,因为它够真实,因为它够贴切。他就是(爱ai)林枫,就是真的(爱ai)林枫,喝水会想他,搭车会想他,他就是真的不想放弃林枫,真的,不能没有林枫。

    李玉成唱的时候,一直看着林枫所在的方向,但总是在最后一刻,不敢跟林枫对视,不敢看林枫现在是什么表(情qing),只能匆匆忙忙地把自己的目光落在另一个地方。但只是一个着陆点而已,那人是男是女,是笑是泪,他都一无所知。

    林枫从李玉成上台后就一直看着他,但直到他开口唱歌,也没能等到他的一个眼神。等李玉成目光定住的时候,他朝它所在的方向看去,恰好和那人四目相对。

    唐婉在林枫的左前方,旁边是林落君,和林枫四目相对显然让她有些猝不及防,忙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林枫却厌恶的移开了视线。

    李玉成唱完最后一句,听到艾黎在小声叫他,忙朝他看过去,就见艾黎朝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喊道:“加油!”

    薛清亦在他旁边问道:“加什么油?”

    “汽油!”艾黎没好气道,“怎么哪儿都有你?离我远点!”

    贝斯手给李玉成递上了一束玫瑰,朝他笑了笑道:“加油啊。”

    李玉成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话筒道:“我和一个人认识七年了,我喜欢他五年了,或者更久,但我从来没说过,今天在这里,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他。”

    说着他再次深吸一大口气,抬眼去看林枫,却没看到林枫,他顿时有些慌了,四下寻找起来。底下大家等着他的下文,见他不说话似乎在找什么,也四下张望跟着他找起来,然后就听门口传来巨大的“砰”一声,然后是“哗啦啦”的玻璃碎裂声。

    大家还没明白这是什么声音时,就听最外围的人骂道:“卧槽!谁这么缺德?把门给踹碎了!”

    跟着李玉成一起找林枫的艾黎:“……”什么?门碎了?!!

    很快,呼啸而进的冷风证实了那人说的是真的。艾黎心急如焚的拨开人群要去一探究竟,好不容易到了门边,罪魁祸首林枫早已开车绝尘而去。

    艾黎没顾上心疼他的门,而是回头去看李玉成,李玉成神(情qing)落寞地站在聚光灯下,手里拿着的那束玫瑰也无力地掉落外地,花瓣散落了一地,在灯光的照映下,显得更加渗人。

    大家都忙着找自己的外(套tao),慌慌张张乱成一团,只有李玉成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艾黎过不去,只好无力的张了张嘴,又闭上了。薛清亦搭了件外(套tao)在他(身shen)上,艾黎突然生气了,把外(套tao)猛地往地上一掷,狠狠踩了两脚道:“怎么哪儿都有你?你给我滚!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再也不要进我的门,滚!”

    薛清亦静静地看了他半晌,把自己(身shen)上的外(套tao)脱下来给他穿上,柔声道:“别感冒了。”

    李玉成不知道在舞台上站了多久,最后是客人都走了,服务员把店里收拾干净了也走了,剩下艾黎走到他面前道:“老幺,我们走吧?”

    李玉成“嗯”了一声,跟着艾黎走了。

    今晚他没有回家,之后的很多天,他都没有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